初中优秀满分高分范文

来源:m.fanwen118.com时间:2022.6.2

心中的风景

杨花落尽,子规啼烟云;新燕啄泥,浅草没马蹄。驻步流连,痴迷往返 ,只因有你——我心中的那副风景。

——题记

阳春三月,凛冽的寒风被挫伤了锐气,只剩下了残兵败将,渐渐消退。和煦的暖风开始在人们身边缠绕,放晴的日子也越来越多,天空中飘荡的浮云也时常能看见。回首,看见嫩绿的树丛中抽出了粉脂,我的思绪不禁冲破束缚,浮现出的风景是那年的那些桃花。

几个朋友邀我去爬山,我见天气晴朗,风和日丽,也便欣欣然跟着去了。刚到了那座山,心中便生得一份敬畏;高俊的青山耸立在眼前,能看见山中隐隐约约的行人,他们一步一步艰难地前行,显得很不起眼。然而,在满山浓阴间,在岩土泥缝间,在山腰山峰间,稀稀拉拉却坚挺勇敢地长着桃花。它们的花瓣颜色只是纯真的白中透粉,没有观赏桃花的嫣红之躯,却在绿树合围的映衬下格外耀眼。

山势并没有回环,路却转了很多弯,视线开始变得开阔。或许是早上来的缘故,空气中弥漫着昨夜的花香,是如此诱人,扑鼻而来。几处站在树梢的鸟儿,隐没了自己的形体,在山中唱着有调亦有情的曲子,别有一般风韵。漫步走着,绕过一个弯后,眼前的风景令我驻步:一大片桃花林徐徐映出,像一幅慢慢推开的水墨画,它们个个亭亭玉立,如同一位位粉袖善舞的倩女,一挥袖,就使得其它花草沉鱼落雁;一挪步,就使得游人痴迷往返,翩翩然,随着山间的悦耳之音起舞。

日光穿过头顶纵横的枝条,照射在青石板上,随着光线更加明朗,我们也到达了山顶。霎时,一幅久违却又暖人心的风景在眼前收起卷帘;一棵高大、饱经风霜、却不是窈窕身姿的桃花树就站在眼前,上有千朵桃花,盘曲的根系向四周蔓延,渐渐引向地下,埋没于黑暗的泥土之中。可惜,已有满地的粉脂,那是凋谢的讯号,落在地上的花瓣耷拉着身子,不时又有花瓣挣脱了母体的环抱,随风摇曳,但它们没有什么气可叹。

凝视眼前的风景,我顿悟人世之理:“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那些凋零的花瓣又会回归土壤,它们正在为未来的再次绽放做着准备,提供充足的养料;那些纷纷飘落的花瓣就像千万个人的梦想,明年,就会将它们洒满人间。

阳春三月,想起的,是那年那些桃花?是那些不变的道理?是那副永驻心中的风景。

心中的风景

一两点细雨,百千片落叶,多么像那燃烧的生命,在我的回忆中摇曳。 黄昏。

独自沿熟悉的小路走着,细雨微润,冰冰凉凉的,将皮肤冻结。风吹过,送来一片落叶,倚在我肩膀。轻轻摘下来摊在手心,看那纤毫毕现的脉络,向外延展着,如一只蝶儿安静栖息。昏暗的阳光撕下,在落叶边缘镶上一层薄薄的金边,却再也无法挽回叶已落的事实。收回手,叶便理所应当地翩然下坠,在空中打着旋儿,飘然落地,多么像那单薄的生命,脆弱而又感伤。只剩缄默的??如同大自然给叶的葬礼。

叶舞。

抬头看,就被那风景所震撼。高大的树枝在风中摇曳,风吹过,带走了片片落叶。一片片在风中旋转,飞舞,飘动,如同在上演一出最美的,由大自然所导演的话剧。那些叶儿,如同精灵般跳出最美的舞蹈,燃烧着仅存的生命,将树林妆点地如此美丽。我心中的悲寂一瞬间消失,只余下震撼和敬佩,欣赏这悲壮豪迈的风景,风越来越大,叶越转越快,若舞剧的高潮,精妙的排列,飞速的旋转,使我眼花缭乱。然而,风终是会停的。于是,风停,叶落,剧终??

原来,生命从不单薄,它将最后一刻燃烧绽放开生命之花,永存人心。 落日。

突然,眼中一片刺痛,接着便有大片光芒射下,让我不得不闭上眼,低头,不敢直视。是日落了吗?我喃语,将手搭在眼上,眯眸微瞥,便看见在叶落的间隙中透过的阳光。温暖,明媚。阳光穿透云层,开始泛滥,把大地染成一片光海,忽聚忽散的光束抚摸着大地,温柔,美好。成束的光线在地面投下灿金色的界面,多么像去到了另一个空间。深吸一口气,嗅到阳光的味道,心便静了下来。我用一颗虔诚的心默念那叶,那阳光,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害怕惊扰了这生命的怒放。然而太阳终还是收起了光芒,只余留下浅浅的温暖在昏暗中沉浮,证明着自己的存在。

突然明白,燃烧的生命有终结,但终结又何不是一个新的开始。

明天,太阳重新升起;

明年,树叶会依旧茂盛。

我抿唇,向远方走去,脚步轻快,走向遥远的未来。

将这日落叶飞舞铭记,成为永存心中的风景。

我愿将自己燃烧,等待下一次的新生。

心中的风景

灯红酒绿的古镇,还有什么可以留下,成为我心中的风景?

——题记

一镇,一喧,一繁华。

丽江古镇赫然眼前。宽广的停车坪,木质建筑上打着各种招牌。霓虹灯闪烁,红的刺眼。

与其说是有着现代气息的古镇,还不如说是有着古镇气息的现代城市。曲曲小巷的高低青石板上踏过多少高跟鞋的痕迹?木制小楼中有过多少的讨价还价?小溪被潺潺多少部相机摘录?

幽幽小巷几多深,藏不住古镇气息,挡不住外来入侵。丽江古镇作为一个名字被记住,被遗忘。青石板孤独,被苔痕润湿。灯红酒绿繁华的古镇,哪里有我心中的风景?

一寻,一人,以探求之名。

在丽江古镇这么多天,终于在一次出游中发现了蹲在墙角的一条小巷。土墙简朴但不粗糙,青石板整齐但凹凸不平,浅痕固守无人问津的小径。渐闻有谁玉笛暗飞声,散漫小巷。轻步踏入,尽头有一家小店,没有招牌,没有霓虹,只有陈旧的木柱子疲惫地撑起店面,像西装革履但不堪重负的老人。

屋里有一个老婆婆在吹笛,笛声像夜里的猫悄然入耳。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木符,怪异陌生,和笛声相互映衬,充满古朴忧伤的气息。它们色彩艳丽但不高调。简约,夸张的各种形状,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诉说。我惊异于老婆婆看我的眼神,清澈透明,不带一丝浑浊。她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手势加上婴儿一样的咿呀;原来这满屋子的文字是纳西族的象形文字,纳西族聚居在云南丽江,但现代文化的入侵让这个古老的民族猝不及防,现在只有几个年过八旬的老人坚守着纳西文化。

老婆婆站起来,在屋里转了一圈,我跟在她后面。从来没有如此近的接触一门悠久的古朴的民族文化,我触碰它们,,似乎可以感受到它们微弱的呼吸。它们潮湿得像流过泪,我好像触到了一个民族的沉睡的文化,它无人打扰,梦中呓语,却不知枪口已近。而那首笛曲,是纳西古乐,没有名字没有乐谱。它委婉,如鸣如咽,如泣如诉,空灵得穿透人心。

我无法了解纳西文化,也无权了解。转身离开,心中早已装下身后的风景。 一人,一房,一玉笛。年逾古稀的老人和沧桑不堪的店铺,满墙的象形文字和依旧清澈的笛声,成为我心中的风景。

这些力量微弱的文字相依为命,孤独屹立在现代潮流,坚持,却不尽凄凉。我终于找到了在轻浮的丽江中沉淀的古老文化。那是在巷中深藏的历史,让我走失在纳西文化中。

这,就是我心中的风景。

心中的风景

初2012级6班 张方舟

一支笔,两杯酒,三行诗,千滴泪,万种柔情。

素玉胚,青花瓷,盈水浅,舞正酣,裙阙飞扬。

——题记

视线不禁由着氤氳白雾的清茶转向一边素白玉胚的青花瓷,思绪开始静静地远飘,胸中渐渐浮现出那韵美的风景。

这次是你千年出国前带给我的,来自你的家乡,一个江南小镇。

仔细的端详这渲了半边天的蓝染瓷器,素白玉胚如你素面无华,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侧锋勾勒的玄青色牡丹,似你回眸一笑的盈盈笑靥,含蓄美丽如含苞未放的花蕾。让我不禁回忆起上次我回江南雨巷中的邂逅。

是一把玄青色的油纸伞,你微微遮掩着你的面靥,透过柔润的雨丝,我见你娇美恬静的笑,像一幅山水画,宁静了整条雨巷。

瓶身正如你的初装。淡雅氤氳之气如云雾缭绕,冉冉升起的回旋的檀香勾起我无限的回想,映得眼神沉默而迷离。

还是在小时淘气不小心打碎一只青花,因恐惧而号啕,你的细声安慰一阵习习的春风,拂过心头,而下次再见你,你手中那只青花便映入眼帘,那只青花,便是我眼前这只,忘不了你将它递给我的兴奋与不舍。.

人间四月笼烟雨,江南清明多惆怅。袅袅烟,蒙蒙雨,朦胧而婉约的美,千里江风丝丝醉人面,这美随着江风飘去,而这一幅最美的风景,烙在我心上。

悠悠魂归,翻转着这青花瓷,背面竟是一幅古典传统的仕女图。楚楚动人,在微风中婀娜多姿,以前你家门前的那小溪还在吗?下次我们还能在那里扎着裤腿抓小虾么?

细雨飘霏清风摇,你的裙阙依稀飘扬,那微抬的纤长玉手似是想要叩响同样的绝世的青花素瓷,你如远山的眉黛不染一丝尘埃,又如玄月一弯独对幽静的月宫玉檐。青山碧,暮色合。玄青色的牡丹淡雅而透露着盈盈清水。

我细细的品一口茶,眼前重现些儿时的记忆风景画。那回,我爬上树去摘风筝,你在下面接,结果是你风筝没有接到,却接到落下树的我。那时的你不是先叫痛,而是问我伤着没有?还有一回我们陪在返途的车上裹着毛毯瑟瑟发抖,却一直咯咯笑个不停,记忆一下子塌堤,我和你的回忆如潮水般涌出,一幅景水墨画,正如这青花般毫无瑕疵。

青色的刻花青色的天空,骤雨潇潇,我望向窗外,千帆过尽,江水悠悠。心中的思念化成一杯淡茶,又想到儿时你呵责了欺负我的小朋友成了孩子王一事而粲然一笑。心中的记忆一滴一滴地滴在心池中,滴水起涟漪,化成千万光环在心中慢慢散开。

姐姐,我不会忘记我们的回忆,那些记忆像一幅幅墨画,无法洗去,渲水只能让它染得更炫。我更不会忘记我们的誓言一定要在清明回一趟江南拍一组最美的照片,再背上行囊去普罗旺斯看那满城紫光。

姐姐,我们的回忆像风景和这素胚青花映进了心中。

是心中不朽的风景,最美的风景。

留在心底的风景

家乡是感性的,深入肌肤的,温暖地流荡在记忆深处,家乡的味道,不似“暗香盈袖”却一直缭缠心间,不曾散去。就像陶渊明对田园的热爱,无关理由,只是心底最深的怀念??

家乡的小路是布满青苔的小石板,偶尔点缀着几只石缝里摇曳的小草,爬山虎妖娆地扭动着纤细的身躯攀附在古旧厚重的老房子上。家乡的美,不胜北京繁华,不似江南优雅,却有着胜似二者的古朴。从小在那里闻着潮湿的味道,不是所谓的幽香扑鼻,却是相邻积下的烟火人气。

家乡就是这样,那浅浅的古朴成了我心底的风景。

家乡也有清新的味儿,是石磨豆浆的味道。豆浆、油条,是家家必不可少的小食。听姥姥说,每家早点铺都是名自的拿手活儿。我细细地品尝,没什么特别的味儿,可那习俗似的温暖却缓缓地淌进我的心间??

垂涎三尺的家常菜,和才做的山楂水。不一会儿,大家便吆喝开了,熟识的人问我读书如何:“丫头,在城里做啥子幺蛾子?”“丫头,好好识字。”??我听着心底熟悉的家乡话,看着远处一只只泛旧的红灯笼,听着孩子的咿呀,闻着梧桐的树香;看着佝偻着背,脸上被时光刻出了刀纹却双眼清澈的老人、听着调侃却不失温柔的寒暄、嗅着人情的味儿??

“烟火!”小孩子们欢呼雀跃。我细细品着在城里品不到的真情悉数收藏,绚烂的烟火之光照在我脸上,让我将美好的场面刻在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家乡就是这样,那暖暖的习俗成了我心中的风景。

记忆犹新的味道,是集市结束时的味道。家乡最大的小路旁紧凑地挤着小木推车,上面有葱香四逸的“长饼”,有混着山楂的板糖,一旁还有孙子和老人相扶相依地蹒跚离去??我所喜欢的,是巷末里那家散发着檀木香的老店,泛着古色古香似存心底深处的地儿,和那位年过八旬的老人。老人脸上有着刀刻的纹路和浅浅的眼袋,那双清澈的眼泛着丝丝笑意和对人生的参悟。推开老店的木门,顶上的木牌放出低低的清脆,老人逆着光,拿着一把小银刀雕着一小块梧桐木,身边,围着一群尚在咿呀学语的孩子,茶香袅袅。孩子们围在老人身边,时不时轻轻低估几句,还会帮老人揉揉肩。岁月静好。

每个游客,都会在这领一张旧旧的纸符,许下美好的愿望,系在梧桐树上,像一双欲腾飞的翅膀。

出门,右拐,眺望,夕阳,沉沦。远处依稀传来小孩的嬉笑和身后飞舞的风筝,有挽着手低低絮语的情侣,和老人搂着孙儿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离去时佝偻却宁静的背影。还有,那位安然的老人。不言语,却真情。

家乡就是这样,那淡淡的宁静成了我心底的风景。

鼻腔里充斥着家乡古朴又暖暖也不乏宁静的味道,心底默默地铭刻下着美好的风景。或许在很久以后,这风景,这味道,这宁静,让我感到久违的,怀念。

那一幕让我难忘

风疾,雷鸣,雨骤。

思绪也许如这细密的雨声,纷繁,杂乱。

有惊慌失措的飞虫,闯入了教室,久久地在空中盘旋。那薄薄的晶翼已被天空无情的泪水浸透,带着沉重的恐惧。教室雪白的墙映上它们冲冲撞撞的影子,宛如醉汉。

一只飞蛾划过我的脸庞,原被无睱顾及它们的坐在角落的我泛起阵阵厌烦,更像一个被抛弃的孤儿。

眼前的试卷缓缓展开。

一个鲜红的分数,一个冷笑的分数,一个呲牙咧嘴的分数。如若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我的视网膜。我颓然瘫下。

一声轻微的“啪”,一只飞虫砸在我的试卷上,一点水渍蔓延成一朵忧伤的呻吟。

我只得苦笑一声。你也来嘲笑我的懦弱?

它不言语,只是用瘦瘦小小的腿支撑起沉重的身体,略微颤抖,翅膀瑟瑟地抖动,又艰难地飞起来,携看我的目光盘旋两圈,向日光灯摇晃着飞去。

我叹息:“飞虫,你这不是飞蛾扑火吗?”话音未落,“啪”,小飞蛾栽下来,一动不动。

窗外,雷声阵阵,雨脚如麻。

我低低地摇头叹息,既为飞虫叹息,也为自己的遭遇。抬头,小飞虫早已不在。

我震惊地抬起头,看着小飞虫拼命地扑打翅膀,只为那唯一的光芒。它身上沾满雨水,亦或许是它的泪水,可仍挡不住它的希冀。它那么满足贪梦地抖动翅膀,吮吸光明。它站在光源上,微敛翅冀,小小的翅膀近乎透明,那小瓣似乎早已折断,纹路扭曲。它或许早已站不稳,但享受着成功的喜悦。我呢?

我浅浅地笑,释怀地笑。

我也是一只小小的飞虫,在学习的雨季飞翔,不断坠落,却又执着地振动翅膀飞起。我的追求让我不畏艰难。那对生命中光芒的执着,是我对这一幕的参悟。

时光透迤,小飞虫已何去何从,我不知。但它在我生命中的一笑和那令人震憾的一幕始终让我无法忘怀。它激励着我,不管风疾,雷鸣,雨骤。

盛开在怀中的色彩

人生是张洁白无瑕的纸,等待我们挥洒上钟意的色彩,等待我们纯挚的情感去渲染。

——题记

最迷茫之时登上了这座山,苍翠欲滴的树,青葱郁郁的草,仿佛承载了生命的希望。那生机勃勃的绿对于压抑的我是莫大的讽刺。这世上何来色彩诠释我的沉闷,更无色彩拯救我了吧!

寻一处茶棚坐下,静待这儿有名的花茶,身穿碎花布裙的老婆婆拧着茶壶颤巍巍地走来从系在腰间的篓中掏出些小白花轻轻放入小小的杯中。我讶异了,该是多么清丽的颜色!米白中不夹杂一些污垢,晒干了的花瓣卷缩起尖儿处晒得干黄却不带一丝突兀。我猜想这花若是盛开在枝头会是怎样一番高洁?可惜,它已然枯死,身上那米白的皮衣,也会被热茶烫烂,更无色彩可言了,我轻蔑一笑。

滚烫澄黄的热茶冒着袅袅的烟沿茶壁注入,径直烫在那米白的皱缩的花瓣上。我的心揪了一下,但茶水衬得那花轻轻舒展,它在热浪中翻滚。以一种极其顽强的姿态,裹挟着决不妥协的异样温柔的姿态在那一刹那冲击着我的心。像水中的浮木一般,它在水中缓缓地盛开了,用最初的颜色展现出傲人的风采。澄黄的茶托着米白花,用两种极柔和的色彩呈现出一个生命奇观。

它,由枯萎到绽放;

我,由低迷到昂扬。

我最终没尝到那杯茶,只是被袅袅的热烟熏出了眼泪。

一个枯死的生命再度复活,一种消逝的色彩以另一种方式宣告他的存在,这一刻,我的迷茫如此微不足道。

我学着沉静,学着积蓄力量。我在等待,等待属于自己的那杯茶,终有一天,我的色彩将以最饱满的姿态,开出米白色的从花。

一路有你陪伴

吹笛,恰似吟诗,每每轻按气孔,便似沐浴后抖掉满身倦怠,和音符在浩瀚的乐曲森林中忘情起舞。

十年竹笛生涯,多少次冷漠中重拾温情,多少次在失意中重拾信心,多少次从阴霾中重拾阳光,只感谢一路有你。

记得儿时那个顽皮的我,躲在墙角听见老师的倾情演奏,你的身影像一粒石子击中湖面,泛起执着的涟漪。

从此,人生路上便有了你的陪伴。

记得第一次吹奏出《小河淌水》,欢快简单的曲儿带着我的满腔投入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我置掌声于身外,眼中只有带着点汗的你。

后来的日子,我携着你你伴着我,在你的世界里,我体会到了茂林修竹的清雅,仰观到了品类之盛的恢宏,感受到了莲动风逸的闲暇。那是一种襟怀天下的气度,一种天真无饰的希翼,一种与你共舞的潇洒。

记得初中考试失意,轻推窗,寒意顿入,桌上的纸片飞舞着躲闪——唯独你,任凭寒风粗糙的大手缓缓磨砂却仍蠢蠢欲动。你无声的轻呤似是鼓励,我捧着你,捧着布了些许疤痕却仍坚挺不放弃的你,轻轻地吹了唯一会的一只励志曲。

一路有你相伴,欢快是我会倚在树荫下和着袅袅炊烟来一曲轻巧的《枫林》,感慨时,我会站在阳台上眺望远方星星点点的路灯吹一曲《蓝海未夹》,悲伤时,风铃会拍着手为我婉转的曲调添上一点点粉饰。

一路吹奏着你,就这样慢慢长大。

雁过无痕,风吹无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跟随着我品尝了春荣夏酷,见证了秋凄冬寒,永不厌倦地听我诉说,感谢一路有你相伴。

又是一曲悠远宁静的《姑苏行》,天籁之音,音音珠玑,我仿若翻到了清油灯下泛黄的线装书,来到山谷。那里有一片美丽的河洲,漂浮着柔软的水草吗,嗅着那渗透了两千年的晚香,“朔回从之,宛在水中夹”??

任由思绪飞舞,再投入学习的战场,肩负着你的希翼。

吹奏着你,总觉歌之即在不歌亦艳。只因一路有你相伴,我一径无前。

守望

一只箫,一场雪。

北海的羊群如雪,簇拥成一团咩咩轻唤。天地寂寥,寒风萧瑟,紧握在手中的汉节也褪尽了穗须,孤零零地无言地立着,在纷飞的大雪中,如此渺小。

寒冬,寂静,烈风。

雪海,独自,徘徊。

我听见大漠里的萧声,雁飞过,无痕。

寂寞是这里的主宰者,它拖曳着余音扫荡出凄楚的痕迹,扼东了人们心中的一切。

然而我并不寂寞,我心中的暖炉,叫守国。

单于来了又如何?卫律劝降又如何?我不会向过眼烟云的荣华富贵低头。对国的执着守望是一只骄傲的凤凰,即使影只形单,却也像黑夜的第一缕晨光,驱散刺滑的寂寞。

在每每大雪纷杂,衣食短缺,我咽下絮絮的羊毛和草根,裹着单薄的布衣向大汉眺望。我的心渗透了满满的暖意,我的执着便是源泉。我的身子老槐树般地佝偻了,头发雪白胜似雪海,我的脸上有时光精心雕琢的纹路,也许,我将走向那死亡的花蕊。我回忆起,我走时赠诗于妻,如今她与故人或许都死死散散。寂寞就像虱子,不断逗弄我的内心,尖锐的利爪却勾不起一丝涟漪。

我仍然,仍然执着地守望。

天空中,片片飞雪照亮了我跳动的心,昂起面庞,眼里满是亮晶晶的精灵凭风舞起,带着一丝鼓励,驱散了寂寞,如此欢乐。

只有对执着的守望,才能书写灵魂的永恒,只有灵魂的永恒,才会驱散心灵的寂寞。

太多的人像我一样选择了开辟荆棘的不归路,在独自前行的路上,守望着自己至宝的这种固执是一只蜡烛,挡住风雪,隔绝寂寞,点燃了通向康庄大道的希望。

雨中忆·满惆怅

在这朦胧之细雨中,即使努力的翅膀断了,心也要飞翔。

——题记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秋来了,风呼啸,伴着到愁泪。涟滟开“半江瑟瑟半江红”的秋水,却找不到昔日欢乐的身影。

我独立短窗之下,倚于木椅,盘膝,弹奏出满世记忆,一地荒凄。窗外,细雨飘飘。我伸出纤纤玉指,看着那天空的眼泪,回忆起你我相识也在这个天气。泪,淌满心田。

曾忆,初秋之时,我不羁醉酒,便入藕花深处。鸥飞。你眼中深情,你伸出胳膊为我捉鱼摸虾,告诉我你的故事。我乃李清照,我亦有情。细雨倾入,更添几分柔情。

曾忆,深秋之时,你我斗茶之景。各执一手卷,或猜想,或背诵;你一言,我一语;你一笑,我一忧。窗外事磅礴大雨,寒风从窗钻入,却丝毫不影响这温暖!墨香绕周遭。

曾忆,晚秋之时,你我鸿来雁往,捎来你的关心与爱,、曾忆一句“莫道不销魂,帘卷风,人比黄花瘦”。你赞我诗情才意,他赞我清亮过人,殊不知是因为你。

记忆停留在秋天,爱停留在秋天。

可如今,你已离去。剩下的,是破碎的记忆和黄花,随着点滴雨声逝去。 “秋,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谢谢你给了我美好的一辈子,此生无憾!

窗外,梧桐,细雨。我闭上眼,无语凝噎,雨飘在我的身上。一生在秋雨中真正开始,也亦理所当然于此结束。

无论结局如何,请铭记你曾拥有的,因为它们曾赋于你勇气,让你在人生之中,支起天空,风雨无阻!

陪伴

秋不了,你的身影仍在天涯。心欲碎,只剩雨点打心头。

——题记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窗外,风乍起,涟滟了一池秋水,吹来满地荒凄。

我独坐清辉之下,望落叶缤纷。泪光点点,百般无奈,玉指纤纤,万般离愁。 我是李清照。在秋风萧瑟,碧波迭起的亭院中,宁望。

曾忆,初秋之时,我误人藉花深处,鸥惊飞,你眸中柔情,一眼、一生。我们成诉说水的温暖,或捉鱼摸虾。溪水,浸透了你的衣服;快乐,注满心田。

曾忆,深秋之时,我俩斗茶之时,落叶由风卷起来落下,屋中温暖,心中甜蜜。你我各握一手卷,你一诗、我一词;或猜想,或背诵;你一笑,我一忧,墨香环绕,茶香缕缕,浸润你我的心田。

曾忆,晚秋之时我俩书信之乐。鸿来雁往,总会捎来你的祝福,仍记得一句“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人们赞美我诗情才意、清亮照人,殊不知是因为你的倍伴。

美好的日好都在秋天,可如今,深秋,满地黄花,随风逝去。如今你已不在,独我一人孤独成霜。我是易安,却无处可安。终日伴我的只有秋风和“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伤感。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哪儿才是我的天?亦或是我的归宿? 抬望肯同,无语凝噎。在这时暖时寒的季节,我辗转难晚,披起轻纱,心却更寒。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为何终成虚幻!

有人说秋天,我和明诚分开。但我更感谢这个季节,因我认识了他,此生无憾。

窗外,梧桐,飘零。细雨纷纷。秋即将过去,没有你的陪伴,但情、忘记仍停留在那秋天。

牛奶面包和鸡蛋

上帝为你关闭一处门必将为你开启一扇窗。

- -----题记

我不信教,却深深的记住了这句话。

我与母亲之间曾经有一扇没有钥匙的门口。

从小时候到十几岁,在家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只有早上和晚上,只吃一餐饭---早餐。

牛奶面包和鸡蛋是多年以来唯一不变的食谱。每天早上到桌边吃饭时,总是摆放好的热奶、果酱面包和煎的鸡蛋,都被精致的盛在小碗中,我独自吃完饭便去上学。反自身循环,日复一日,终于有一天我看腻了没有丝毫花样的早餐,我在一天的早晨封尘不动的保留了早餐走出了家门。殊不知,走出家门的一瞬间,正有另一扇门为我关闭。

晚上,回家。家里没有开灯,阳台上的植物被风吹得“沙沙”响,夜并不太黑只是空寂。我扶过桌角进入房间,角到冰冷的盘沿,手不禁止打了个哆嗦。惊吓之余,我努力辩别盘中的东西—竞是被我早晨剩下未吃的牛奶面包和鸡蛋。我打开灯,看见母亲坐在里屋的沙发上一言不发。惴惴的心儿又不安起来,我压着地板的声音摸索过去。当我看见微微发红的兔子眼睛和鼻梁边未干的痕迹,我明白了,有一扇门已经为我关上。

当晚,我们无言以对,母亲亦不理睬我。第二天清晨我伴着闹铃起床。母亲似乎故意起晚了似的,慢悠悠的在厨房搭配早餐。母亲的背影不着急也不松懈,厨房地砖上有水,则尽量不移动。她左右伸长了手,一会儿从冰箱中拿出鸡蛋,一会儿背过身搅拌一下牛奶。她看见了我,用眼睛对我说话“看看我每天早上的工作!”我却没有理会,反之抬头看看她的容貌---差距发被细发带随意蛮缠上去,一条条手指梳过的记号还很清晰,脸上的皮肤没有丝毫活力而那双眼却发出明亮的光。衣上穿的是薄薄的睡袍,脚上蹬着两只不一样的拖鞋。这样子很滑稽我却笑不出声—此时此刻是早城的六点十分左右,窗外雾气朦胧。

我况又不知,此刻一扇窗已为我开启-----

我与母亲之间通赂彼此的一扇窗。

也许《对经》说得对,一扇门的关闭一定伴随另一扇窗的开启

此刻味觉不仅品尝到了牛奶面包和鸡蛋的味道,还有淡淡母亲的味道。

外套

你外套的色调不断的变换,而我的真心却永远也不会改变。

-----题记

地铁站的入口被刷成耀眼的亮蓝色。这蓝色,始终没有天空那样蓝。 漆红的木椅彰显着猩红,我胃里一阵翻腾。这红色,比血的血红更令我恶心。 溜光黑面的地砖能清晰的我的影子,我不屑。上面浮现的仅仅是人类假饰的面具。

我便这样一边挑剔的走下地铁站,蔑视着所谓多彩的世界。迎面走来的学生却让我紧张,充满厌恶的心哆嗦了一下—

洁白的校服,黑色的素发,清澈的双眸。仿佛与身边的色彩格格不入。你,曾经也是如此。

小学的一天。你高高瘦瘦,五官并不很有风格,你不是大方的人,显然不是令人印象深刻的。而我却意外的记住了你。你的外套,你洁白的外套。刚从幼儿园毕业的小家伙们特别的艳俗,不是大红大紫的书包,就是黄绝相间的衣服。我象是被埋在亮丽色彩的坟墓中,心中喘息得难受。你的格格不入让我记住了这样

一 白外套。

我们的时代早不是黑白灰的单调时代,错暗的亮丽的色彩抨击着我弱弱的视觉。你的外套也象是被传染了一般不再素雅。你依旧是我记忆中的你,但你躯干外的外套早不是一袭素。上面开始有一些简单的彩色画。这些我并不在意至少你还是我喜欢的你。

外面的大千世界象是极速盍的涡轮,把所有的颜色都舞动起来。你的外套悄然溅上了洒落的油迹。我们那时都十岁了,女孩子家家美的季节。我对我四年的尾随令我们的关系一直和睦,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波澜起伏。然而我的恐惧感却开始萌发,只因为你外套上不只是可爱的小 。它的背景开始变得错暗,它的图案开始变得张扬。暗红色的骷髅与银色亮片组成的十字架让你看起来更有潮流味。我害怕但我没有退缩。我的真心依旧不变尽管你的外套不再素白。

初中的日子像是死水,连一点细小的风都不愿渗入。我对你的停留在多年前的那一刻,可是现实不容易我念旧只是发给我白纸让我记录我眼前的事实。满学校统一的校服中你很突出。你的外套不再安分守已。没有了重金属般的深沉,便是洁白外套上耀眼的图案。我恨此刻的阳光为什么这样安然,让我清晰的瞥见你外套上记号笔留下的黑色痕迹。与世偃仰。

这一刻,我才发现,我与你俨然已是不同的两种人。我依旧与世格格不入,穿着着我洁白的素白外套。你象是被一阵飓风吹过的沙粒,落入了世俗的泥潭。你的外套更象是一部我的辛酸史,我由夜真心到恐惧乃至逃避。我害怕日益张手的你外套上的图案终有一天会张开它的血盆大口把我囫囵。我变得渺茫—

所谓真心不变,不过是我的自我安慰。

所谓真心不变,不过是我微弱的希冀。

所谓真心不变,不过是我记记中你外套不变,然而就我再愚蠢也明白:你早不是曾经的你。你外套上的素白色彩早就遗失---

遗失在茫茫人海,我再也找不到。

总有属于我的季节

凋零,是期待下一次的绽放。

——题记

天空一声惊雷,几纸杜鹃仓皇地飞起,本是夏日午后,却发觉天日昏黑。一场雨,竟吓得太阳躲了起来。正如我,一场泪,雨水夹杂,说不清是滚烫、还是凄凉。

手中的试卷已被雨水浸透,可在我手掌上却发着啮咬人心的炽痛。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家门口,见父亲正撑伞向我走来,想大鸟等待归巢的小鸟般热切。我忙转身,擦着满脸的泪水,待回过头来,才发现已不再下雨-----父亲用伞帮我隔绝了一切。可是,我不安的将卷子藏在身后,父亲会怎么想这次考试呢?我沉默着,等待责骂,好一会儿,当我发觉车子已经停靠在路边时,父亲低沉的声音响起,“走“他拍拍我的头”带你去个地方“

我抬起头,惊诧地说不出话来,父亲朝我笑笑,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宠溺。“走吧“

车子像一片山区驶去。隐约看过去一片鹅黄,在天渐白的背景下,渲染着一层暖意。雨仍兀自下着,手边未干的试卷,仍在提醒我,心在零度以下。不安的心绪也变得悲凉,似渐凉的的苦茶。这冰冷的季节,谁都不愿在其间沉吟吧??

车子停住了,一抬眼,才发觉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虽暴雨如柱,那花却骄傲的盛开,花香混合着土地的醇香,清新而淡雅。雨渐渐变得零星,太阳却后怕似的躲着,父亲帮我撑着伞,指着山的另一边——那鹅黄最稠密的地方,“我们去那儿看看。”

天空澄洁无一物,高远地似深秋的苍穹,可眼前这片残花败叶,却破坏尽了景致。凋零的花朵铺满了小径,几乎所有的花瓣都被打落了,唯一几多幸存的也都是个头矮小,包裹在层层花叶间的,可是在这片尸横遍野的角落里,那叶竟没有一片垂下,他们高昂着头,露珠闪闪发亮。使人相信即便将他们连根拔起,那叶也会这般挺拔舒展地枯黄。这样大的雨,这样浓的寒意。他们为什么这般挺拔,这般无所畏惧??

太阳终于出来了,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徐徐融化,卷子飞散在天空,像抛洒出的烦恼。隐约间,我听到了叶子的声音:

春天是属于我们的季节,即便凋零也是为了下一次的绽放,我拼过了,奋斗过了,被阳光亲吻过,被雨露滋润过,也被风雨打击过,那么我便能够说,在属于我的季节里,我成功了!

我说:我说风雨只是黎明到来前的黑暗,我们可以伤心,可以难过,但不能失去斗志。我的季节,也许就在下一个路口来临。青蛙附身,美人鱼歌唱。而此时,除了憧憬,就是积蓄力量。

总会有一季属于你,只要你在奋斗,这边是成功的一季。

又一次来到花山下。时已深秋,枝干挺拔而瘦削,叶子落了一地,却任旧默默地积蓄着力量。

更多类似范文
┣ 初中音乐优秀说课稿 2100字
┣ 优秀初中毕业生发言稿 1000字
┣ 优秀初中体育课说课稿 2000字
┣ 初中优秀班主任事迹材料 2100字
┣ 更多初中优秀范文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