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华经典歌曲歌词(16600字)

来源:m.fanwen118.com时间:2021.6.20

心肝宝贝

我 我为你付出所有的

我的担心 我的甜蜜 我的呼吸

你的笑绝对的神奇

你的哭绝对的可惜

因为你让我明白生命的真谛

可知道你的不小心

会让我伤心一辈子

我是愿意为了你今生永不渝

为我你要好好自己保护自己

慢慢的学习不要干焦急

一步一步走出每一个谷底坚定不移

为我你要好好自己保重身体

在每一段的路总会一身污泥

心肝宝贝不要怀疑

最爱就是你

你 你是我一生的唯一

你的声音 你的鼓励 我的意义

可知道你的不小心

会让我伤心一辈子

我是愿意为了你今生永不渝

为我你要好好自己保护自己

慢慢的学习不要干焦急

一步一步走出每一个谷底坚定不移

为我你要好好自己保重身体

在每一段的路总会一身污泥

心肝宝贝不要怀疑

最爱就是你

如果没好好的身体

你我怎能永远在一起

外面的风和雨已不是问题

为我你要好好自己保护自己

慢慢的学习不要干焦急

一步一步走出每一个谷底坚定不移

为我你要好好自己保重身体

在每一段的路总会一身污泥

心肝宝贝不要怀疑

最爱的是你

当我遇上你

短短一生太多的变化 难得又慢慢步进了平凡 忘掉了多不想失去 却终于失去他

偏偏空虚心里多记挂 风吹不息又似真却似假

前路我可不惜一切 再编织一个家 现在不想 想呀 一世不想烦

有谁人谁人令我不再惊怕

遇上你 你知道吗

我不能一息间将你等于他

是你在旁牵起了变化

心枯也不禁说出这段情话

是爱你 你相信吗

我竟然经得起心痛的伤疤

在那最后一剎 你不经意间 永远已替代他 偏偏空虚心里多记挂

风吹不息又似真却似假

前路我可不惜一切 再编织一个家 现在不想 想呀 一世不想烦

有谁人谁人令我不再惊怕

遇上你 你知道吗

我不能一息间将你等于他

是你在旁牵起了变化

心枯也不禁说出这段情话

是爱你 你相信吗

我竟然经得起心痛的伤疤

在那最后一剎 你不经意间 永远已替代他 遇上你 你知道吗

我不能一息间将你等于他

是你在旁牵起了变化

心枯也不禁说出这段情话

是爱你 你相信吗

我竟然经得起心痛的伤疤

在那最后一剎 你不经意间 永远已替代他

情深的一句

冷风吹 心里空虚

车飞向远方

在无力伤心的人是谁

人渐累 情也渐累

停住了的心偏却是醉

嘴边湿透是泪

没有勇气说再会又伴随

推不开心中的罪

留住你我放弃了负累

再拚命追

渡过的从前 今天过去

明了原来曾令你真的太心碎

明白到心死不可再追

面对当年情 真心说句

祈求完全原谅我当初的不对 在你离开的一刻说出 情深的一句

嘴边湿透是泪

没有勇气说再会又伴随 推不开心中的罪

留住你我放弃了负累 再拚命追

渡过的从前 今天过去

明了原来曾令你真的太心碎 明白到心死不可再追 面对当年情 真心说句

祈求完全原谅我当初的不对 在你离开的一刻说出 情深的一句

面对当年情 真心说句

祈求完全原谅我当初的不对 在你离开的一刻说出 情深的一句

唯一的一句 情深的一句

暗里着迷

可不可不要这么样

徘徊在目光内

你会察觉到我根本寂寞难耐 即使千多百个深夜

曾在梦境内

我有吻过你

这毕竟并没存在

人声车声开始消和逝 无声挣扎有个情感奴隶 是我多么的想她

但我偏偏只得无尽叹谓 其实每次见你我也着迷 无奈你我各有角色范围

就算在寂寞梦内超出好友关系 唯在暗里爱你暗里着迷 无谓要你惹上各种问题 共我道别吧

别让空虚使我越轨

即使千多百个深夜

曾在梦境内

我有吻过你

这毕竟并没存在

人声车声开始消和逝 无声挣扎有个情感奴隶 是我多么的想她

但我偏偏只得无尽叹谓 其实每次见你我也着迷 无奈你我各有角色范围

就算在寂寞梦内超出好友关系 唯在暗里爱你暗里着迷 无谓要你惹上各种问题 共我道别吧

别让空虚使我越轨

其实每次见你我也着迷 无奈你我各有角色范围

就算在寂寞梦内超出好友关系 唯在暗里爱你暗里着迷 无谓要你惹上各种问题 共我道别吧

就让空虚把我摧毁

恭喜发财

恭喜你发财我恭喜你精彩 最好的请过来不好的请走开 oh 礼多人不怪

我祝满天下的女孩

嫁一个好男孩

两小口永远在一块

我祝满天下的小孩

聪明胜过秀才

智商充满你脑袋

我祝尊敬的姑奶奶

三十六圈的比赛

气不喘面容不改

我祝三叔公的买卖

生意扬名四海

财运亨通住豪宅

大摇大摆乐天替你消灾 恭喜发财要喊得够豪迈 恭喜发财

我恭喜你发财我恭喜你精彩 最好的请过来不好的请走开 oh 礼多人不怪

祝大家笑口常开

用心把爱去灌溉

明天呀我们更厉害

我祝在世界的舞台

跑得比那黑人更快

岁岁年年出人才

大摇大摆乐天替你消灾 恭喜发财要喊得够豪迈

我恭喜你发财我恭喜你精彩 最好的请过来不好的请走开 oh 礼多人不怪 (再来) 我恭喜你发财我恭喜你精彩 最好的请过来不好的请走开 oh 礼多人不怪

恭喜发财

无间道

我要为我活下去

也代你活下去

捱极也未曾累

忘掉我有没有在陶醉 若有未来依然要去追 生命太短明日无限远 始终都不比永远这样远

不理会世上长路太多终点太少 木马也要去继续转圈

明明我已昨夜无间踏尽面前路 梦想中的彼岸为何还未到 明明我已奋力无间天天上路 我不死也为活得好

有没有终点谁能知道 在这尘世的无间道

生命太短明日无限远 始终都不比永远这样远

不理会世上长路太多终点太少 木马也要去继续转圈

明明我已昨夜无间踏尽面前路 梦想中的彼岸为何还未到 明明我已奋力无间天天上路 我不死也为活得好

有没有终点谁能知道 在这尘世的无间道

如何能离开失乐园

能流连忘返总是情愿 要去到极乐条长路远

吃苦中苦苦中苦亦永不间断

明明我已昨夜无间踏尽面前路 梦想中的彼岸为何还未到 明明我已奋力无间天天上路 我不死也为活得好

快到终点才能知道

又再回到起点从头上路

太想爱

Oh yeah

粗糙的手

虽然弹不出那 好的节奏 为你把风雨带走

无论生老病死 什么时候 别无所求

有你是我唯一 活下理由 我放下我的所有

你笑是我最大的成就 一路上为我没有尝到甜 已经很久 ohh....

我知道你吃了苦以后 你都不开口

始终坚守在我的左右 太想爱 是男人的生活 我给的不够你要的不多 不希望让我难受

太想爱 你依然体谅我 在放松以后 什么都没有 你还是固执的说 爱我 别无所求

有你是我唯一 活下理由 我放下我的所有

你笑是我最大的成就 一路上为我没有尝到甜 已经很久 ohh....

我知道你吃了苦以后 你都不开口

始终坚守在我的左右 太想爱 是男人的生活 我给的不够你要的不多 不希望让我难受

太想爱 你依然体谅我 在放松以后 什么都没有 你还是固执的说 爱我 太想爱 是男人的生活

我给的不够 你要的不多

不希望让我难受

太想爱 你依然体谅我

在放松以后 什么都没有

你还是固执的说 爱我

原来我有爱

原来 我也以为 这是一场 命运里 注定的安排 从我 眼眶之外 这个世界 全都是 一片的黑白 一场冰冷的对待 早已看作是平凡

这情感 一直跟随我为伴 陪我渡过每一个夜晚 什麽时候 什麽原因 你和我经典的对白

全都 开始成为 是我每天 重播的 空白录影带 无法洗清的影响 不停塞进我脑海

才明白 已经逃脱不开 内心的澎湃

原来我有爱 早已深深埋在我心海

好多的话 不能说出来 只怕一旦表白 从此以後 再也不能 真情以待

原来我有爱 抓不稳最重要的一拍

痛快的爱 真那麽精采

那又何必在乎 担心害怕 多一次失败 什麽时候 什麽原因 你和我经典的对白

全都 开始成为 是我每天 重播的 空白录影带 无法洗清的影响 不停塞进我脑海

才明白 已经逃脱不开 内心的澎湃

原来我有爱 早已深深埋在我心海

好多的话 不能说出来 只怕一旦表白 从此以後 再也不能 真情以待

原来我有爱 抓不稳最重要的一拍

痛快的爱 真那麽精采

那又何必在乎 担心害怕 多一次失败 原来我有爱 早已深深埋在我心海

好多的话 不能说出来 只怕一旦表白 从此以後 再也不能 真情以待

原来我有爱 抓不稳最重要的一拍

痛快的爱 真那麽精采

那又何必在乎 担心害怕 多一次失败 原来我有爱 早已深深埋在我心海

好多的话 不能说出来 只怕一旦表白 从此以後 再也不能 真情以待

原来我有爱 抓不稳最重要的一拍

痛快的爱 真那麽精采

那又何必在乎 担心害怕 多一次失败 原来我有爱

再说一次我爱你

记得 那天你坐在我的面前 你的意愿很明显 等我的表现 我说 改天 等我有足够时间

我一定给你一次完美 爱情的宣言 多想 抓紧每一瞬间

只怕故事已是昨天

才明白 忽略是我最大的缺陷 我真的 好想 再说一次我爱你 我愿意放弃所有一切 只为换回你 如果 时间 能够为你而倒流 真的好想牵着你的双手

再说一次 我爱你

回忆 已经没有你在我面前

看什么也会感到厌倦 我闭上双眼 多想 两个人盖一张被

一同刷牙 一同洗脸

才明白 错把机会 借给了明天 我真的 好想 再说一次我爱你 我愿意放弃所有一切 只为换回你 逃避 原来不是面对的道理 看清自己种下的可惜

重复后悔的延续

喔 我真的 好想再说一次我爱你 我愿意放弃所有一切 只为换回你 如果 时间 能够为你而倒流 真的好想牵着你的双手

再说一次 我爱你

爱你一万年

地球自转一次是一天

那是代表多想你一天

真善美的爱恋

没有极限 也没有缺陷

地球公转一次是一年

那是代表多爱你一年

恒久的地平线

和我的心 永不改变

爱你一万年

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

拉近地域的平面

紧紧的相连

地球公转一次是一年

那是代表多爱你一年

恒久的地平线

和我的心 永不改变

爱你一万年

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

拉近地域的平面

紧紧的相连

有了你的出现

占据了一切我的视线

爱你一万年

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

拉近地域的平面

紧紧相连

爱你一万年

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

拉近地域的平面

紧紧的相连

我爱你一万年

肉麻情歌

太习惯不知不觉走到你门外 太习惯不知不觉走到你门外 沿着月光的小径 夜深更自在 唱一首肉麻情歌 不谈有多爱 太露骨的话 恕我说不出来 你说想走遍世界一步都没有 有空我一定陪你 算不算承诺 请别再问我有天 老了做什么 陪陪你数皱纹 听听你的啰唆 爱不就是这么蔓延开吗

喔 我常想你的好

你的坏 你多么无赖

喔 你生气 你发呆对我都精采 喔 我注定这一生要将你宠坏 喔 让人笑我痴呆 却不得不愉快 我庆幸 我明白 简单一个爱 喔 我多疯 我多怪 就你最明白 Yeah 我呼吸 我开心 因为你存在 随你说命歹 我幸运才得到你的爱

笨小孩

哦~ 宁静的小村外 有一个笨小孩 出生在陆零年代

十来岁到城市 不怕那太阳晒 努力在柒零年代

发现呀城市里 朋友们不用去灌溉 花自然会开

哦~ 转眼间那麽快 这一个笨小孩 又到了捌零年代

三十岁到头来 不算好也不坏 经过了玖零年代

最无奈他自己 总是会慢人家一拍 没有钱在那口袋

哎哟 往着胸口拍一拍呀 勇敢站起来 不用心情太坏

哎哟 向着天空拜一拜呀 别想不开 老天自有安排

笨小孩跟聪明的小孩有没有什么分别 哪有分别啦,聪明的小孩很厉害的啦 只是笨小孩也很可爱的

哦~ 他们说城市里 男不坏女不爱 怎麽想也不明白

妈妈说真心爱 会爱得很精彩 结果我没有女孩

笨小孩依然是坚强得像石头一块 只是晚上寂寞难耐

哎哟 往着胸口拍一拍呀 勇敢站起来 不用心情太坏

哎哟 向着天空拜一拜呀 别想不开 老天自有安排

哎哟 往着胸口拍一拍呀 勇敢站起来 管它上天下海

哎哟 向着天空拜一拜呀 别想不开 老天自有安排

老天爱笨小孩

忘情水

曾经年少爱追梦 一心只想往前飞 行遍千山和万水 一路走来不能回 蓦然回首情已远 身不由已在天边 才明白爱恨情仇 最伤最痛是后悔 如果你不曾心碎 你不会懂得我伤悲 当我眼中有泪 别问我是为谁 就让我忘了这一切

啊 给我一杯忘情水

换我一夜不流泪

所有真心真意 任它雨打风吹 付出的爱收不回

给我一杯忘情水

换我一生不伤悲

就算我会喝醉 就算我会心碎 不会看见我流泪

曾经年少爱追梦 一心只想往前飞 行遍千山和万水 一路走来不能回 蓦然回首情已远 身不由已在天边 才明白爱恨情仇 最伤最痛是后悔 如果你不曾心碎 你不会懂得我伤悲 当我眼中有泪 别问我是为谁 就让我忘了这一切

啊 给我一杯忘情水

换我一夜不流泪

所有真心真意 任它雨打风吹 付出的爱收不回

给我一杯忘情水

换我一生不伤悲

就算我会喝醉 就算我会心碎 不会看见我流泪

啊 给我一杯忘情水

换我一夜不流泪

所有真心真意 任它雨打风吹 付出的爱收不回

给我一杯忘情水

换我一生不伤悲

就算我会喝醉 就算我会心碎 不会看见我流泪

就算我会喝醉 就算我会心碎 不会看见我流泪

缠绵

双手轻轻捧着你的脸

吹干你的泪眼

梦还有空间

我还在你身边

不曾走远

把爱倒进你的心里面

陪你醉一千年

醒来后

感觉一如从前

我和你

和命运之间

注定了不能改变

我的情感热且危险

多看你一眼就会点燃我心中 无法扑灭的火焰

爱得越深越浓越缠绵 会不会让天红了眼

爱得越深越浓越缠绵 不问有没有明天

爱得越深越浓越缠绵 再多给我一点时间

爱得越深越浓越缠绵 能不能再见你

这最后一面

可不可以

黯然记起 那日黄昏 含着凝泪共你分手

此时这刻 你在何方 为何埋没了柔情千缕 辗转深秋 让爱意再等候 只想你又再与我在一起 尽管分开千里 仍然怀念你 无奈冷风里 痛悲

如清风可告知 如天空可告知 恳请你万里送上我心事

曾写的千句诗 万个爱你的字 交给你 可不可以

彩云远飞 远望晨曦 怀念曾共你梦里一起 可曾记起 往日情深 缘份流逝了仍难抛弃 彩云远飞 远望晨曦 怀念曾共我热爱的你

真永远

哪一个人 哪一双眼 不需要爱人的安慰

哪一颗心 哪一份情 不想要牵手到明天

情若似花开花谢

爱终究沧海桑田

别问我该如何

才会到永远

看世间缘起缘灭

莫笑我无怨无悔

谁又懂怎样爱

才是真永远

我看不见 我听不见 天长地久的诺言

我只看见 我只听见 曾经拥有的缠绵

哪一个人 哪一双眼 不需要爱人的安慰

哪一颗心 哪一份情 不想要牵手到明天

情若似花开花谢

爱终究沧海桑田

别问我该如何

才会到永远

看世间缘起缘灭

莫笑我无怨无悔

谁又懂怎样爱

才是真永远

我看不见 我听不见 天长地久的诺言

我只看见 我只听见 曾经拥有的缠绵

我看不见 我听不见 天长地久的诺言

我又看见 我又听见 曾经拥有的缠绵

曾经拥有的缠绵

练习

如果留下多一秒钟

可以减少明天想你的痛 我会愿意放下所有

交换任何一丝丝可能的占有 幸福只剩一杯沙漏

眼睁睁看着一幕幕甜蜜

不会再有原本平凡无奇的拥有 到现在竟像是无助的奢求 我已开始练习

开始慢慢着急

着急这世界没有你

已经和眼泪说好不哭泣

但倒数计时的爱该怎么继续

我天天练习

天天都会熟悉

在没有你的城市里

试着删除每个两人世界里

那些曾经共同拥有的一切美好和回忆 幸福只剩一杯沙漏

眼睁睁看着一幕幕甜蜜

不会再有原本平凡无奇的拥有

到现在竟像是无助的奢求

我已开始练习

开始慢慢着急

着急这世界没有你

已经和眼泪说好不哭泣

但倒数计时的爱该怎么继续

我天天练习

天天都会熟悉

在没有你的城市里

试着删除每个两人世界里

那些曾经共同拥有的一切美好和回忆 爱是一万公顷的森林

迷了路的却是我和你

不是说好一起闯出去

怎能剩我一人回去

回去

我已开始练习

开始慢慢着急

着急这世界没有你

已经和眼泪说好不哭泣

但倒数计时的爱该怎么继续

我天天练习

天天都会熟悉

在没有你的城市里

试着删除每个两人世界里

那些曾经共同拥有的一切美好和回忆 那些曾经共同拥有的一切美好和回忆

一起走过的日子

如何面对 曾一起走过的日子

现在剩下我独行 如何用心声一一讲你知 从来没人明白我 唯一你给我好日子

有你有我有情有生有死有义

多少风波都愿闯 只因彼此不死的目光 有你有我有情有天有海有地

不可猜测总有天意 才珍惜相处的日子 道别话亦未多讲 只抛低这个伤心的汉子 沉沉睡了 谁分享今生的日子

活着但是没灵魂 才明白生死之间的意思 情浓完全明白了 才甘心披上孤独衣 有你有我有情有天有海有地

当天一起不自知 分开方知根本心极痴 有你有我有情有生有死有义

只想解释当我不智 如今想倾诉讲谁知 剩下绝望旧身影 今只得千亿伤心的句子 沉沉睡了 谁分享今生的日子

活着但是没灵魂 才明白生死之间的意思 情浓完全明白了 才甘心披上孤独衣 有你有我有情有天有海有地

当天一起不自知 分开方知根本心极痴 有你有我有情有生有死有义

只想解释当我不智 如今想倾诉讲谁知 剩下绝望旧身影 今只得千亿伤心的句子 剩下绝望旧身影 今只得千亿伤心的句子

谢谢你的爱

不要问我一生曾经爱过多少人

你不懂我伤有多深

要剥开伤口总是很残忍

劝你别作痴心人

多情暂且保留几分

不喜欢孤独

却又害怕两个人相处

这分明是一种痛苦

在人多时候最沈默

笑容也寂寞

在万丈红尘中

找个人爱我

当我避开你的柔情后

泪开始坠落

是不敢不想不应该

再谢谢你的爱

我不得不存在

像一颗尘埃

还是会带给你伤害

是不敢不想不应该

再谢谢你的爱

我不得不存在

在你的未来

最怕这样就是带给你永远的伤害

如果你是我的传说

天长地久有没有 浪漫传说说太多 有谁能为我写下一个

天若有情天亦老 我只担心等不到 矛盾心情怎样面对才好

从来爱是没有借口 没有任何愧疚 你的一切永远将会是我所有

如果你是我的传说 让他天长地久 追梦的人 为你在等候

天长地久有没有 浪漫传说说太多 有谁能为我写下一个

天若有情天亦老 我只担心等不到 矛盾心情怎样面对才好

从来爱是没有借口 没有任何愧疚 你的一切永远将会是我所有

如果你是我的传说 让他天长地久 追梦的人 为你在等候

从来爱是没有借口 没有任何愧疚 你的一切永远将会是我所有

如果你是我的传说 让他天长地久 追梦的人 为你在等候

从来爱是没有借口 没有任何愧疚 你的一切永远将会是我所有

如果你是我的传说 让他天长地久 追梦的人 为你在等候

流浪

当 灯光每夜闪亮

人便开始去流浪

繁华闹市 徘徊夜里

没有终点 并无路向

家 虽拥有但空洞

凝聚空虚 怕回望

情还是冷 人还是冻 害怕归家再看着墙上 令我想想你一切的空想

无聊的翻起牵起思忆里游荡 又再想想你想至心伤

明白用情负情绝情是这样 想 得到你没希望 逃避一些当年印像 埋头步向茫茫夜里 让我潇洒再独自流浪 我的家 虽拥有但空洞 凝聚空虚 怕回望 情还是冷 人还是冻 害怕归家再看着墙上 令我想想你一切的空想

无聊的翻起牵起思忆里游荡 又再想想你想至心伤

明白用情负情绝情是这样 想 得到你没希望 逃避一些当年印像 埋头步向茫茫夜里 让我潇洒再独自流浪 情还是冷 人还是冻 害怕归家再独自流浪

我恨我痴心

昨夜曾立誓离别你 你厌了我又话我乏味

又借着乏味将我路上遗弃 昨日有双手携着你 我发觉我落泪我妒忌

想跟你分离将你尽量忘记 我怨勇气匆匆不预备

再次见你狠心不来难胜利 亦爱亦恨 似笼牢被困 要放弃你或是接受命运 心间战争使我实在难过 未恨你负义 我恨我痴心 冷默情淡薄全做作

你责怪我默默我亦受落

只想会保留 相爱梦幻王国 怎知有双手围着你

更与我碰面 但是我亦暂避

想跟你分离 跟你尽量忘记 我怨勇气匆匆不预备

再次见你狠心不来难胜利 亦爱亦恨 似笼牢被困

要放弃你或是接受命运

心间战争使我实在难过

未恨你负义 我恨我痴心 我怨勇气缺乏了预备

再次见你狠心不来难胜利 亦爱亦恨 似笼牢被困

要放弃你或是接受命运

心间战争使我实在难过

未恨你欠我 我恨我爱错 亦爱亦恨 似笼牢被困

要放弃你或是接受命运

心间战争使我实在难过

未恨你负义 我恨我痴心 恨你负义 恨我痴心

恨你负义 恨我痴心

恨你负义 恨我痴心

恨你负义 亦爱亦恨是我痴心

肉麻情歌

太习惯不知不觉走到你门外 太习惯不知不觉走到你门外 沿着月光的小径 夜深更自在 唱一首肉麻情歌 不谈有多爱 太露骨的话 恕我说不出来 你说想走遍世界一步都没有 有空我一定陪你 算不算承诺 请别再问我有天 老了做什么 陪陪你数皱纹 听听你的啰唆 爱不就是这么蔓延开吗

喔 我常想你的好

你的坏 你多么无赖

喔 你生气 你发呆对我都精采 喔 我注定这一生要将你宠坏 喔 让人笑我痴呆 却不得不愉快 我庆幸 我明白 简单一个爱 喔 我多疯 我多怪 就你最明白 Yeah 我呼吸 我开心 因为你存在 随你说命歹 我幸运才得到你的爱

黑蝙蝠中队

秋风无情 吹落叶飘满地

流水无心 像东去的涟漪

请别再哭泣 那伤心的歌曲

当枫叶再红 我会回来看你

这样说 那样说 这故事到底怎样说 说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十点多

在空军眷村里的一个小小小角落

女老师 飞将军 刚刚结婚一年多

女老师 怀了孕 想在今夜说

飞将军 有任务 说要马上走

一时一言不合不巧 女老师她说不出口 飞将军 一急 他转身走

秋风无情 吹落叶飘满地

流水无心 像东去的涟漪

请别再哭泣 那伤心的歌曲

当枫叶再红 我会回来看你

人难料 事难晓 命运实在更难了

谁知那晚飞将军他一去不复返

而女女女 女老师她心碎得不得了 独自忍着万分的伤痛 养着小襁褓 啊寂寞孤单眼泪失落伤心和烦恼

那一种她没嚐到啊 那一种她躲得掉 只是在她心中一直不能很明瞭

到底命运对他是 怎么了 怎么了

秋风无情 吹落叶飘满地

流水无心 像东去的涟漪

请别再哭泣 那伤心的歌曲

当枫叶再红 我会回来看你

说也快啊 说也慢啊 说也三十年过了 是老天爷突然睡醒了

还是命运的编剧换了人做

台北机场的跑道上 长长的迎接人群中 小孩都已三十多 而飞机载回来的是 传说已久 从未谋面 名叫 父亲 的英雄 传说已久 从未谋面 名叫 父亲 的英雄 有一句话 女老师她 三十年前 说不出口 有一句话 女老师她 三十年后 说不出口 有些话一直说不出口

有些泪一直没有停过 有些伤一直没有合过 有些痛一直没有醒过 有些话一直说不出口 有些泪一直没有停过 有些伤一直没有合过 有些痛一直没有醒过

秋风无情 吹落叶飘满地

流水无心 像东去的涟漪

请别再哭泣 那伤心的歌曲

当枫叶再红 我会回来看你

秋风无情 吹落叶飘满地

流水无心 像东去的涟漪

请别再哭泣 那伤心的歌曲

当枫叶再红 我会回来看你

冰雨

我是在等待 一个女孩

还是在等待沉沦苦海

一段情默默灌溉 没有人去管花谢花开 无法肯定的爱 左右摇摆

只好把心酸往深心里塞

我是在等待 你的回来

难道只换回一句活该

一个人静静发呆

两个人却有不同无奈

好好的一份爱 啊怎么会慢慢变坏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眼前的色彩忽然被掩盖

你的影子无情在身边徘徊

你就像一个刽子手把我出卖

我的心彷佛被剌刀狠狠地宰

悬崖上的爱 谁会愿意接受最痛的意外 我是在等待你的回来

难道只换回一句活该

一个人静静发呆

两个人却有不同无奈

好好的一份爱 啊怎么会慢慢变坏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眼前的色彩忽然被掩盖

你的影子无情在身边徘徊

你就像一个刽子手把我出卖

我的心彷佛被剌刀狠狠地宰

悬崖上的爱 谁会愿意接受最痛的意外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眼前的色彩忽然被掩盖

你的影子无情在身边徘徊

你就像一个刽子手把我出卖

我的心彷佛被剌刀狠狠地宰

悬崖上的爱 谁会敢去采

还是愿意接受最痛的意外 最爱的女孩 悬崖上的爱 谁会敢去采

还是愿意接受最痛的意外 最爱的女孩

错的都是我

如果我的眼中有泪

绝不是因为后悔

如果我有一点伤悲

只为了往事难追

你别问我为甚么会心碎

为何还要挽回

或许这痛苦的一段过去

我甚么都学不会

你说你要自由的飞

不需要有人来陪

你说爱情就像是酒

醉了醒醒了又醉

曾经以为男人不会流泪

我却为你憔悴

爱情本就是无情的轮回

有谁能看清是非

错的都是我

所以伤得比谁都更多

怪只怪我不曾让你了解

真正爱过一个人的感受

错的都是我

留不住你却留下寂寞

就算惩罚要我一生难过

我也情愿等着你回头

你说你要自由的飞

不需要有人来陪

你说爱情就像是酒

醉了醒醒了又醉

曾经以为男人不会流泪

我却为你憔悴

爱情本就是无情的轮回

有谁能看清是非

错的都是我

所以伤得比谁都更多

怪只怪我不曾让你了解

真正爱过一个人的感受 错的都是我

留不住你却留下寂寞 就算惩罚要我一生难过 我也情愿等着你回头 错的都是我

所以伤得比谁都更多 怪只怪我不曾让你了解 真正爱过一个人的感受 错的都是我

留不住你却留下寂寞 就算惩罚要我一生难过 我也情愿等着你回头

不再爱了

雨就快下来

天上乌云散不开

午后的 雷阵雨很精采 我打算离开

整个下午你都不来

从容地 淋着雨 很明白 我以为可以承担 就算是爱 我以为可以走进 你的未来 不再爱了

我不要在一个人的时候 苦苦等待

不再爱了

我不要在你给的囚笼里 拚命地爱

不再爱了

我不要在别人的视线里 如此可笑

不再爱 不再爱 我不再爱 我打算离开

整个下午你都不来

从容地 淋着雨 很明白 我以为可以承担 就算是爱 我以为可以走进 你的未来 不再爱了

我不要在一个人的时候 苦苦等待

不再爱了

我不要在你给的囚笼里

拚命地爱

不再爱了

我不要在别人的视线里 如此可笑

不再爱 不再爱 我不再爱

木鱼与金鱼

远方的山边有一朵白云 白云的深处流着一条小溪 小溪的里面住着一只金鱼 金鱼的每天就是游来游去 小溪的隔壁有一座庙宇 庙宇的大堂摆着一个神几 神几的上面住着一只木鱼 木鱼的每天都是敲来敲去 哦日升又日落好时光匆匆过 你敲来敲去敲什么

外面的世界水也甜花也红 人生得意要把握

哦潮起又潮落风无情浪汹涌 你游来游去游什么

明天的幸福总要靠今天修 风花雪月要看透才解脱 金鱼和木鱼有太多不同 永远弄不清别人过的生活 当一天和尚就要敲一天钟 所以他们就继续自己的梦 哦日升又日落好时光匆匆过 你敲来敲去敲什么

外面的世界水也甜花也红 人生得意要把握

哦潮起又潮落风无情浪汹涌 你游来游去游什么 哎哟 明天的幸福总要靠今天修 风花雪月要看透才解脱

哦日升又日落好时光匆匆过 你敲来敲去敲什么

外面的世界水也甜花也红 人生得意要把握

哦潮起又潮落风无情浪汹涌 你游来游去游什么

明天的幸福总要靠今天修 风花雪月要看透才解脱

男人哭吧不是罪

在我年少的时候

身边的人说不可以流泪

在我成熟了以后

对镜子说我不可以后悔

在一个范围不停的徘徊

心在生命线上不断的轮回 人在日日夜夜撑著面具睡 我心力交瘁

明明流泪的时候

却忘了眼睛怎样去流泪

明明后悔的时候

却忘了心里怎样去后悔

无形的压力压得我好累

开始觉得呼吸有一点难为 开始慢慢卸下防卫

慢慢后悔 慢慢流泪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不是罪 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 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

做人何必惊得那么狼狈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不是罪 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 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

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痛哭一回 明明流泪的时候

却忘了眼睛怎样去流泪

明明后悔的时候

却忘了心里怎样去后悔

无形的压力压得我好累

开始觉得呼吸有一点难为 开始慢慢卸下防卫

慢慢后悔 慢慢流泪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不是罪 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 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

做人何必惊得那么狼狈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不是罪 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 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

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痛哭一回 不是罪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不是罪 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 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

做人何必惊得那么狼狈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不是罪 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 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

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痛哭一回

念旧

曾经我在人群中

把相似背影喊错

在你走后常常都会有

这么多年心不动

总推说缘份不来

其实我的爱已为你上锁

宁愿忙碌不肯睡

没承认是怕有梦

梦里你会又让我泪流

想念你是最寂寞

情再深又如何

没有你来听我说

好像很潇洒不常回头

却念旧的我

想要躲回忆 只有快向前走 好像很飘泊喜欢自由

却念旧的我

一爱就想永久

宁愿忙碌不肯睡

没承认是怕有梦

梦里你会又让我泪流

想念你是最寂寞

情再深又如何

没有你来听我说

好像很潇洒不常回头

却念旧的我

想要躲回忆 只有快向前走 好像很飘泊喜欢自由

却念旧的我

一爱就想永久

好像很潇洒不常回头

却念旧的我

想要躲回忆 只有快向前走

好像很飘泊喜欢自由 却念旧的我

一爱就想永久

好像很潇洒不常回头 却念旧的我

想要躲回忆 只有快向前走 好像很飘泊喜欢自由 却念旧的我

一爱就想永久

一爱就想永久

宁愿我伤心

若不是我真的爱上你 我怎么会忍心说离去

注定是一阵流浪四方的风 负担不起你的痴

永远不想再会碰到你 永远不让你明白我心

早知道要你去承受风和雨 教我不能不放弃

不敢告诉你 因为太爱你 所以我必须要 对不起你 宁愿我伤心 也不愿你哭泣 最好你一生一世都把我忘记 我眼中的泪 我自己能抹去 你恨我怨我都可以

宁愿我伤心 也不愿你哭泣 最好你一生一世都别再想起 过去的爱情 我会放在心底 在你的路途上不留痕迹 若不是我真的爱上你 我怎么会忍心说离去

注定是一阵流浪四方的风 负担不起你的痴

永远不想再会碰到你 永远不让你明白我心

早知道要你去承受风和雨 教我不能不放弃

不敢告诉你 因为太爱你 所以我必须要 对不起你 宁愿我伤心 也不愿你哭泣 最好你一生一世都把我忘记 我眼中的泪 我自己能抹去

你恨我怨我都可以

宁愿我伤心 也不愿你哭泣 最好你一生一世都别再想起 过去的爱情 我会放在心底 在我的路途上永远感激 宁愿我伤心 也不愿你哭泣 最好你一生一世都把我忘记 我眼中的泪 我自己能抹去 你恨我怨我都可以

宁愿我伤心 也不愿你哭泣 最好你一生一世都别再想起 过去的爱情 我会放在心底 在明天路途上默默回忆

上帝创造女人

上帝说 地球太冰冷

上帝说 男人太苦闷

为了苍生 祂创造了女人 一滴泪 就让你投降

一个吻 就让你头昏

有了女人 世界变得迷人 No 可爱的女人

口口声声说着爱你不变

不管她 真真假假你也心甘情愿 天大的痛苦 小小的幸福 你都接受 你都满足

可爱的女人

坦坦荡荡献上她的灵魂

不管你 躲躲藏藏心里还有别人 只要能证明 你永远爱他一万年 放弃吧 没用的自尊

想回头 已求救无门

爱上女人 你只剩下一半 No 可爱的女人

口口声声说着爱你不变

不管她 真真假假你也心甘情愿 天大的痛苦 小小的幸福 你都接受 你都满足

可爱的女人

坦坦荡荡献上她的灵魂

不管你 躲躲藏藏心里还有别人 只要能证明 你永远爱他一万年 No 可爱的女人

口口声声说着爱你不变

不管她 真真假假你也心甘情愿 天大的痛苦 小小的幸福 你都接受 你都满足

可爱的女人

坦坦荡荡献上她的灵魂

不管你 躲躲藏藏心里还有别人 只要能证明 你永远爱他一万年

神魂颠倒

天知道 地知道

我对你的爱可不可靠

你不要 我不要

再因为过去自寻烦恼

你是我心中唯一的宝

为你我把回忆关掉

爱的火苗愈烧愈高

不能分开一分一秒

为爱神魂颠倒气喘又心跳 为爱神魂颠倒汹涌如波涛 为爱神魂颠倒梦里都缠绕 为爱神魂颠倒相守直到老

如果天有情

总要为爱伤透了心

才知真情多么难寻

有谁愿意如此 认识爱情 总要流下多少泪滴

才能看清楚自己

一颗痴心 一段赤情

说得容易 怎奈人间际遇 就让我和你 沉睡在梦里 可知我的心 不愿意醒 相偎又相依 黑夜到天明 缘份不能分 命运不能离 如果天有情 如果梦会灵 就让我的心 爱到彻底 我对你的爱 已无法说明 就像风吹不息 雨打不停 此情不渝

世界第一等

人生的风景 亲像大海的风涌

有时猛有时平 亲爱朋友你着小心 人生的环境 乞食嘛会出头天

莫怨天莫尤人 命顺命歹拢是一生 一杯酒两角眼 三不五时嘛来凑阵 若要讲博感情 我是世界第一等 是缘份是注定 好汉剖腹来叁见 呒惊风呒惊涌 有情有义好兄弟 短短仔的光阴 迫逍着少年时 求名利无了时 千金难买好人生

忘情水

曾经年少爱追梦 一心只想往前飞 行遍千山和万水 一路走来不能回 蓦然回首情已远 身不由已在天边 才明白爱恨情仇 最伤最痛是后悔 如果你不曾心碎 你不会懂得我伤悲 当我眼中有泪 别问我是为谁 就让我忘了这一切

啊 给我一杯忘情水

换我一夜不流泪

所有真心真意 任它雨打风吹 付出的爱收不回

给我一杯忘情水

换我一生不伤悲

就算我会喝醉 就算我会心碎 不会看见我流泪

谢谢你的爱

不要问我一生曾经爱过多少人 你不懂我伤有多深

要剥开伤口总是很残忍

劝你别作痴心人

多情暂且保留几分

不喜欢孤独

却又害怕两个人相处

这分明是一种痛苦

在人多时候最沈默

笑容也寂寞

在万丈红尘中

找个人爱我

当我避开你的柔情后

泪开始坠落

是不敢不想不应该

再谢谢你的爱

我不得不存在

像一颗尘埃

还是会带给你伤害

是不敢不想不应该

再谢谢你的爱

我不得不存在

在你的未来

最怕这样就是带给你永远的伤害

钻石眼泪

古典的天花射灯令幻象弥漫 旁人无言多冷淡

空虚的餐厅 前尘又再滥 困进这个恋爱罪犯

曾共你是多璀璨

但不羁的心厌恶平淡

投入了她的双眼

但终于不可见证时限

抬头望雨线看似眼泪

放肆向我降罪

当天促使爱意沉睡

扑向每个路人来寻梦去

再一分钟跟你重聚

抬头望雨线看似眼泪

放肆向我降罪

点点思忆更觉尖锐

诉说过去你是灵魂尽碎

极悲伤之中对我淌下 钻石眼泪 车厢收音机乐曲剧烈地营做 无人无情的国度

悲哀交通灯红黄绿这讯号 怪责这个苦痛面谱

曾共你是多璀璨

但不羁的心厌恶平淡

投入了她的双眼

但终於不可见证时限

抬头望雨线看似眼泪

放肆向我降罪

当天促使爱意沉睡

扑向每个路人来寻梦去 再一分钟跟你重聚

抬头望雨线看似眼泪

放肆向我降罪

点点思忆更觉尖锐

诉说过去你是灵魂尽碎

极悲伤之中对我淌下 钻石眼泪 抬头望雨线看似眼泪

放肆向我降罪

当天促使爱意沉睡

扑向每个路人来寻梦去 每一分钟跟你重聚

抬头望雨线看似眼泪

放肆向我降罪

点点思忆更觉尖锐

诉说过去你是灵魂尽碎 极悲伤之中对我淌下

抬头望雨线看似眼泪

放肆向我降罪

点点思忆更觉尖锐

诉说过去你是灵魂尽碎

极悲伤之中对我淌下 钻石眼泪

中国人

五千年的风和雨啊

藏了多少梦

黄色的脸黑色的眼

不变是笑容

八千里山川河岳

像是一首歌

不论你来自何方

将去向何处

一样的泪

一样的痛

曾经的苦难

我们留在心中

一样的血

一样的种

未来还有梦

我们一起开拓

手牵着手不分你我

昂首向前走

让世界知道我们都是中国人

真永远

哪一个人 哪一双眼 不需要爱人的安慰

哪一颗心 哪一份情 不想要牵手到明天 情若似花开花谢 爱终究沧海桑田

别问我该如何

才会到永远

看世间缘起缘灭 莫笑我无怨无悔

谁又懂怎样爱

才是真永远

我看不见 我听不见 天长地久的诺言

我只看见 我只听见 曾经拥有的缠绵

爱你一万年

地球自转一次是一天 那是代表多想你一天 真善美的爱恋

没有极限 也没有缺陷 地球公转一次是一年 那是代表多爱你一年 恒久的地平线

和我的心 永不改变 爱你一万年

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 拉近地域的平面

紧紧的相连

地球公转一次是一年 那是代表多爱你一年 恒久的地平线

和我的心 永不改变 爱你一万年

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

拉近地域的平面

紧紧的相连

有了你的出现

占据了一切我的视线 爱你一万年

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 拉近地域的平面

紧紧相连

爱你一万年

爱你经得起考验

飞越了时间的局限 拉近地域的平面

紧紧的相连

我爱你一万年

不该爱上你

我在雨中默默的哭泣

脸上已分不清是泪还是雨 你在我心里

曾不断的来来去去

到底天意如此还是你故意 想也想不到爱我是你

猜也猜不到伤我的也是你 你能不在乎

但我却不能不在意 只能怪我自己为何 为何爱上你

我一片痴心一往深情都为你 你却不懂得珍惜

而从今以後我是我你是你 就让我承受孤寂

这一场游戏一个悲剧不怨你 只怨我对你动真情 我不怕面对分离

不是不愿回忆

是我不该爱上你

想也想不到爱我是你

猜也猜不到伤我的也是你 你能不在乎

但我却不能不在意 只能怪我自己为何 为何爱上你

我一片痴心一往深情都为你

你却不懂得珍惜

而从今以后我是我你是你

就让我承受孤寂

这一场游戏一个悲剧不怨你

只怨我对你动真情

我不怕面对分离

不是不愿回忆

是我不该爱上你

我一片痴心一往深情都为你

你却不懂得珍惜

而从今以后我是我你是你

就让我承受孤寂

这一场游戏一个悲剧不怨你

只怨我对你动真情

我不怕面对分离

不是不愿回忆

是我不该爱上你

都怪我

都怪我都怪我

看不到事情快另有个结果

当爱没有等到瓜熟蒂落

人已分天各

都怪我太执着

却也拼不回那撕碎的承诺

一个故事只能告一段落

风吹叶儿落

都怪爱的故事太多完美

我的今天才这样狼狈

付出等于收获那是自以为

都怪爱的故事太多完美

我的今天才充满后悔

短暂等于永久那是自以为那是自以为

孤星泪

我是一滴远方孤星的泪水

藏在你身上已几万年

所有你的心事都被我看见

让我温暖你的脸

悄悄滑落在你脸庞

从你红色而深情的眼眶

离别时的吻 你有太多感伤 我滚烫而失去了方向

缠绕著那风中依稀的灯光 没有了选择

你让我流浪

流浪在夜空

流浪使我不再寂寞

我是一滴远方孤星的泪水 藏在你身上已几万年

所有你的心事都被我看见 让我温暖你的脸

我是一滴远方孤星的泪水 藏在你身上已几万年

所有你的心事都被我看见 让我温暖你的脸

在我被吹干以前

悄悄滑落在你脸庞

从你红色而深情的眼眶 离别时的吻 你有太多感伤 我滚烫而失去了方向

缠绕著那风中依稀的灯光 没有了选择

你让我流浪 流浪在夜空 流浪使我不再寂寞

我是一滴远方孤星的泪水 藏在你身上已几万年

所有你的心事都被我看见 让我温暖你的脸

我是一滴远方孤星的泪水 藏在你身上已几万年

所有你的心事都被我看见 让我温暖你的脸

不要再和他见面

独自去偷欢

独自去偷欢 我谢绝你监管 道别你身边 我寂寞找个伴 独自去偷欢 我未习惯这般 道别你身边 我但未敢放宽 未去管 谁不满

习惯自己的事由我管 若你走 才不管

自我空间不要你伴

在我内心中我反我叛(不用你管) 放任赶走我的不满(不用你管) 我用不羁杀死困闷(不用你管) 快乐心中常为我伴

独自去偷欢 我谢绝你监管 道别你身边 我寂寞找个伴 独自去偷欢 我未习惯这般 道别你身边 我但未敢放宽

开心的马骝

紫色夹杂 灰色衬衣 T恤橙雨楼 思想放任 衣衫更是 不须多扣钮 衫松裤大 胶表带着 拉绳的布袋 街边跳动 开心快活 七彩的马骝 夜 不再等候 别放手 不再要走 夜街 穿插左右

令我热热烈烈痛痛快快

似喝醉了酒

大雨落在七彩雨楼 雨点似菊豆 十只着上七彩雨楼的湿水马骝 夜里荡在尖东去追 刺激快感受 站在路上一起再多饮光几罐酒

更多类似范文
┣ 刘德华个人语录 600字
┣ 刘德华台词 0字
┣ 经典台词大合集 5900字
┣ 更多刘德华经典名言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