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学习针灸

来源:m.fanwen118.com时间:2023.1.15

如何学习针灸

谈到学习针灸,经常有朋友以及初学针灸者要求我写一本好的针灸教材出来。只因目前所出版诸针灸书,皆不太符合初学者以及对针灸有兴趣者学习。或失于太专业,太艰深;或失于太泛滥,太粗陋;或失于理论精博而无临床实践;或失于医案介绍,而无吸引力。我自己知道功力尚浅,估计难以写出可以令人、也令自己满意的针灸书来。但我们可以参考他人的书学习针灸,这样也可以精通针灸之术。

我观古今针灸诸书,多有思想。但群书博杂,且就自己所读,推荐几本自认为不错的针灸书。

一则是高树中的《一针疗法——灵枢筌用》,简捷而不失趣味;二则杨维杰的针灸三书。其中的《治疗学》,结合董氏奇穴以及中药临床,颇有心得及发明。建议可先学此二书。学习过程之中,当于手边置《灵枢》一册以及杨维杰的《董氏奇穴针灸学》,此书亦是针灸三书之《穴位学》,以便于针灸理念以及董氏奇穴时时查阅之。同时,当把杨维杰针灸三书之《针灸宝典》反复研读。这是本讲针灸基础的书,是学习针灸者不得不学习的专业基础。杨维杰针灸三书的确不错,于了解针灸基础与临床之全部信息亦极有帮助。三则是袁遇秋的《针灸辑要》,这本书里的内容非常传统,基本上集中了后面我说的大部分书的内容,如果有古文基础,建议从这本书学起。

针灸当背诵一些必要的东西,如《灵枢》的部分段落篇章,如历代精选的歌赋。我认为学针灸必需能背诵《标幽赋》,且熟知其文意所指,并熟读《百证赋》、《席弘赋》及《通玄指要赋》,以求能熟练应用于临床。

要想提高针灸,则当博览诸家,并需自悟。同时可参考目前流行的各种针灸灸法,如李柏松的八字疗法,极是开拓思路;再如刺血疗法,于泻邪极有殊功,往往收速功,不可不学;再如薄智云的腹针,禀腹部全息以及后天八卦理论,针入无痛,效果亦极好。还有头皮针、耳针等微针系统亦需了解。我所学的头皮针有焦顺发的头皮针以及朱明清的朱氏头皮针,于诸法无效时,可收速功,朱氏头皮针亦属无痛针灸术,值得深入体验。此类后世针灸新法极多,学者不必尽学,但学其数种,明了其应用现代解剖、全息、八卦、阴阳对应诸多理论的原理与源泉,自然可以触类旁通。

今人颇重视整理传统针灸,以高立山之《针灸心悟》、《针灸心传》和《针灸心扉》最为不错。此三书相当于针灸课本,极有益于学习针灸。且其书中有关于针灸歌赋的注释,可参考。

学针灸时心思要放宽放开,不必拘泥于一法一术,只要能有效,皆可为我所用。必要的进阶书还有明代杨继洲的《针灸大成》以及《医宗金鉴》之一的《针灸心法要诀》,其中颇有极精极微之针灸术,学者亦深入用心,勿粗粗一阅而手释之曰“没有什么东西。”需知真正的好东西往往就在平常普通的文字之后,学者需读到没有文字之处,方是会学之人。 学习针灸,除学习针灸流派之外,一定要重视经典,当努力从经典中寻找真谛。我一直重视《内经》的学习,我认为舍经典而学诸家,是放弃了根本。在此推荐一本张善忱的《内经针灸类方与临床讲稿》。对于此书,高树中教授有这样一段话,可参考:“两位针灸学家,一位中医文献学家,精析《黄帝内经》原文400余条,融汇中医理论、医家论述、临床实践及中西医研究成果,堪称经典著作中的经典。我认为读经典著作有几个层次,第一层次是通文理,第二层次是通医理,第三层次是通应用,在我见到的历代注解《灵柩》的书中,只有张善忱主编有《内经针灸类方与临床讲稿》是这一类别的书籍。”还有明代马莳的《黄帝内经灵枢注证发微》以及《张志聪医学全书》之《灵枢集注》,都可以参考。学习经典针灸,

可参考清末方慎安的《金针秘传》,其于经典中所需针灸一一列出,精熟之即可。

学习针灸,除需学习经典之外,亦要重视唐代针灸思想,魏稼的《《千金》针灸临床类编》极好。此书对孙思邈《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中散见的针灸内容首次进行了深入的归类整理研究,于学习唐代之前的针灸思想极为重要。不少人忽视了孙思邈的针灸思想,实在是不识宝贝。且此书重视灸法及经外奇穴,其中极有深意。

若学者于临床已经有所得,亦可参考近人之书。一则《承淡安针灸师承录》,二则《陆瘦燕金针实验录》,三则,《针灸秘验与绝招》,四则贺普仁的针灸三通法。此诸书颇需反复研读,以了解各家师承技法,颇有助于临床。

学之有所得,当时时注意临床。这样可把理论与实践完全结合起来,亦不至于失之学深而用浅。若学有余力,渐而可及中高级针灸,可参盛燮荪氏的《盛氏针灸临床经验集》,此书前四章可供一读,既可了解针灸学史,又可进一步深入掌握历代针灸绝技,于开拓眼界,扎实基础极有帮助。

以上诸书皆可置于案前,每于临证之暇即当时时翻阅,与临床实践反复求证,以求精熟不爽,左右逢源,斯可为真正精针灸者。

读书是学习针灸的起点。欲精通针灸,没有“不学有术”的可能性。然而读书要先知书,以上我举出数本可参之书,可方便后学。其次还要知道读书的方法,再进而结合临床,需要有明师指导带教。这样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于临床中体验书本所学,于书本中反思临床所得,“学而时习之”,数年努力,或可进境。而读书实在是根本,出出入于以上诸书之中,沉潜涵咏,奠定基础,并进而与临证结合,以通晓针灸之精微,方是进阶的不二法门。


第二篇:简单学针灸 2600字

简易学针灸

五要穴

肚腹'三里'留

少腹'三阴'走

腰背'委中'求

头项寻'列决'

面口'合谷'收

穴道,也就是出现反应的地方。身体有异常,穴道上便会出现各种反应。这些反应包括:

①用手指一压,会有痛感(压痛);

②以指触摸,有硬块(硬结);

③稍一刺激,皮肤便会刺痒(感觉敏感); ④出现黑痔、斑(色素沉淀);

⑤和周围的皮肤产生温度差(温度变化)等。 这些反应有无出现,是有无穴道的重要标志。

若找到本站所提到的穴道,先压压、捏捏皮肤看看。若出现前述的反应,即可判断有穴道在。

另外,本站在穴道的找法中,频频出现“两指宽”、

“三指宽”等字眼,这是计算穴道位臵时的基准,有“同身尺寸”之说。例如,“一指宽”是指大拇指最粗部分的宽度;“两指宽”则是指食指与中指并列,第二关节(指尖算起的第二个关节)部分所量的宽度。

手指的大小、宽度,依年龄、体格、性别而有极大的不同。以此法确定穴道位臵时,务必以患者的指宽度来找。 注意:不要刺中重要的脏腑,比如,心.肝.脾.肺.肾.大脑和动脉血管,针灸配方合理

《行针总要歌》中“大饥大饱宜避忌,大风大雨亦须容。” (1广州中医药大学基础医学院 广东广州 510405;2广州中医药大学针推学院 广东广州 510405)

【中图分类号】R245【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672-5085(2009)24-0276-02

【摘要】 本文对杨继洲的针灸禁忌学术思想从四个方面进行阐述。

【关键词】 杨继洲 针灸禁忌 学术思想 针灸大成

针灸犯禁,轻者治疗无效,重者吉凶立判,常可导致迅速死亡,因此,自《内经》而下,历代医家对针灸禁忌都非常重视。明代杨继洲《针灸大成》是一部蜚声针坛的医学名著,对后世针灸学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针灸大成》一书中有关针灸禁忌的内容比较丰富,而杨氏关于针灸禁忌

的论述,主要体现在《针灸大成》一书中杨氏对辑录文献的所作的注解、按语与杨氏所作的四篇“策问”中。现就杨继洲在《针灸大成》一书中的针灸禁忌学术思想略陈笔者管窥之见。

1 既由《素》、《难》以溯其源,又由诸家以穷其流 《针灸大成〃诸家得失策》曰:“溯而言之,则惟《素》、《难》

为最要。盖《素》、《难》者,医家之鼻祖,济生之心法,垂之万世而无弊者也。”又说:“夫既由 《素》、《难》以溯其源,又由诸家以穷其流。”

由此可见,《针灸大成》首重《内》、《难》,在《针灸大成》开首第一卷,其主要内容即为《素问》、《灵枢》、《难经》的原文选录,涉及针灸禁忌的有《素问〃刺禁论》,《素问〃五夺不可泻》,《素问〃四季不可刺》、《素问〃死期不可刺》、《难经〃十二难》《难经〃七十一难》、《难经〃八十一难》等篇章。

《针灸大成》也重视后世医家的理论与经验,收录了不少后世医家的针灸禁忌。一方面,后世医家继承《内》、《难》针灸禁忌的核心内容,有的还编为歌诀,以便记诵,如《针灸大成〃卷之四》收录的《行针总要歌》中“大饥大饱宜避忌,大风大雨亦须容。”《禁针穴歌》与《禁灸穴歌》如《标幽赋》“定刺象木,或斜或正”一句,杨注:“此言木有斜正,而用针亦有或斜或正之不同。刺阳经者,必斜卧其针,无伤其

卫;刺阴分者,必正立其针,毋伤其荣,故言针应木也。”杨注:“若气不朝,其针为轻滑,不知疼痛,如插豆腐者,莫与进之,必使之候。如神气既至,针自紧涩,可与根据法察虚实而施之。”杨氏之注提供了“神朝”与“神不朝”的判断标准,很切合临床,施针者可以依据针下的感觉判断神朝与否来行针,以免行针时犯虚虚实实之忌。

又如《金针赋》:“其或晕针者,神气虚也,以针补之。”杨氏注:“如刺肝经之穴,晕,即补肝之合穴,针入即苏,余仿此。或有投针气晕者,即补足三里,或补人中,大抵晕从心生,心不惧怕,晕从何生?”《金针赋》指出晕针应“以针补之”,然而应该如何补法,则语焉不详,令读者合卷惘然。杨氏之注则具体指出要补该经合穴或刺人中,增强了临床的可操作性。

3 如在《针灸大成》第九卷之《相天时》篇中:“《千金》云∶正午以后乃可灸,时谓阴气未至,灸无不着,午前平旦谷气虚,令人癫眩。”杨氏按语对此提出质疑:“日正午,气注心经,未时注小肠经,止可灸极泉、少海、灵道、通里、神门、少府、少冲、少泽、前谷、后溪、腕骨等穴,其余经络,各有气至之时,故《宝鉴》云“气不至,灸之不发”。杨氏指出各经皆有气至之时,故当从经络流注时间而施灸,午前禁灸之说不可从。《针灸大成》第二卷《金针赋》:“下针贵迟,太急伤血;出针贵缓,太急伤气,以上总要,于斯尽矣”杨氏注解对此也提出不同看法:“《素问》补遗篇注云:

动气至而即出针,此猛出也。然与此不同,大抵经络有凝血,欲大泻者当猛出。若寻常补泻,当根据此可也。亦不可不辨。”杨氏通过比较《金针赋》与《素问》出针的方法之后总结:若需用大泻法,则需猛出针,若寻常补泻,则缓出针,以免伤气血。

《针灸大成》第四卷《四明高氏补泻》篇中载有针灸咒语:“《素问》泻脾俞注云:欲下针时 曰:帝扶天形,护命成灵。诵三遍,刺三分,留七呼,动气至而急出针。”杨氏按语一方面认为:咒法非《素问》意,同时又肯定咒语的客观作用,揭开咒语的神秘面纱,指出针医念咒语可以藉此集中精神(“但针工念,则一心在针。”)

杨氏按语:“近见衰弱之人,针灸并用,亦无妨。”王节斋试图从理论上说明温针无效,杨氏则从亲眼所见的事实证实温针的疗效,比王氏更具有说服力。

4 秉承家传,独抒己见,成了一家之言

杨继洲秉承家传,再加上多年的临床实践,在针灸禁忌方面亦形成了自己的一家之言,具有独创性。

杨氏在《胜玉歌》自注中突破了前人的三个禁灸穴:“鸠尾穴禁灸,针三分,家传灸七壮。听会,经言禁灸,家传灸七壮。 阴市虽云禁灸,家传亦灸七壮。”针灸禁忌,人命关天,任何一项突破看似平常,然非有胆有识,不敢轻言破禁。 《针灸大成》卷三所载四篇“策问”是杨氏的考卷,最能反映其学术观点,其《头不多灸策》指出“百脉之皆归

于头,而头之不可多灸”,并解说头不宜多灸的原因,还说明了头部多灸的不良后果:“若不察其机而多灸之,其能免夫头目旋眩、还视不明之咎乎?不审其地而并灸之,能免夫气血

更多类似范文
┣ 教你在高一如何学习英语 3400字
┣ 如何让孩子爱上英语学习- 1600字
┣ 如何提高考研英语的学习能力 300字
┣ 如何提高学生对英语的学习兴趣 700字
┣ 更多如何学习英语范文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