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图书馆服务特色述评(图书馆)(7700字)

来源:m.fanwen118.com时间:2021.6.25

日本图书馆服务特色述评

陈枝清

摘要:结合在日本国际交流基金关西国际中心的学习和对日本大学图书馆、公共图书馆的参观,文章从馆际互借与文献传递服务,大学图书馆向社会开放,为残疾人服务,为儿童服务,多文化服务及汽车图书馆服务六个方面进行了探讨,并从中得到有益的启示。

关键词:日本图书馆;馆际互借与文献传递;大学图书馆向社会开放;残疾人服务;儿童服务;多文化服务;汽车图书馆

1 引言

日本是世界上图书馆事业比较发达的国家,笔者应国际交流基金关西国际中心的邀请在日本进行了为期半年的图书馆员日本语研修课程的学习。研修期间,参观考察了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早稻田大学图书馆等十几家图书馆,另外还在大阪市立大学学术情报综合中心进行了实习。通过这些参观和实习,对日本图书馆的状况,尤其对服务体系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应该说,日本图书馆有很多好的经验和做法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

2 日本图书馆服务特色

2.1 积极开展全国范围的馆际互借与文献传递服务

在日本,不管是在大学图书馆还是在公共图书馆,该项业务开展的相当普及,而且有法可依,在日本《图书馆法》中规定各类型图书室或图书馆应相互合作,进行图书资料的馆际互借。日本国立情报学研究所NII是日本全国性的综合信息共享系统,开发了网络联合目录系统NACSIS-CAT、馆际互借与文献传递系统NACSIS-ILL。NACSIS-CAT从19xx年开始发展,到20xx年6月有1151家成员馆,其中大学图书馆为878家,书目信息达780万件,馆藏信息达8300

[1]万件,正因有如此雄厚的书目数据库系统,馆际互借与文献传递服务就进行地非常出色。NACSIS-ILL从19xx年发展到现在,成员馆总数近1000家,几乎覆盖了日本所有的大学图书馆,而且NACSIS-ILL保持系统的开放性,广泛吸收公共图书馆和其他类型图书馆,甚至是外国图书馆加入日本大学图书馆的馆际互借系统,19xx年NACSIS-ILL开始了与大英图书馆文献供应中心(BLDSC)的文献传送服务,20xx年又实现了与OCLC馆际互借系统之间的连接,从而使该项

[2]服务从全国范围扩展到全球范围。20xx年NACSIS-ILL服务请求量达到120万件,其中以文

献传递为主,占总量的90%,馆际借书占10%,服务请求满足率达85%。该项服务目前已成为日本各图书馆的重点业务之一,以大阪市立大学学术情报综合中心为例,该馆20xx年向外馆请求的件数是5824件,接受外馆请求的件数是7733件。

另外在NACSIS-ILL系统中不能不提到的是有关费用结算的“ILL料金相抵制度”,在该制度实施之前各馆之间的费用结算还是非常复杂,主要是馆馆之间的费用结算。后来国立大学法人化的实施使系统统一费用处理成为可能,由NII作为中转机构,20xx年4月起开始了费用抵扣服务,各参加馆只需每3 月与NII进行一次单向费用结算,根据抵扣后的费用实际支付即可。比如A馆接受各馆ILL请求总的费用是5万日元,A馆向各馆提出ILL请求总的费用是8万日元,那么两种费用抵扣后的3万日元由A馆支付给NII。B馆接受各馆ILL请求总的费用是8万日元,B馆向各馆提出ILL请求总的费用是5万日元,那么两种费用抵扣后的3万日元由NII支付给B馆。这种费用相抵扣服务大大减轻了图书馆之间费用结算的负担,提高了系统的服务效率。

2.2 大学图书馆向社会开放为“终身教育”开辟途径

19xx年日本文部省的学术审议会在“地域社会和文化”的答复咨询报告中提出,要促 1

进学校向地方开放,并在19xx年的“终生教育”答复咨询报告中指出,高等教育要向成人开放,即大学要开放。19xx年国立大学图书馆协议会成立了“研究大学图书馆开放的调研组”,19xx年9月,该调研组发表了“有关国立大学图书馆实施开放服务所面临的对策”的调研报告。报告指出,在社会状况急速变化发展中,大学图书馆不能像以往那样以消极的姿

[3]态对待来自一般社会的需求,大学图书馆为适应社会的需求,必须要开放。19xx年日本政

府颁布了《关于健全振兴终身学习推进体制的法律》,要求各级机关,教育委员会为推进终身教育的实施,创造一些有利的条件:如各地区内的大学开放图书馆等。而日本大学图书馆界也产生了一种共识:既然接受了来自国家税金的补助,那么就理应向全体国民开放。之后,日本大学图书馆向社会开放渐趋普及,与公共图书馆并没有明显的界限。根据20xx年文部省的大学图书馆实态调查结果报告中关于图书馆开放的数据显示:20xx年日本的87家国立大学和74家公立大学图书馆的开放率均达到100%,525家私立大学图书馆的开放率达到98.8%,678家国、公、私立大学图书馆共接待社会各类读者数达121万人,读者范围涉及其他大学的学生/研究者、大学以外的研究者、普通市民等各类人员。在向社会开放的图书馆各类服务中,馆内阅览服务开放率达100%, 复印服务为96%, 情报检索为79%,参考

[4]咨询为64%,馆外借出为56%。在提供服务的资料中主要以纸媒体为主,而像商用数据

库,电子期刊等涉及版权问题的电子资源一般不向社会开放,不过图书馆自己电子化的各类数据库大部分还是开放的。

另外各大学图书馆还根据本馆情况制定了社会读者利用图书馆的有关制度,如大阪市立大学学术情报综合中心规定20岁以上的市民可凭驾照、健康保险证等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填表登记后当日发放读者证就可入馆阅览。手续费分两类:本校毕业生不收手续费,其他普通市民收2000日元手续费,有效期为2年,外借书籍的限额为5册,借阅期限为2周。已借给市民的资料,当本校人员需要时,可要求市民及时归还。在期末考试期间图书馆停止对外开放等等。

2.3 注重多文化服务,促进图书馆国际化

多文化服务也叫多语言服务,是指图书馆以特定地区民族、语言和文化的少数群体,为满足他们“学的要求、知的权利、读的自由”,提供他们常用的母语必要的情报信息服务。在日本这类少数群体主要有两种:一是阿伊努人,是北海道地区一个具有独特文化历史背景的少数民族,二是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

在日本国际化过程中,图书馆对这些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少数居民固有的需求采取的多文化服务逐渐成为一项不可忽视的重要业务。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日本图书馆协会出版的《公共图书馆的任务和目标——图书馆服务》中提出:“对阿伊努族和在日的朝鲜人、韩国人以及其他外国人来说,由于各自民族传统、文化、教育的不同,需要用他们常用的语言来获取日常生活上的信息资料。因此,图书馆要对这些人提供有效的服务。”19xx年国际图书馆联盟IFLA在东京召开大会,在多文化服务分会中特别讨论了图书馆对在日韩国人、朝鲜人和中国人服务的欠缺问题,这其中主要的一项就是对多种语言资料的收集力度不够。此次大会通过了《多文化共同体——图书馆服务的指导方针》,并指出“居住在地球上的所有人们应该没有差别地公平地享受图书馆的服务”,同时对图书馆多文化服务的原则、要求等

[5]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规定。

近年来大量的外国劳工人员涌入日本,另外在日定居的外国人也急剧增加,各公共图书馆为了提供好这项服务大都在外国语资料的收集上加大力度,比如大阪市立中央图书馆在一楼大厅设置了一块很大的中国语、朝鲜语图书期刊杂志阅览专区,还比如以儿童服务为特色的东京都立多摩图书馆在外国语儿童读物的收集上尤为重视,像在我们国内也不多见的中国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儿童画本也有大量收藏。此外还有很多公共图书馆为满足外籍儿童阅读 2

的需要,积极与各国图书馆建立资料交换关系,通过图书交换获取一些国外的儿童读物,来为这些外籍儿童服务。除了在收集方针上的重视外,在其它方面也是下尽功夫,比如很多图书馆的目录查询系统可以用英/中/韩文来输入检索;在标识设计中突出了多语言标识的制作;发放给读者的介绍和使用指南也有多种语言的版本;聘用懂多种外语的职员为外国人提供咨询服务;还有专门面向外国人的讲座和交流会等等。

2.4 残疾人享有与正常人平等的服务

日本公共图书馆的残疾人服务最早起源于1915 年东京本乡图书馆的点字文库。19xx年,日本政府颁布了《身体障害者福祉法》,对设置点字图书馆进行了明确的规定。19xx年,日本盲人读书权保障协会向国立国会图书馆和东京都立日比谷图书馆正式提出了“图书馆要为残疾人服务”的要求。19xx年,日本政府颁布了《残疾人基本法》,此后国家在公共设施、交通设施、文化设施的整治上充分考虑到了残疾人的需求,另外日本国民对残疾人的保护和尊重意识也进一步提高,比如对残疾人的称呼渐渐避开了敏感的字眼,采用比较能接受的人性化称呼,原先的“障碍者”越来越多被“身体不自由者”所代替。19xx年日本图书馆协会残疾人服务委员会正式成立,19xx年又以“国际残疾者年”为契机,通过国际交流等形式学习引进欧美等国先进的残疾人服务方式。目前在日本公共图书馆界开展的为残疾人服务已非

[12]常普遍,首先在硬件设施上非常的完善:大量收集点字图书、录音图书、大字体书、录像带等资料;设置无障碍通道,在各通道及楼梯台阶铺设点字道路;设置残疾人专用电梯、专用卫生间;为身体残疾者提供轮椅;设置点字图书/录音图书制作室;提供视觉残疾者专用的点字计算机;提供弱视者专用的放大阅览器;设置残疾人专用停车场等等。其次在提供的服务方式上也是多样化的,设立了专门的“面对面朗读室”,给视觉残疾者提供图书资料的“当面朗读”服务;对来馆不便的残疾者提供资料的邮寄外借服务,而且日本政府在《邮政法》中规定:对残疾者的邮政服务实行邮资半价的优惠政策;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还制作了《点字图书、录音图书全国综合目录》,所收录的资料可提供馆际互借服务;为视觉残疾者免费提供印刷资料的点字图书制作或录音制品制作服务;为残疾儿童提供特殊的图书馆服务;为病人、老年人和犯人提供送书上门服务;有些条件好的图书馆还对残疾人提供计算机服务,通过利用画面音声化软件、点字化软件、扩大化软件实现了OPAC检索或网上信息的查询和浏览。

除公共图书馆外,大学图书馆也在积极地开展此类服务。20xx年日本全国在读的残疾人大学生达5444人,各馆对这类大学生的服务非常重视,如筑波技术短期大学图书馆,引进了点字数据库、录音图书数据库;设置面对面朗读室;提供弱视者和重度视觉残疾者专用的情

[6]报检索系统;提供印刷文字扫描/朗读系统;提供点字印刷机服务等等。

2.5 注重儿童读书兴趣培养,开展丰富的儿童服务

20世纪初大阪府立图书馆、山口县立图书馆成为为儿童开展服务的先驱,19xx年日本政府颁布了《关于改善儿童读物的指示纲要》,并进行了“推荐好书”活动。60年代后期,在日本国民中提出了“给孩子们好书”、“给孩子们新书”的口号,为70年代公共图书馆在开设“儿童室”、充实儿童图书等方面起了相当大的作用。80年代各公共图书馆的为儿童服务逐渐多样化起来,如“为乳幼儿服务”、“为残疾儿童服务”“为YA(young adult)服务”等相继开展起来。19xx年日本政府举办了“为儿童着想”研讨会,认为在高科技的吸引下,日本儿童及青少年正逐渐远离铅字阅读,因此有必要重振儿童阅读的兴趣。19xx年,日本国会通过决议规定20xx年为“儿童读书年”,并于同年,筹划多时的国际儿童图书馆正式开馆,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提供儿童图书信息的国立机构,这对儿童读物的保存和研究以及增强儿童阅读的风气,有着实质性的意义。20xx年l2月日本国会又颁布了《儿 3

童阅读推进法》,指定每年的4月23日为“儿童阅读日”,旨在为儿童提供读书机会,养成儿童早期阅读习惯,帮助他们喜欢读书,并最终形成主动读书、终身读书的风气。

现在,日本各公共图书馆都把为儿童服务作为一项非常重要的服务来进行,几乎都设有一定规模的儿童服务区,并根据童心、童趣精心布置,如摆着各式各样的玩具,专门设计的小书架,造型像玩具的小桌椅,又精致又干净的儿童专用洗手间,甚至还设有供儿童玩耍的游乐园等等。收集的有关儿童图书资料的种类也非常丰富。提供的服务方式也是多种多样,如大阪市立中央图书馆的“保健所服务”,工作人员会定期到儿童保健站向前来体检的婴幼儿赠书,甚至给三个月大的婴儿讲故事;“为残疾儿童服务”,发明了点字漫画,就是根据漫画的内容,作成点字,帖在书上,使儿童通过触摸就可以知道书的内容;定期举办“讲故事服务”,组织志愿者为儿童讲故事,和儿童一起做游戏,极富知识性和趣味性。此外还举办亲子会、放映会、画展会、科普会、手工制作会、表演会等活动。

2.6 扩大服务网络,为边远住民提供汽车图书馆服务

19xx年,被称为“移动图书馆先驱”的千叶县图书馆为解决远离图书馆的民众看书难、

[7]借书难问题开始开展汽车图书馆服务,70年代随着日本图书馆界“把图书馆办在身边,办

到生活中去----市民图书馆”口号的提出,汽车图书馆服务便在全国的公共图书馆普及开来,20xx年日本全国的汽车图书馆达到了700台左右,该年共借出243557册图书。这项服务是如何开展的呢?以大阪市立中央图书馆为例,该馆专门配备2辆汽车开展服务,车名叫“まちかど号”,车内书架排列为内外架式,各可容纳3000册图书,每月在大阪的66个网点巡回服务一次,风雨无阻。每辆车由两名工作人员和一名司机组成一个服务小组。汽车到达网点后,先在居民区环绕两圈,工作人员用喇叭通告市民,服务马上要开始,请大家准时来借书,然后将桌子、书筐、电脑等东西从车上搬下,做好准备工作。图书主要侧重于幼少儿读物、料理、小说和大字体读物等。排列图书时特意将儿童读物排在车内架上,成人读物排列在车的外侧,打开汽车左边的门,成人站在车外就可以选择所需图书。为了方便残疾读者,车的后部还专门设计了可供轮椅上下的通道,真正充分考虑到各个年龄层和各种类型读者的服务需求。

汽车图书馆主要开展图书的借还服务,所借册数不限,借期为一个月。读者在汽车图书馆所借图书也可在大阪市内的中央图书馆和23个分馆归还。如果是第一次来借书,可以当场免费办理借书证。工作人员在办理借书手续时还将写有下次汽车图书馆服务时间的纸条夹在书里,并将中央图书馆开展活动的宣传材料一起发给读者。汽车图书馆的容量毕竟有限,因此读者可预约图书,先在图书馆网站上检索藏书,把想借的书填在预约单上,交给工作人员就行了,下次他们再来的时候就会把书带来。“まちかど号”每次服务的时间为1小时,但前来借书的读者还是很多,都是附近的居民,他们不仅借书,也会咨询其他问题,工作人员都很耐心地解答。汽车图书馆服务的开展扩大了图书馆服务的辐射面,使公共图书馆由等读者上门的被动服务转为送书上门的主动服务,提高了馆藏的流通率,是日本公共图书馆一种卓有成效的服务形式。

3 启示

上述的日本图书馆服务特色充分体现了日本图书馆“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人”的服务宗旨。在我国,虽然也在开展这些服务,但在服务的深度和广度上与日本差距甚远,进而导致我们的读者对图书馆的依赖度和信赖度处于较低水平。笔者觉得要缩小差距可从以下这三方面加大努力:

一、加快我国图书馆法及相关法律的立法进程,这对我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将起到根本性的保障作用,一方面应有明确的规定,国家有划拨经费的义务,对公益性的图书馆在充实 4

馆藏、改善基础设施及员工工资福利等方面提供经济保障,另一方面,国家有权利要求图书馆履行职能,为读者提供高质量的服务。日本《图书馆法》、《图书馆自由宣言》、《图书馆员伦理纲领》等法律的颁布实施无疑是我们一个很好的学习借鉴。

二、转变图书馆的服务观念,比如在馆际互借与文献传递方面,目前有高校系统、中科院系统以及各地区联盟的馆际互借与文献传递系统,但要形成像NACSIS-ILL那样全国性的跨系统服务网络就必须打破各自为政、重复建设的局面,才能真正实现三大系统资源的全国性共享;在大学图书馆向社会开放这个薄弱环节,虽然我国教育部在《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修订) 》中提出“有条件的高等学校图书馆应尽可能向社会读者和社区读者开放”[8],但真正开放的却极为少数,主要是高校图书馆仍抱着仅为本校师生服务的观念,而这种狭隘观念也不利于学习型社会的构建;在为残疾人、儿童、外籍人士、边远地区住民服务方面,若经济条件许可,要调整适合这类群体读物的收集方针和改善基础设施,同时也要在单一服务方式的改变上加大力度并主动提供服务,从而真正实现读者走近图书馆到图书馆走近读者的转变。

三、加大图书馆的宣传力度,在国家和图书馆员努力为读者创造好软硬件环境时,若没有读者,那么前面的努力也是白费,所以要做好宣传,扩大图书馆的影响力,提高读者对图书馆作用的认识,进而把图书馆当作学习知识,接受教育的好场所,在日本很多图书馆都设有专门的广告企划部门,通过各钟媒介进行宣传以吸引读者前来图书馆。

总之,分析研究日本图书馆的这些服务与经验定能对我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有所启示和促进。

参考文献:

[1] NACSIS-CAT統計情報.[2006-06-26]. http://www.nii.ac.jp/CAT-ILL/contents/ncat_stat_org.html

[2] NACSIS-ILL統計情報.[2006-07-01]. http://www.nii.ac.jp/CAT-ILL/contents/nill_stat_prtc.html

[3] 逸村裕,竹内比呂也.変わりゆく大学図書館.東京:勁草書房,2005:165-186

[4] 平成16年度大学図書館実態調査結果報告--図書館の公開.[2006-07-11].

http://www.mext.go.jp/b_menu/toukei/001/05070501/excel/028.xls

[5] 図書館の多文化サービス. [2006-07-15]. /musubime/document/long.htm

[6]大学図書館における身体障害者サービスの実態:国立大学図書館協議会身体障害者サービスに関

する調査研究班報告書 第1部(平成9年6月).[2006-07-16].

http://wwwsoc.nii.ac.jp/janul/j/publications/reports/60/60_1.html

[7] 石川敬史.移動図書館史研究ノート.[2006-07-17].

http://www.sis.otsuma.ac.jp/~sekiguchi/johoshak/vol5/ishikawa.html

[8] 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修订) .[2006-07-21].

http://lib./tsggc.htm

5

更多类似范文
┣ 图书馆宣传标语 500字
┣ 图书馆内宣传标语 500字
┣ 图书馆宣传标语 500字
┣ 图书馆宣传标语 500字
┣ 更多图书馆服务口号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