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之梦》语言风格的分析和研究(4100字)

来源:m.fanwen118.com时间:2021.7.28

《仲夏夜之梦》语言风格的分析和研究

摘要:《仲夏夜之梦》是莎士比亚广为流传的一部喜剧作品。这部作品通过多彩、生动幽默的语言展示了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本文主要从语言的奢华与诗意浪漫;问答式的戏剧模式;多种修辞的语言效果;誓言与咒骂四个方面,对作品的语言风格进行分析和研究。

关键词:《仲夏夜之梦》 语言 特点 风格

引言

《仲夏夜之梦》是威廉?莎士比亚在19xx年创作的浪漫喜剧。这部作品通过极具艺术特色的语言,描述了四个年轻人在一个月夜森林里的际遇,他们出于对爱情的追求和渴望,与一群业余的喜剧演员以及森林里的精灵们一起,演绎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喜剧。人物和角色在梦幻的月夜森林里,荒诞的狂欢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整个故事像是一个夏夜的梦境。强烈的幻想与诗意的抒情交融,机敏的对白与浪漫的思想交织,这一切都通过引人注目的语言表现出来,造就了这部伟大的莎士比亚浪漫剧作。

一、语言的奢华与诗意浪漫

《仲夏夜之梦》描述了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和一个令人心动的森林精灵的世界,月光下的森林中,一切都笼罩了一层诗意和梦境般的色彩。在剧本《仲夏夜之梦》中,通过华丽而且诗意的语言展现了一个诗意的世界。“明天夜里,当月亮在镜波中反映她银色的容颜,晶莹的露珠点缀在草尖上的时候。”“我的拉山德和我将要相会在林中,就是你我常常在那边淡雅的樱草花的花坛上躺着彼此屠戮柔情的衷曲的所在。”人物的对话对于地点和场景的描述,极尽浪漫和抒情,这些语言营造出了一个弥漫着浪漫情调的场景,有种如诗如画的梦境感。

在这个月光下的森林中,时间变得并不重要,世俗的一切都被过滤掉,金钱、地位和权势的差异似乎全部留在了森林之外,在森林的世界里,爱情是唯一的真理。在作品中,爱情的语言也拥有了更为华丽的色彩,神话和梦幻随着人物的思想如梦境般的转换,爱情成为了命运唯一转变的角色。诗意的浪漫主要表现在对爱人们的赞美中,狄米特律斯将眼前恋人的眼睛比作“天上闪耀着的金星”。而拉山德的爱情语言更如丝绸一般的华丽,“照耀着夜天,使一切命令的繁星都黯然无色。”男性角色在爱情面前的话语显得甜蜜而且隆重,拉山德由于受到了魔汁的蛊惑,睁开眼看到了海丽娜便开始抒发自己的爱情,即使在得到海丽娜的质疑之后,拉山德依然可以通过华丽而且富有哲理的语言对自己盲目的爱情辩解。“谁不愿意把一只乌鸦换成一只白鸽呢?男人的意志是被理性所支配的,理性告诉我你比她更值得敬爱。凡是成长的东西,不到季节,总不会成熟;我过去由于年轻,我的理性也不曾成熟;现在我的智慧已经充分成长,理性指挥着我的智慧,把我引到了你的眼前;从你的眼睛里我可以读到写在最丰美爱情的经典故事。”

二、问答式的戏剧模式

亚里士多德在介绍悲剧与史诗两种问题的差异的时候,曾经说悲剧的模仿方式主要是通过对话来实现的。《仲夏夜之梦》更是通过相互之间的对话,来达到对于人物的动作、思想等进行一系列的推动和表现。郝米娅在违背父亲的意愿和情人拉山德私奔到森林的时候,由于疲惫而需要歇息在森林草地上。拉

山德:“一块草地可以作为我们两人枕首的地方;两个胸膛一条心,应该合睡一个眠床。”郝米娅则拒绝道:“唉,不要,亲爱的拉山德;为着我的缘故,我的亲亲,再躺远一点,不要挨得那么近。”而在接下来的对话中,拉山德表示自己没有坏心,而郝米娅坚持“为着爱情和礼貌的缘故,请睡得远一些”,以及“保持这样的距离对于洁身自好的未婚男女,是最为合适的。这么远就行了”的对话中,他们之间的尊重和关爱通过对话的方式展现了出来。在作品中,人物的对话具有表演的性质,郝米娅的“这么远就行了”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有着一定的动作变化性,代表着从两人的“太近”到”距离正好”之间的变化过程。这段对话展现的是角色之间的交流以及带给观众的感受。

莎士比亚在《仲夏夜之梦》中,对人物与人物的对话进行了精心的设计,角色的情感表达,以及思维等都是通过语言的模式来直接表现出来的。这种表达手法强烈地表现出了人物的性格和感情,使人们对作品有了更好的了解和把握。语言的直接带入和对话使观众通过对语言的感悟,进入到人物的情感和思维中,观众直接感受到角色的喜怒哀乐。在第一幕的出场中,忒修斯就对着希波吕忒说:“这个旧的月亮消逝得那么慢,她耽误了我的希望,像一个老而不死的后母或寡妇,尽是消耗着年轻人的财产。”忒修斯希望赶紧娶到希波吕忒的心情使得他对四个白天的时间产生了不满,而认为这些时间像是后母或寡妇一般的冷漠和讨厌,而希波吕忒则安慰未婚夫说:“四个白昼很快地便将成为黑夜,四个黑夜很快地可以在梦中消度过去,那时月亮将像新弯的银弓一样,在天上监视我们的良宵。”这些抒情诗一般的语言浪漫而且热烈,情人们之间的热情表白通过夸抒情表现出来。另如海丽娜在爱人不爱自己时候的痛苦和挣扎:“一切卑微的弱点,在恋爱中都成为无足轻重,而变成美满和庄严。爱情是不用眼睛而是用心灵看着的,因此生着翅膀的丘比特常被描画成盲目;而且爱神据说是一个小孩儿,因而在选择方面他常会弄错。”这些话展示出海丽娜失恋中的痛苦和挣扎,为她盲目嫉妒自己的好友郝米娅,并决定将郝米娅私奔的事情告诉狄米特律斯做着铺垫,这也推动了整个森林月光下故事的发展。此外,在语言的设置上,关于表达爱意的语言,莎士比亚多用甜蜜和温柔的语言来直接表现,而戏中表达恨意的语言,莎士比亚则多用一些刻薄、狠毒、刺耳的话语在描绘。这种情感表达方式,使读者和观众对人物的喜怒哀乐有了很好的把握,有助于观众对于剧情的了解和融入。

三、多种修辞的语言效果

在《仲夏夜之梦》中,采用修辞的方式也是比较常见的一种语言风格,如在作品中对反讽的运用。业余演员波顿在吹嘘自己的表演水平时多么的令人心动的时候说道:“要是演的活龙活现,那得掉下几滴眼泪来。要是咱演起来,让看客们大家留心着自个儿的眼睛吧;咱要叫全场痛哭流涕,管保风云失色。把其他的人叫下去吧。但是扮霸王挺适合咱的胃口了。咱会把厄刺克勒斯扮得非常好,或者什么吹牛的角色,管保吓跑人的胆。”这种吹嘘带着自我嘲笑的性质,具有强烈的反讽意味。 作品中还运用了对比的手法,海丽娜因为自己的情人要娶郝米娅,而对郝米娅产生了嫉妒和不满,这段对话采用对比的手法,将两人在爱情面前的矛盾展现了出来:“郝米娅:‘我向他皱着眉头,但是他依然爱我。’海丽娜:‘唉,要是你的蹙颦能把那种本领传授给我的微笑就好了。’郝米娅:‘我给他咒骂,但他给我爱情。’海丽娜:‘唉,要是我的祈祷也能这样引动他的爱情就好了。’郝米娅:‘我越是恨他,他越是跟随着我。’海丽娜:‘我越是爱他,他越是讨厌我。’郝米娅:‘海丽娜,他的

傻不是我的错。’海丽娜:‘但那是你美貌的错处;要是那错处是我的就好了!’”通过对比,将爱情的盲目性以及不可得,通过两人感情强烈的对比表现了出来。郝米娅在追随者面前的无奈和难以摆脱,海丽娜对情人爱上别人的痛苦和挣扎,对郝米娅美貌的嫉妒表现都极为强烈。郝米娅在宽慰海丽娜的时候说:“宽心吧,他不会再见我的脸了;拉山德和我将要逃开此地。在我不曾遇到拉山德之前,雅典对于我就像是一座天堂;啊,我的爱人身上,存在着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竟能把天堂变成一座地狱!”用天堂和地狱的强烈反差来表现爱情在郝米娅身上所起到的神奇作用,使一位醉心于爱情为了爱情甚至不惜私奔的女子的形象鲜明而且夺目。

同时,暗喻、双关等修辞在作品中也极为常见,通过双关的方式来创设一定的语言环境,并充分利用词意的不同和读音等方面的条件来进行表达,使语言显得极为诙谐幽默的同时,还使语言具有一种特殊的韵味和深意。

四、誓言和咒骂

在《仲夏夜之梦》中,爱情的出现使情人们的誓言不断地涌现。在郝米娅约定和情人拉山德一起私奔的时候,说出了一段极具狂欢性的誓言:“我的好拉山德,凭着丘比特的坚强的弓,凭着他的金镞的箭,凭着维纳斯的鸽子的纯洁,凭着那结合灵魂、护佑爱情的神力,凭着古代迦太基女王焚身的烈火,当她看见她那负心的特洛伊人扬帆而去的时候,凭着一切男子所毁弃的约誓。”郝米娅的誓言组合了很多关于爱情象征的人物和象征的事物,只为了表现自己一定会按照约定的时间去约定的地方私奔。

在《仲夏夜之梦》中,誓言和咒骂几乎是相伴相生的,人们因为爱的甜蜜而发下永生的誓言,而爱情本身是盲目的,在莎士比亚的爱情观中,爱情的产生带着一定的盲目性和不可确定性,丘比特之箭也带着盲目性和创伤。对于海丽娜来说,“狄米特律斯在没有看到郝米娅之前,也曾像下雹一样发着誓,说他是完全属于我的,但这阵冰雹一感到身上的一丝热力,便立即溶解了,无数的盟言都化为乌有。”当誓言有一天消失的时候,咒骂便产生了。郝米娅在作品中是个美丽温柔的女子,但当她以为狄米特律斯杀死了拉山德之后,便愤怒地开始了自己的咒骂:“滚开,贱狗!滚开,恶狗!你使我失去姑娘家的柔顺,再也忍不住了。你真的把他杀了吗?从此之后,别再把你算作人吧!啊,看在我的面上,老老实实告诉我,告诉我,你,一个清醒的人,看见他睡着,而把他杀了吗?嗳唷,真勇敢!一条蛇、一条毒蛇,都比不上你;因为它的分叉的毒舌,还不及你的毒心更毒!”“狗”和“蛇”变成了咒骂的事物,这种辱骂将一个人物贬低到动物,并且是“贱狗”、“恶狗”之类的低贱的动物上,并将之与毒蛇做类比,认为其恶毒连毒蛇都难以匹敌。

结语

《仲夏夜之梦》是莎士比亚流传和影响都比较深远的一部作品,语言的幽默和浪漫与故事情节的奇巧结合起来,营造出了一个浪漫而且具有神奇意味的爱情故事,语言的幽默、生动,以及采用不同的方式对人物情感和特征的展现,使作品具有极大的艺术魅力,这些,都值得我们细细品味和研究。语 参考文献

[1]邱紫华.莎士比亚的喜剧美学思想[J].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03).

[2]苗琴.从《仲夏夜之梦》解读莎士比亚喜剧的语言特色[J].作家,2013(08).

[3]郑畅.《仲夏夜之梦》的戏剧结构特点及其艺术价值[J].文学教育(上),2009(10).

[4]田俊武,朱茜.从《仲夏夜之梦》戏中戏管窥莎士比亚戏剧观[J].戏剧文学,2008(09).


第二篇:对《仲夏夜之梦》浪漫艺术研究思考 5400字

摘要:虚实手法的巧妙运用是莎士比亚喜剧《仲夏夜之梦》的浪漫艺术主要的主要特色。虚实手法贯穿整部喜剧,统摄了整个艺术机体,其特点是虚实相辅相成,交相辉映。该剧的虚实手法主要表现为情节线索的虚实、喜剧场景的虚实、心理表现的虚实和人物关系的虚实四个方面。在该剧中,莎翁的虚实手法运用,娴熟自如,多姿多彩,相映成趣;既丰富了剧情,也增添了浪漫氛围。该剧虚实相生的枢纽是超自然力量。显然,莎翁虚实手法的运用与其喜剧浪漫艺术和喜剧理想的密切相关。

关键词:莎士比亚 《仲夏夜之梦》 浪漫喜剧 虚实手法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Falseness and Trueness, Full ofHumour andW it:

theRomanticArtofAMidsummerNight'sDream

Abstract:The romantic artofShakespeares' comedyAMidsummerNight'sDreamismostly embodied in theplaywrights' skillfuluse of the falseness-trueness techniques. The falseness-trueness techniques are appliedthroughout the play andmanipulate themechanism of the whole work. Their feature is the interaction betweenfalseness and trueness. The use of the

falseness-trueness techniques is seen in the following respects: thefalseness and trueness of the plo,t the scenes, psychological expression and the relations of characters.

Theplaywrights' use of the falseness-trueness techniques is quite skillfu,l colorful and interactive. The hinge of theinteraction between falseness and trueness is the

supernaturalpower. Obviously, Shakespeares' use of the false2ness-trueness techniques is closely related to his romantic artof comedy and his ideal of comedy.

Keywords:Shakespeare;AMidsummerNight's Dream;romantic comedy; falseness and trueness tech2niques

《仲夏夜之梦》堪称莎士比亚浪漫喜剧中的佳作。剧本中富于浪漫色彩的奇情遐想和抒情幽默的意境历来为评论者所称道。不过,在我看来,剧中虚实手法的巧妙运用却是莎氏浪漫喜剧的一个亮点。在《仲夏夜之梦》中,虚实手法贯穿始终,似乎统摄了整个艺术机体。通过它,人们可以充分领略莎氏浪漫喜剧的艺术妙旨。虚实手法是戏剧家乐于运用的表现方式。清代笪重光在《画筌》里说:“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这道出了某些艺术家运用虚实手法的要旨:虚在无画,妙在无画。如“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此时无声胜有声”皆属此类。而《仲夏夜之梦》却与此有所不同。

剧中实画与虚画皆有,二者交相辉映;以实带虚,以虚衬实。此外,作者运用虚实手法,娴熟自如,多姿多彩,既丰富深化了剧情,又频添了抒情浪漫气氛,拓展了艺术表现容量。剧中虚实手法的运用具体体现如下:

情节线索的虚实。《仲夏夜之梦》共有四条情节线索:一是雅典大公的婚事,二是赫蜜雅等两对青年男女的恋爱波折,三是仙王与仙后的怄气和恶作剧,四是一伙工匠们的排戏。这四条线索平行交错发展,丰富并深化了剧情。不仅如此,倘若细察,便不难发现,有虚实两线贯穿其中。统而观之,仙王与先后这条线索是由作者幻想出来的,为虚,而其它三条线索则是基于现实生活的线索,为实。就艺术表现而言,这四条线索也有虚实之分。

赫蜜雅等人的恋爱纠葛是剧情的中轴线,为实,而其它三条线索上述线索的映衬,为虚,例如用雅典大公的如意而隆重的婚事和工匠们排演的《皮拉摩和瑟丝贝千古恨事-最苦的喜剧》来映衬、暗示赫蜜雅等人的恋爱波折及其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喜剧结局。其中仙王与仙后这条线索的作用尤为重要。一方面,以仙王与仙后为无聊之事而反目不和,来反衬赫蜜雅等人对爱情的真挚而严肃的追求。一方是穷极无聊之举,一方是为争取个人幸福而抗争,可谓仙而不雅,俗而不庸,一雅一俗,泾渭分明。另一方面,仙王等作为某种超自然的力量左右着赫蜜雅等人恋爱纠葛的产生与解脱。莱珊德等在追求爱情的

过程中一度发生过恋爱对象的转移(这也许是对现实的真实写照),但该喜剧却以一种浪漫手法(错点仙药水)为他们开脱,将他们的恋爱迷误归咎于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既不致引起观众的反感,同时也增添了妙趣横生的喜剧效果。由此可见,仙王与仙后这条线索实际上是为表现赫蜜雅等人追求爱情的线索设置的。

就单线索而言,也具有虚实关系,最突出表现在赫蜜雅等四个青年男女的恋爱纠葛的线索上。 该情节线索前半部为实,赫蜜雅与莱珊德相互倾慕,第米特律单恋赫蜜雅,而海伦娜单恋着第米特律。这部分描写具有浓厚德现实气息。赫蜜雅与莱珊德的爱情基础是彼此真诚相爱,因此必然与父亲包办婚姻的意志相左。第米特律试图借助赫蜜雅父亲的权力,即一种自古相传的礼法,得到赫蜜雅,这势必引起要求婚姻自主的赫蜜雅的厌恶。

赫蜜雅因第米特律过去的朝秦暮楚和品行不端而拒绝他的追求。海伦娜之所以始终不渝热恋着第米特律是因为她的理智不能主宰她的感情,明知他的不足,却不能自抑对他的恋情。这种富于现实性的恋爱关系如图1所示。

而情节线索的后半部分,莎士比亚却运用了一种超现实的浪漫手法,即通过蒲克误点仙药水,导致两位男青年的恋爱意向发生根本性逆转,从而使整条线索由实变虚。这种虚发的恋爱如图2所示。 在情节前半部中被追求的赫蜜雅在此受到冷落,而海伦娜则取而代之,成了被追求者,从而形成了一实一虚截然相反的两种情节线索。喜剧情境由此而生。蒲克二点仙药水,使莱珊德迷途知返,重又回归到恋爱赫蜜雅的正途上来。此时,情节线索又由虚变实。不过,剧作者为了表现理想,却让第米特律转向追起海伦娜这条虚线索持续到剧终,从而突出了喜剧相关论文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主题。

戏剧场景的虚实。《仲夏夜之梦》中主要有两个场景,一是宫廷,二是森林。前者为实,后者为虚。宫廷场景具有现实性,其中表现了雅典大公对自己婚姻的踌躇满志及其煊赫气势、非人道的雅典法规和家长意志的淫威、赫蜜娜与莱珊德的遭受胁迫的恋爱,以及他们的婚姻自主要求与雅典法规和家长包办婚姻的尖锐冲突,这的确是一幅纠葛着现实生活矛盾的实景图画。森林场景在剧中的比重大大超过了前者,这实际上是剧作者用以表现自己的理想而虚构的艺术境界。这里,不仅是神仙们游乐之境,也是赫蜜娜与莱珊德的交谊之地以及赫蜜娜等人追求爱情之所。这里,世俗的法规和意志鞭长莫及,失去了效力。宫廷场景中, 新旧两种势力冲突尖锐,不可调和,而在森林场景中,这种矛盾冲突,经过一番喜剧性的周折,迎刃而解,最终年轻人的爱情如愿以偿,达到了喜剧性结局。总之,这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和浪漫色彩的境地,是一个虚景,一个梦幻般的世界。“仲夏夜之梦”就是指这一场景而言,森林场景和宫廷场景相对照,表现了作者贬抑现实,崇尚理想的意向。

心理表现的虚实。《仲夏夜之梦》中,以虚实手法表现人物心理,更富情趣。在众多人物中,对海伦娜的心理表现可说是略胜一筹。海伦娜的心理流程和情感的起伏跌宕无疑是基于对现实生活的感受,符合实际生活中人的心理特点,因而属实。她对第米特律的爱情心理尤其表现得真实贴切。她的理智常屈从于感情。她明知第米特律热恋赫蜜雅,明知他有“卑劣的弱点”,①但却难以克制自己对他的热恋。她甚至以自己失却的痛苦为代价,去满足第米特律追求赫蜜雅的心愿。好友赫蜜雅告诉她,她将与莱珊德一起出逃,而海伦娜为第米特律着想,向他通风报信,让他去追寻她的情敌。她深知:“为了这次通风报信,果然能得到他的感谢,我付出的代价可也不小。这样做,我无非在自己的苦上加痛。为了要看他,去也跟从,来也跟从。”这是一种多么可悲的心理!她后来的行为,为感情驱使,一步步陷入更加无望的境遇。

用她的话说:“我越是千求万告,越是惹他憎恶。”

第三幕中,由于蒲克点错仙药,使第米特律对赫蜜娜的狂热追求突然转向了海伦娜。海伦娜莫名其妙,只按常理推想,他在戏弄她,因而越发陷入痛苦。值得注意的是,海伦娜这种心理的真实转变恰恰是立足于“虚”之上的,因为第米特律的突然转变乃仙法所致,是虚的转变。海伦娜不知其故,只按正常的生活逻辑推想,而这一逻辑推想的前提却是“虚”的。这里,虚依实,实含虚,二者相映成趣。此外,与海伦娜的心理真实相映成趣的是,莱珊德和第米特律在仙法的作用下而产生的变异心理。在仙法实施前,他们的心理属实,而在仙法实施后,他们的心理则属虚,因为这时的心理并非出自他们真实而自

然的本性。虽然这时他们在表达爱情时并不虚伪,发自肺腑,然而却令人感到,他们似乎处于一种失去本性的迷狂状态,他们的爱情表白似乎只是梦呓而已。因此,无论他们表白得如何诚恳真切,却依然让人感到是虚而非实。

人物关系的虚实。剧中虚实两类人物戏剧性的误恋,增强了滑稽的美学效果。生活中的一些不和谐、不协调的现象,经过喜剧性对比处理,可以产生滑稽可笑的效果。第三幕中,“超尘拔俗”的仙后竟然如痴如狂地爱上了蠢驴模样般的工匠波顿,观此,谁能不捧腹大笑。仙后是虚幻的仙界人物,而波顿是个世俗的凡界人物。由于仙王的恶作剧,着仙法的仙后一觉醒来,立刻爱上了她第一眼见到的波顿。不管波顿多么粗鄙,可在她的眼里,却俨然是一位令人销魂的美男子,他的种种不足全幻化成美德,真可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对波顿倾诉衷肠道:“我的耳朵沉醉在你的歌声里,我的眼睛又为你的状貌所迷惑,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的美姿已使我不禁说出而且失誓着我爱你了。”波顿闻言莫名其妙,以常理推想:“你这番话可算不得太有头脑。可是说真情实话,这年头‘有头脑’跟‘谈爱情’难得碰到一块儿。”这两个十分不协调得人物一虚一实,一仙一俗,一美一丑,却被一种超自然得力量撮合在一起,使不可能成为可能,造成了强烈的滑稽效果。这种滑稽效果在于,对气度不凡的高雅的虚幻形象所进行的世俗的不敬的描述,其可笑性建筑在这种描绘与原先本色形象之间的矛盾和距离上。同时,仙后与波顿之间的滑稽的恋爱,又作为一条虚线索,映衬了赫蜜雅等人对爱情严肃认真追求的这条实线索。

那么,这一切虚实相生的枢纽是什么呢?显而易见,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表现在剧中,就是一种使人与事阴差阳错的仙法。由它派生出一系列妙趣横生的戏剧性事件。仙法的施与者之一蒲克是个举足轻重的关键人物。由于他乱点鸳鸯谱,引起了一系列误会。他错点了仙水,使剧情、场景、人物心理等方面由实变虚。他再次点仙水,又使这一切由虚变实,但其中却保留了第米特律与海伦娜重归于好的这条虚线索,这可说是作者理想化的处理。剧中的恋爱实况本是赫蜜娜与莱珊德彼此相爱,第米特律冷酷拒绝海伦娜的爱而去追求赫蜜雅,海伦娜处于无人问津的单恋窘况之中。但是,在蒲克仙药的作用下,莱珊德与第米特律的爱情意向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整个恋爱事件被本末倒置了,虚由此而生。一向对赫蜜娜矢志不渝的莱珊德此时突然对她恶语相加,而又以十足的热情追求海伦娜;而第米特律突然放弃对赫蜜娜的追求,转而又狂热追求他一向深恶痛绝的海伦娜。一向无人问津的海伦娜,突然取代了赫蜜雅的优势,处于一种被人追求的地位,茫然不知所错,难怪她认为他们是在戏弄她。由此可见,蒲克一手酿成的这种阴差阳错是构成整个喜剧效果的主要动因。喜剧效果的另一动因是仙王给仙后点仙药所产生的阴差阳错:超俗飘逸的仙后竟恋上了粗俗丑陋的波顿。总之,阴差阳错是剧中一切虚实相生及其喜剧效果的枢纽。正如蒲克所言:“事情越是来得荒谬,我就越看越有劲头。”当然,作者运用这种阴差阳错不单是追求喜剧效果,还通过它所形成得虚实两界的戏剧性对比,透露了剧作者对生活的严肃态度和理想。莱珊德曾对赫蜜娜信誓旦旦,可后来又转而对海伦娜信誓旦旦。誓言已成为虚惊爱情的装饰了。正如海伦娜所说:“你向她赌咒,向我起誓,两面的话两边称一称:同样轻浮,部分高下。”也如蒲克所言:“一个人保持忠心,千万个人变了心,毁了盟誓数不清。”由于作者是在写喜剧,其重心不是对这种社会现象作冷峻的剖析和批判主义相关论文,而是要通过虚实相生的喜剧艺术,来表现他的浪漫爱情理想: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也许正是《仲夏夜之梦》的艺术魅力所在吧。

更多类似范文
┣ 莎士比亚名言 23000字
┣ 莎士比亚爱情语录 1700字
┣ 世界文豪的经典名言 3700字
┣ 更多仲夏夜之梦经典语录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