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四教仪讲录(11400字)

来源:m.fanwen118.com时间:2021.2.21

天台四教仪讲录

高丽谛观大师着

斌宗法师、慈航法师座下上会下性老和尚讲授

释迦教下惭愧沙门婴杵恭录

各位善知识!今天我们开始学习《天台四教仪》。

《天台四教仪》是中国佛教教义的入门书。如果不懂天台四教、贤首五教,是没有办法进入中国佛教之门的。

还没有(正式)讲教义之前,先大略叙说宗派的起源。

佛法产生于印度,印度佛教只有小乘和大乘的分别,大乘里面只有显教与密教的分别,而显教里面只有空宗和有宗的分别,空宗如中观,有宗如瑜伽。所以佛教在印度,密教方面不谈,显教方面只有中观、瑜伽这空有两门。像龙树菩萨、提婆菩萨等一直到鸠摩罗什大师都是属于空宗,无着、世亲一直到护法菩萨等,乃至玄奘三藏亲近的戒贤论师,都是属于有宗。

东汉桓帝、灵帝时,最早来中国翻译佛经的安世高、支罗迦谶(等航海来到中国),自此佛法才传来中国。而真正形成宗派,是在隋唐时代。从后汉末年到隋唐这段时间,翻译出许多后来成为各派所宗奉的教典。最早是安世高三藏所译属于毗昙方面的教典,当时弘扬阿毗昙的很多,他们弘扬时并不在乎宗派不宗派的,但是到了隋唐形成宗派之后,有些称那时弘扬毗昙的叫毗昙宗,知道这个的人比较少。

到了东晋时鸠摩罗什三藏译出三论——《中论》、《百论》、《十二门论》,弘扬三论的,后人就称为三论宗。那时弘扬的人并没有宗派观念,他们在弘扬时并不在乎宗不宗的,到了隋朝的嘉祥大师(吉藏大师),才真正形成大乘三论宗,可自此之后就没有人再弘扬了。鸠摩罗什三藏不仅译出三论,也译了《大智度论》,当时有些人不但弘扬三论,也弘扬《大智度论》,所以也有人称他们是四论宗,也有这种说法。

鸠摩罗什三藏,还译有一部《成实论》,当时弘扬这部论的人也很多,后人称为成实宗。

除此之外,主张念佛的净土宗的形成:东晋庐山慧远大师提倡结社念佛,但当时并没有宗派的观念,没有形成宗派,后来到了唐朝成为净土宗,大家才以远公为初祖。

而禅宗,一般认为是在南北朝的南朝梁武帝时,把所谓“祖师禅”流传下来。在四祖(道信大师)、五祖(弘忍大师)时,已经有了一点像宗派的样子,但还没有形成真正的宗派,到了慧能大师才真正建立了禅宗。那时有南能、北秀(神秀大师)的说法,后来是慧能大师将禅宗发扬广大,到了五代时形成五个派系,所谓“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除开以上所说的宗派,在南北朝时有菩提流支翻译《摄大乘论》,当时弘扬这部论的后人称作摄论宗。

到了南朝的陈朝末有真谛三藏翻译《十地经论》,弘扬这部论的后人称作地论宗。

南北朝后期,五胡十六国中的最后一个——北梁,当时昙无谶三藏(也就是翻译《优婆塞戒经》的那位法师)译出《大般涅盘经》,弘扬的人很多,有人称为涅盘宗。

这三个宗派后来没有流传下来,都并在其他各宗之中。例如,唐朝玄奘三藏译出很多法相唯识方面的教典,就形成了法相宗,也就是唯识宗。《摄大乘论》是唯识宗六经十一部论(一本十支)里面的一部论,所以到了唐朝法相宗兴盛起来后,摄论宗就合并在法相宗里面,没有再另外建立宗。

隋末天台智者大师开创天台宗。天台宗认为《涅盘经》与《法华经》的教义是相等的,就把《法华》、《涅盘》合为一时(后面讲五时八教会讲到),这样涅盘宗也没有人单独弘扬了,所以涅盘宗后来就合并在天台宗里面,成为天台宗的一支了。

至于地论宗,《十地经论》实际上是《华严经·十地品》的释论,《十地品》单行流通就叫《十地经》,当时真谛三藏译出世亲菩萨造的《十地经论》,流传很普遍,(弘扬这部论的)后人称为地论宗。但到了唐朝,贤首国师成立贤首宗(也就是华严宗),地论所宗的《十地经》既然是属于《华严》里面的一部分,所以地论宗也就合并在贤首宗里面。

如果一一平排起来有十三个宗派,但是摄论、涅盘、地论三宗分别并归于法相、天台、贤首,所以到了唐朝,中国佛教就只有十宗了。

其他还有密宗,是在唐玄宗开元年间,开元三大士——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三藏三位修密的大德来了中国弘传,开创了密宗。但在中国佛教里面密宗并不兴盛,后来空海渡海来唐,师事惠果阿阇黎,把中国的密宗传去日本,日本才有密宗。自印度传去西藏的密宗叫作藏密,自中国传去日本的密宗叫作东密,这是密宗方面。

这些宗派中早期流传下来的成实宗,后来还是保存着,不过真正弘扬的人很少。

再看俱舍宗,实际上早在陈朝的真谛三藏就有翻译《俱舍论》,叫作《俱舍释论》,也有人弘扬,但没有成立宗派,到了玄奘三藏译出《俱舍论》,由他的弟子普光、法宝这两位大师极力弘扬,就建立了俱舍宗。

一般来说,俱舍宗与成实宗是小乘佛法,俱舍是小乘的有宗,成实是小乘的空宗。不过,东晋一直到南北朝,弘扬《成实》者并不把《成实》看作小乘,他们认为成实宗是大乘。到了唐朝,一般都认为虽然《成实论》里面所讲的是空性,但并不是《般若经》的究竟空,因此把它判为小乘空宗。

说完这些宗派之后,还有律宗。实际上在佛教里面戒律是不能单独立宗的,因为无论哪个宗派,只要是佛教徒都应持守佛戒的,所以不应另外建立宗派。但是戒律有它的专门学问,专门钻研戒律、主持戒法的就好像国家的司法机关,所以也另外建立戒律宗。

实际上佛法传来中国后,到三国时就已经有戒法的流传,最早译为汉文的羯磨法——《百一

羯磨》就是那时译出的。到了东晋,慢慢的《十诵律》、《四分律》、《五分律》都翻译过来了,那时学习的人虽然很多,但还没有形成宗派。一直到唐朝,比玄奘三藏时代稍微早一点,曾参加过玄奘三藏译场的道宣律师才建立律宗。

弘扬《四分律》的有三家,后来其他两家都没有流传下去,只有道宣律师用大乘法相唯识的教义来融会贯通戒律的小乘教义,这样才能够流传下来。一般来说,中国人是大乘根性,所以如果单说小法,很难通的,而道宣律师知道中国人的根性,就以大乘佛法来融汇贯通于《四分律》,所以他认为《四分律》当部是小乘佛法,但是分通大乘佛法。

道宣律师住在终南山,所以后人也称律宗为南山宗。弘一大师有幅对联写道“悠然见南山”,他见的南山,不是见所谓长安附近的终南山,他所说的见南山,是见戒律。后来一般以南山代表中国的戒律,叫作南山宗,但是我认为还是老实地称为戒律宗比较合适,或者单称律宗。律宗是专门弘扬戒律的,后来就变成仅是传戒了。有没有把戒律研究好,那是另外一回事,只是主持传戒的那些大德才被认为是律宗的,现在也不这么说了。

平常说的中国佛教十个宗派中,纯粹属于大乘的有七个宗派,戒律通于大小乘,而俱舍与成实宗是属于小乘。

今天开始讲的都是属于教理方面,研究中国佛教的教义,就不比前面讲些事相法门那样好懂。如果这时不用心听,是不容易通达的,所以要好好的注意听才行。

上面先把中国佛教的宗派大致叙说了一下,既然有这么多宗派,我们现在为什么要讲天台宗的《四教仪》呢?这是因为虽然有这么多的宗派,但在中国佛教里面,从隋唐一直到近代,弘扬最盛、最流行、最普遍的,着重教义方面有两个宗派,就是天台宗和贤首宗(以所宗的本经而命名,天台宗也可以叫作法华宗,贤首宗也可以叫作华严宗)。

着重修行方面,就是禅宗和净土宗最普遍。中国佛教的出家人,所有的寺庙、丛林差不多都是禅宗的天下。所谓“临半天,曹一角”,中国佛教的禅宗分五个宗派,临济宗占了中国佛教的半个天下,中国佛教的出家人有一半是临济宗的子孙,所以说“临半天”,其他一半中,“曹”是曹洞宗,占了中国佛教其他一半的二分之一,也就是四分之一,所以叫作“曹一角”。剩下四分之一是其他的宗派。这是一个大概。

中国禅宗里面最兴盛、最普遍的是临济宗。并不是说修持临济宗禅法的人最多,而是在禅宗五家(沩仰、临济、曹洞、云门、法眼)里面,它的派系一代代传下来,从临济义玄禅师一直流传到今天,一脉相承,没有间断过。每一代的传承法嗣开悟不开悟是另外一回事,最起码名义上一代代传下来很明显的,在历史上都可以找到,一点也没有错的。

曹洞宗算不错了,也流传到今天。可曹洞宗有段时间模糊不清,中间有六代祖师发生争论,当然这是后人在争论,不是祖师在争论。后人关于这六位祖师是不是在传曹洞宗引起了争论,但在那个时候并没有争论。由此可见,曹洞宗有段时间沉寂下来,后来还是继续下去了。比如大陆的丛林,像鼓山是属于曹洞宗的宗派,台湾就有好多寺院是从福州鼓山涌泉寺传来的。台湾的出家人,曹洞宗并不算少,我也是属于曹洞宗的派下之一。

在宗派方面,禅是一代代相传,一直流传下去,到今天没有停止过的。而净土并没有宗派观

念,能念佛就是了。念佛是最普遍的,自宋朝永明延寿禅师提倡禅净双修之后,宗门和净土就融为一家了,参禅的人多参念佛是谁,由此净土宗也跟着非常普遍。尤其是净土法门三根普被,连一些愚夫愚妇也能念佛往生,所以最为普遍。

天台四教仪讲录002

中国佛教里,解方面——教义方面最流行的是天台、贤首,行方面是禅与净。我们现在要研究教义,非从天台、贤首两宗的教义下手不可,所以必须要研究《天台四教仪》。太虚大师说,天台、贤首两宗的教理是中国佛教的特色。这怎么说呢?空宗、有宗或说三论、法相宗是从印度传来的,在印度原来就有的,其他的好多宗派也是在印度就有的,只有天台宗和贤首宗完全是由我们中国的祖师所建立的。

根据佛说的大乘教典,能够组织成为一个宗派的教理,只有天台宗和贤首宗。所以我们要研究中国佛教,非研究这两个宗派的教义不可,否则你就没有办法懂得中国佛教。

我们这次先研究天台宗。一方面我是从天台那边学习的,可以说天台是我自己的本宗,最早是先学天台,最初学的是这门,所以我比较熟,就先讲《天台四教仪》。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我们需要研究天台、贤首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如果要研究中国佛教所有的经论注疏,经律论三藏教典的着作,古代祖师的着作,假如你不懂得天台的五重玄义——第一释名、第二显体、第三明宗、第四论用、第五判教相(天台家解释经文都用五重玄义,第一释名就是解释经题名目,第二显体就是显示经的理体,第三明宗是说明修行的宗旨,第四论用是说明这部经的功效,第五判教是判定这部经在教相中属于哪一的教相,是顿是渐,是偏是圆?)没有研究过天台宗的教义,《四教仪》不懂,你拿起天台家的着作,看到那些五重玄义就头痛。所以有人说,经文原本很好懂,看注解反而难懂,注解比经文深,原因在哪里?因为注解都是天台、贤首的教义,假如看天台宗法师的注解,不懂五重玄义,那看不懂,所以必须要懂天台宗的教义才有办法看懂天台家的所有着作。

贤首宗法藏大师以《华严经》为宗,建立大乘贤首宗。华严宗解释经论是用十门玄谈——一教起因缘,二藏教所摄,三义理分齐,四教所被机,五教体浅深,六宗趣通局,七部类品会,八传译感通,九总释经题,十别释文义。贤首宗无论解释哪部经论,都用这十门去分辨,如果你不懂贤首宗教义,一开始看到十门玄谈头就大了,根本看不懂,尤其讲到藏教所摄、义理分齐、教体浅深,那更是难懂,真是跳到大海里,不得了,爬不出来,又象入了迷宫,走不出来。

所以必须要研究天台、贤首两宗的教义,这些教义你都懂了,然后看古代的经论注疏,才有办法看懂。

天台宗有《四教仪》,贤首宗也有《五教仪》,如果有因缘,《天台四教仪》研究完了,不妨研究《贤首五教仪》。

不过《五教仪》比起《四教仪》来难懂得多,因为贤首家讲的教理差不多都是圆的。既然是圆的,无论站在哪一面看,都是圆圆的,很难找到门路,站在哪一面都看不清啦,……(有几句听不清)所以学起来就比较难。不过也许先入为主有关系,因为我初学的时候是天台。

我觉得天台教理的组织很严密,尤其他讲的教、理、智、断……(漏几句),天台宗对于修行的阶位、大小、偏圆分析得很清楚,一看就可以明白,非常容易懂,所以我们应该先研究《天台四教仪》。

太虚大师虽然主张只要是佛陀的所有教法都要平排发展,他不作任何一宗一派的传人,主张平排来弘扬八宗,但实际上他还是把天台、贤首两个宗派比较起来,说天台的优胜点要比贤首多。他自己所说的很多教义与天台家很接近,你可以把他所有的着作——《太虚大师全书》请来看看,就知道他说的有许多比较接近天台教义。

上面是先大概的叙说,天台家的教义在中国佛教,有很重要的分量,如果我们不研究天台教义,对中国佛教根本摸不到门路。所以我们既然要研究佛法,从解门上下一番功夫,必须要从《天台四教仪》下手。

有人会想:天台入门书难道只有这一本吗?有没有其他的?

有的。还有一部藕益大师的《教观纲宗》,也是入门书。不过《教观纲宗》里面所说的天台教理虽然是最为正确的,但是那些天台教理入门的名相,里面比较简略,没有充分的发挥。

如果能把《天台四教仪》学好了,再看《教观纲宗》,或者把《教观纲宗》合并在《四教仪》里面同时看,就更清楚。我在佛学院讲课时,曾有一次把《天台四教仪》和《教观纲宗》两本书对照起来讲。不过学的人会觉得很烦,两本书对照起来,两边的说法要一一会通,到考试时候他们头就大了,很辛苦,所以后来我就不敢再这样讲,只是按《四教仪》讲,因为到了末法时代,众生的根性确实要差一些。

《阿弥陀经》看起来文字很浅,很容易懂,我们会觉得一读大意就懂了,可是你看看明末三位大德解释《阿弥陀经》最有名的三部大着,比如莲池大师的《阿弥陀经疏钞》,里面的十门玄谈每一段都有事有理,每一段消文释义后都要显理,啊,讲得简直不得了,仅两千几百字的《阿弥陀经》,他解释成了一本大部头的书,几十万字啊,可怕,你一看就头大了。这三部中,另外两部是天台宗解释《阿弥陀经》最有名的。一部是幽溪传灯大师的《〈阿弥陀经略解〉圆中钞》,《圆中钞》也是好难懂的,都是天台宗的教义,看起来也不好懂。还有一部是藕益大师的《阿弥陀经要解》,比较简要,可是里面也有很多天台教义,不懂这些,还是照样看不懂。所以,如果没有研究这些教义,看这些实在是没有办法懂的。

那祖师们为什么要这样浅经深讲呢?你要知道在那个时候,非这样讲不可。比起智者大师讲《法华经》,只讲“妙法莲华经”五个字讲了九十天,那时如不这样讲,听经的人就觉得没有味道。因为那时听经的人都是深入研究教理的,所以必须要深讲,听的人才能听出味道出来。一直到明朝,教理还是很普遍的,一般研究教理的人,不论在家出家,对教理都是很懂的,所以讲经的人不用五重玄义,不用十门玄谈,听的人会说你是个门外汉,不懂得讲法,会变成这种情况,所以那时必须要深讲。

在那时应机说法需要深讲,可现在不同了,现在这个时代,你讲经一开始就搬出五重玄义、十门玄谈,我看这些听众全要跑光了,谁来听呀?据说大概民国三十五、六年时,圆瑛法师在上海圆明讲堂开讲《金刚经》,有一个在家居士,从开始学佛就每天受持《金刚经》,一天

最少要读诵一遍,这是他的修持法门。但是他不懂里面的教理,好多“须菩提”,好多“即非”、“是名”,他搞不清楚。后来他听说圆瑛法师在上海圆明讲堂讲《金刚经》,他高兴得不得了,他想:“这正是时候,我读了那么久——几十年的金刚经,还不懂,现在有人讲,我一定要去听。”

这样他就带着自己读诵的那本《金刚经》去听。第一天只听清圆瑛法师念着题目“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再往下就不晓得讲的什么东西,不懂啊。第二天,他照样带着《金刚经》去,又是第一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再往下又不懂了,不晓得下面讲什么。接连六、七天都是这样,只有第一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听清了,再往下讲的就不懂了。那么他觉得这本《金刚经》天天带去,又天天带回来,根本连一个字也没听到,他嫌麻烦,想以后不用带了,就空着两手去听经。他就天天只听到第一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再往下的就不懂了。但是他很有耐心听,听了多久?听了三十六天!第三十七天才讲到“如是我闻”。

你想想,现在有几个人能像这个居士那么耐心,三十六天就是甩两个手去听经,只是听清第一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再往下他很用心的听,根本听不懂,可是他没有退屈,还是很用心的听。他不懂法师在讲什么,并不是话语不懂,而是道理不懂,简直就像幼稚园小朋友听大学的课一样。我看现在的人如果像他这样听,别说三十六天,恐怕三天也耐不住,下次保准谁也不愿来了。所以近几十年来,我虽然讲了好多经,但很少用玄谈的方式,不敢用啊,我怕听众一听就跑掉了,以后我讲经没人听,那生意作不成,真是很糟糕的事情,谁也不愿意做赊本的生意呀。

现在为什么不能这样讲呢?就是真正懂得教理的人太少了,所以这些教理除了在佛学院讲讲之外,普通一般讲经是派不上用场的。为什么?你在佛学院讲,学生是来研究教理的,是来读书的,进了教室门他是不能随便出去的,听不懂他宁可坐在里面睡大觉也可以呀,就是不能跑出去,强迫他听,懂不懂他非听不可。只有在佛学院里讲这些高深理论,离开佛学院想讲的机会就很少。所以我们现在如果再不讲,我看将来如果等到我到了荼毗场之后,恐怕能讲的人也许没有了。这并不是我瞧不起人,现在真正往这方面下功夫的人,真的是凤毛鳞角。

讲到这里,我要开始讲了,还没讲之前,向各位参加这次听经的,无论是在家还是出家的大德们,要求一句,你得耐心向刚才那位听《金刚经》的居士一样耐心听下去,但是我不会天天只有“金刚般若波罗蜜”,也不会只是“天台四教仪”,一定有一部分是你能听懂的,大家要耐心听下去,如果你不听的话,你没有机会学了。我说句老实话,这一类的教理如果我不讲,现在去找到能讲的人恐怕很少,并不是说没有会讲的人,有人会讲,他没有时间讲,纵然有时间,他没有听众,没有听众怎么讲,讲给桌子、凳子听?他更是没有时间了。所以希望各位要有耐心,要好好地学,因为这是佛法的基础,佛法的常识,不懂这些,那中国佛教没办法懂。

天台四教仪讲录003

有位居士最近写封信给我,他说现在人学佛很奇怪,自己本分事不下功夫,尽在外面东跑西跑,舍本逐末。他的意思是说,我们中国佛教可以学的东西太多了,尽我们一生也学不完,可是有些人不往中国佛教下功夫,他们学些什么呢?学什么藏文啦,巴利文啦,梵文啦,或者学英文等一些外文。连本位的中国佛教都不懂,就学巴利文的佛教,学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可见现代人差不多都喜欢好奇,他们看中国佛教方块字的经典摆在藏经柜里面,觉得这

个没什么稀奇,很平常,他要看那些横着写的,对横着写的文字特别有兴趣。

讲到这里,我要奉劝各位,中文不要横写,中文一定要竖写,由右到左竖写,如果中间没有夹杂洋文,没有夹杂ABC,不要横写。现在买不到竖写的笔记簿,都是横写的,可见现在人心横的情况啊,连字都不肯竖写啦,都横着写了。世间上的动物只有螃蟹是横行的,但将楞严看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古人说,螃蟹横行,人抓到就下锅了。我们中文不是螃蟹,一定要竖写,绝对不要横写。我一看到人家给我写信,或者写的笔记要我改,我看到横写和就不看了,不想看,因为这是洋人的东西,与我们不同种,我不愿意看这个东西。而且中文竖着写很容易分得出来,不会发生错误,你不相信可以细看,横写的有时一个字会看成两个字。所以我们中文不要横写,一定要竖写,不要把我们这一点中国文化的传统丢掉了,要好好地保持下去。

言归正传,现在我们要讲《天台四教仪》了。

【四教仪缘起】

真正要讲《天台四教仪》,应从《序文》讲起。这篇缘起先说明《天台四教仪》的来源,为什么在中国佛教里会有这本书出现世间?我平常讲经,一般是不讲序文的,但这篇《序文》与后面《四教仪》正文有关系,所以要讲。序文开头《四教仪缘起》这篇就说明这部《天台四教仪》流传世间的经过,所以叫作《天台四教仪》的起源。

《四教仪缘起》是谁写的?写者没留名,不晓得谁写的,不过看文字,不会超过元朝、明朝,应是宋朝中叶以后的人写的。

【宋修僧史僧统赞宁《通惠录》云:】

这是这篇序的开头一句话。“宋”是宋朝,“修”,就是治理、编写,宋朝专门负责编写出家人史传之类书的一位作僧官叫僧统的,当时设僧录司,“僧统”是帝制时代的僧官,统领整个僧团的叫僧统,赞宁就是这位僧统的名字。

中国历史上,唐末有所谓五代十国,然后才是赵宋。从五代到赵宋初年这段时间,南方就是现在的浙江省,那时称为吴越国。唐朝末年,有一位姓钱的,叫钱镠,当时他的官封在吴越,唐末封为吴王、越王,在古时就叫吴越王。从钱镠开始,从西纪算起来,就是903年他称吴越王一直下来,传了五个朝代,最后一代就是下文所说唐末五代的钱忠懿王,叫钱俶。当时唐朝封作忠懿王,在五代十国中原大乱的时候,吴越一代偏安是蛮好的。

赞宁法师是浙江人,是当时吴越国僧众的的僧统。他就是写《高僧传》第三集——《宋高僧传》的那位法师。这位法师非常了不起,是个大学问家,他的学问就是世间一般的大学问家,也不及他。他着作有很多,不单是佛学方面的,还有历史方面的,儒家方面的,在《高僧传》里说得很多。他在宋朝初年弘扬佛法,一直到宋真宗咸平二年——西历纪年的999年圆寂,住世有82年。

所谓《通惠录》,那个“惠”,这里写的是“惠施”的“惠”,但是他的传记里写的是“智慧”的“慧”。通惠应当是皇帝尊称他的德号,当时吴越王钱俶尊他为通惠大师,后来吴越国合并到赵宋去

了,成为统一的天下了,那宋太宗也尊称他为通惠大师,所以这个通惠应该是皇帝尊称赞宁的德号,等于封号。这个“录”呢,可能在他的着作里面有所记载。

《四教仪》来源的情况,就是下面所说的,不过现在《高僧传》里赞宁的传记中并没有写到关于当时《四教仪》来源的情况,不晓得在其他哪一篇文章里有说到,藏经中没办法查到,而他的其余着作现在不流传。《通惠录》,起初往往被误为是一部书,以为是他着的书叫作《通惠录》,并不是这样,查他的历史就知道是皇帝尊称他为通惠大师,所以这个录呢,可能是指他的着作。他着有《僧史略》,但《僧史略》里也没有这段《四教仪缘起》的文字,不知道是出在他的哪一篇着作里,现在没办法查去,不过一定有这个事实。

下面的根据,就是写这篇缘起的人,根据赞宁的一部书,大概是某种着作的录里面,有这个记载,他就写了下面的这段文字,说:

【唐末吴越钱忠懿王治国之暇,究心内典。】

唐末,就是唐朝之末。唐朝二百九十年的天下,到了最后唐昭帝,就被后梁取代了。唐末到宋朝有五代,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梁唐晋汉周叫五代。史书中有《五代史》,时间不过五十几年而已,这当中时间最长的政权不过是二十多年,最短的有六年到九年的,中国皇朝每到换代时都会发生这类情况。

这段时间吴越国倒是天下太平,没有事,那时吴越王钱俶的谥号称为忠懿王。除掉他的老祖钱镠,主持吴越国政最久的就是这一代的忠懿王了,他主持国政有三十多年。到了宋太宗时他才把这个版图并归宋朝。他做了三十多年的吴越王,太平盛世啊,没有事,所以他在治理国政的剩余时间,就喜欢研究佛教,佛教的教典他都看。看那个序文,他很用心,喜欢研究内典(就是佛教的教典)。

有一次【因阅《永嘉集》】

吴越王因为看到《永嘉集》,阅就是看。“永嘉”是地方名,在晋朝称永嘉,流传到今天一直叫永嘉,就是浙江的温州。因为永嘉禅师是温州人,后来就称他永嘉禅师,实际上他的名字叫玄觉,玄妙的玄,觉悟的觉。永嘉玄觉禅师着有《永嘉集》,也叫作《永嘉禅宗集》,也有写作《禅宗永嘉集》,简称就叫《永嘉集》。《永嘉集》有十章,现在流通的有两种,一种是原本的《永嘉集》,现在藏经里,例如大正藏乃至其他各种藏经,如果有《永嘉集》,都写作《禅宗永嘉集》,或者单写《永嘉集》,那是原本的文字。另外一种流通本,就是有注解的《永嘉禅宗集注》,这是明末天台宗幽溪传灯大师注解的《永嘉集》,因《永嘉集》虽也叫禅宗集,但里面很多天台教义,所以他注解时,认为古代的《永嘉集》次序编得不好,可能是后人编次,有所错乱,就把它重编。

《永嘉集》十章里面的文字,有下面四句话十六个字:

【有同除四住此处为齐,若伏无明三藏则劣之句。】

这一段话出在《永嘉集》,吴越王钱俶看到不懂。这段文,如果是旧的(普通藏经原本)《永嘉集》,在第七章,而幽溪大师作的《永嘉禅宗集注》,这四句话是出在第六章。重编过的,

看起来是比较调顺一点,但是原文也不错,我最近也把它对照起来看一遍,我认为原文也可通的。这几句话出在《永嘉集》原来的第七章,有注的本子在第六章——三乘渐次章里。

这几句话是什么道理,他不懂,不懂他就请教高僧大德。这是什么意思,《四教仪》后面讲到圆教就有说明,现在不必急着求了解。因为这里是说《四教仪》的起源,后文有说到,现在不必提早解释,你如果不懂,就学钱俶的不懂,保留好了,不要急着想要懂,后面会懂的,不过到哪一年就不得而知了,如果要先弄懂,翻开后文看看也可以。

《永嘉集》里这四句话它一看,【不晓】

“不晓”,就是不懂。我们客家话,现在还是叫不晓。唐宋时的国语,都是客家语。

它看到这里不懂,怎么办?就请教高僧大德。

【问于云居韶国师。】

他就请问当时法眼宗的一位禅师——韶国师。韶国师的名叫德韶,实际上他住在天台山,他是法眼宗开祖法眼文益禅师的得法弟子,法眼宗第二传祖师。韶国师没有开悟之前,还没有接受法眼宗之前,学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到各地参访善知识,他参了当时五十四位有名的大善知识——大彻大悟的大善知识,但仍然没有开悟,最后亲近法眼文益禅师,才开悟了,从此成为法眼宗第二代祖师,大弘法眼宗,弟子很多(永明延寿禅师是韶国师的上首弟子)。

这里写着“云居韶国师”,“云居”这两个字啊,我查了半天,查不到。为什么写着“云居韶国师”,而不写“天台韶国师”呢?因为他住在天台山,一般写作“天台韶国师”,这里却写云居韶国师。“云居”是山名,在江西的南昌。为什么写着“云居韶国师”,我不了解。不过他当年参学一定去过云居山,但他跟云居山道场拉不上关系,云居山是曹洞宗云居道膺禅师的道场,大弘曹洞宗,后来荒废,一直到近代虚云老和尚才去重建。在五代时云居山是很有名的禅宗道场,这里写着云居韶国师,他却并不住在云居山,也不是他的别号,为什么会写着云居韶国师不懂,没有办法查出来。云居如果是指的云居山就是山名,也许他去过云居山,那后人也称他作云居韶国师也不一定。

因为他住在天台山,一般都写作天台韶国师。天台山在浙江省,属吴越境内,所以吴越王要请问就很容易了。当时钱俶就派使者请韶国师到他王宫,请问《永嘉集》里“同除四住,此处为齐,若伏无明,三藏则劣”这四句话,我不懂啦,不晓得是什么道理,请你开示,韶国师的答复就是:

【乃云】下面是韶国师说的话。

【天台国清寺有寂法师善弘教法,必解此语。】

这是韶国师答复吴越王说的话,好像表示韶国师也不懂这个话。这是属于教义方面的,他是宗门参禅的,就是他懂恐怕也不愿意说,因为他是禅宗,他不要冒充教下的法师,他想教理方面还是问教理专家比较合适,所以把这个责任推给了天台宗的法师。他说天台山国清寺里有一位寂法师,“寂”,义寂法师,他的名字叫作义寂,吴越王拜他作老师,因此也称他国师,

他也有个国师的号——净光,有些地方就写作净光寂法师,就是这个义寂法师。

义寂法师是温州人,也就是永嘉人,他俗姓胡。当时既然韶国师叫吴越王去问韶国师,他只好请问寂法师。韶国师对吴越王答复的话,是说天台有个寂法师善弘教法,教义方面很能弘扬,教理懂得很多,他一定能了解这几句话。“必解此语”,这话他一定懂。那是不是表示韶国师不懂呢?我刚才说有两种情况,一种也许他不懂,因为他是参禅的,纵然开悟了,他没有看到这本书的话,他也不敢说懂啊,道理虽然懂,也不敢说懂啊。第二种情况,纵然他懂,但他是宗门的,不是教下,因此把这个责任送给教下法师去解释比较合适,自己不要冒充教下的法师,我是禅宗,就维护禅宗的立场,我不解释这个话,你请寂法师来解释好了,他必定懂这个道理。

你们看吴越王求法的精神倒是蛮可贵的,很难得,有些人,他不懂,问第一位得不到解答,要他问第二位,可能就懒得再问了,可是吴越王真是有求法之心,他想一定要懂。

【转帖即为法布施,功德无量】出处参考:/article-163664-1.html

【转帖即为法布施,功德无量】出处参考:/article-163661-1.html

更多类似范文
┣ 赞美老师的成语、诗句、名言 700字
┣ 赞美老师的名言警句 1100字
┣ j教师格言 1800字
┣ 教师名人名言 2600字
┣ 更多教师语录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