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皮鼓影评(2800字)

来源:m.fanwen118.com时间:2021.3.15

成长的阵痛

——电影《铁皮鼓》影评 文学与传媒学院 A1041班 36号 贺韬

在我们成长的路上,是伴杂着欢笑与泪水。似乎在我们经过一番挣扎伴随着啼哭声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也就注定了我们的成长之路是不平凡的。我们没有权利选择自己诞生在什么样的家庭,没有机会选择自己要长成什么样的容貌,没有能力选择我们外部的生长环境,这一切的一切似乎是上天为我们安排好的命运。

在电影《铁皮鼓》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勇敢、真挚的小主人公“奥斯卡”。奥斯卡的出生,在影片中的出现是与众不同的,他从母亲子宫内挣扎着出来的时候,看到外面世界中明亮的灯泡,父母、舅舅、外婆这些亲人围绕在身边,他并没有感到欢愉,而是由于对外部环境的不适应和没有好奇的欲望,所以他想要选择回到母亲的肚子里不要出来。他的这个想法,在我看来是勇敢和奇特的,所以在电影一开始的时候,我便给“奥斯卡”这个小孩子贴上的与众不同的标签,但是我也有种预感,他以后的成长之路会是带着痛楚前行的,那样的痛楚是能够和脱离母体被剪掉脐带的痛相媲美的。

奥斯卡由于母亲在他出生时许诺,在他三岁生日是时送给他一面锡鼓,他便奋力的成长,但是在他生日的那天也带来了他人生的巨大的改变。在生日的party上,他目睹了成人世界的虚伪与丑陋,他目睹了母亲的不忠,于是他选择了躲到外祖母的裙子之下,当年他的外祖父就是钻到了外祖母的裙子之下才有了他的母亲,裙子可以说被赋予了生命延续的意味,当年外祖母与母亲用以谋生的鹅也是从裙底下拿出来。奥斯卡看到眼前个这一切,他又一次的想回到娘胎中,将外面的世界关在外面,想回到最初的纯净之地,所以他假造了一个意外,勇敢地从酒窖那高高的楼梯上跌落下来,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停止长大,于是他就真的没有再长大,身高的刻度永远停留在叔叔用刀为他在门框上划下的刻度上。他的选择是义无返顾的,因为在他的内心是害怕成人世界的混乱和复杂。

家里有一个不能长大的孩子,无疑是让父母最为痛心和难受的事情,然而若果这个孩子又十分的倔强,那么则会激起父母的惆怅和暴力。奥斯卡的母亲会宠溺着他,然而父亲则会在奥斯卡无休止的鼓声中产生怒火,直到有一天他要抢夺

奥斯卡的鼓,被奥斯卡能震破玻璃的尖叫声吓到后就没有在掠夺他的宝贝锡鼓了。这个尖叫的设定带着“打破”与“粉碎”的意味,将玻璃的禁锢打破,后来在他发现母亲与舅舅偷情时,他爬到了最高的钟楼上,用尖叫表达他的不满于愤怒,尖叫是他对世界的主要反抗手段之一。

我们的奥斯卡,他在外形上却是个孩子,但是在成长中却渐渐带上成人的狡黠。因为孩子般的外形,又不是犹太人,所以在纳粹猖狂的岁月里他也显得不那么痛苦,毕竟,在枪林弹雨中,谁会有功夫跟一个孩子较劲儿。所以,在邮局的战斗中,成人们纷纷战死,他却被一个成年人抱着离开混乱的战场。也正因为如此,他可以旁观这个世界,用他的眼睛看,用他有些古怪的声音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他眼中的一切都那么可笑,却又笑的让人无奈,无力。而他可以凭借叫喊声让玻璃破碎的本事加上因此给他带来的一段表演经历使得本片的荒诞色彩更浓,奥斯卡就是个成人世界的捣乱份子,用他的鼓,用他嗓子,当旁人无法忍受鼓声带来的“噪音”时,却已经深处一个动荡年代的躁动中,而他们显得很深,所以无法忍受一个“孩子”传达的声音。震碎玻璃起初便是他的一种抗议,一种对任何试图夺去他的铁皮鼓的企图的抗议,因为那鼓是他童年的象征,因为随身带着一面鼓,他可以与成人世界划清界限,可以以旁观者的角度见证这个时代。他的生活经历在那个时代称得上是惬意的,虽然在表演经历中有段带些悲剧意味的爱情故事,而很讽刺的是他又带上些扫帚星的色彩,很多他身边亲近的人都被他“害死”,而他依然敲击着小鼓,敲击着扭曲而怪诞的现实世界。

奥斯卡的母亲,在他的成长中亦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母亲安妮生活在无法调和的两个男人之间,生活在一种极度惊恐的环境中。丈夫的强权暴力和表兄无法填满的欲望分别代表了德国的殖民与强暴和波兰的懦弱与虚荣,而这两方尖锐的冲突在孱弱的女性身体里激烈战斗,她悲观的以为自己的命运就是煎熬与煎熬。她无助的借助祷告去清醒自己疲惫的躯体和心灵,她以为自己罪孽深重,在复活节这天祷告上帝的宽恕,也许她所企求的并不是宽恕,而是受难,像耶稣那样被钉在十字架上接受上天的惩罚。影片有一段祖母和安妮的对话,从小缺乏父爱的安妮因为对怀中婴儿未知的未来而惊恐,她不愿意孩子出生下来仍和自己一样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她不愿意自己的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辙,这也就决定了,安妮的死是女性人物悲剧结局的必然结果,是无法逃避的必然法则。而母亲的死

去,也是的奥斯卡第一次丢弃到伴随自己的锡鼓,父亲也就成为他唯一的亲人。

随着年龄的长大,奥斯卡也迎来了自己的爱情。玛利亚出现在奥斯卡的家中作为父亲店里的员工,然而玛利亚不仅仅吸引的是奥斯卡的爱慕眼光,也同样吸引了奥斯卡父亲的亲睐。然而女人的爱慕虚荣有时候并不会浮现出虚妄的形式,父亲让这种虚妄变成了现实,玛利亚成了父亲的妻子,奥斯卡则成为了他同岁的儿子。然而,奥斯卡就被象征法西斯力量的父亲所控制,家庭中从属的地位以及他畸形弱小的身躯让这段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的结局。

奥斯卡的第二段爱情对象是洛斯塔,他们是在马戏团认识的,他们拥有者同样的身材,他们的结合就犹如他和贝布拉的惺惺相吸一样,没有了“大人”的嘲虐和“欣赏”,没有了“大人”的虚荣和狡诈,没有了“大人”的趋炎与险恶,一切变得就像童话那般,奥斯卡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世上的爱与被爱。然而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美丽的生活这样的场景只有在安徒生或者格林童话才会发生,现实总是来得残酷、狰狞而且猝不及防。洛斯塔在一次空袭中送掉生命,留下了奥斯卡一个人,这也宣告他的着一段恋情失败,所以他带着悲伤回到了家里,正赶上父亲和玛利亚的孩子三岁生日,他送给弟弟一面和他自己的宝贝一模一样的锡鼓,希望也能带给弟弟欢乐。

奥斯卡的父亲也不出所料的死掉了。在德国军队的溃败之后,苏联人来了,然后父亲遗落了一枚没有焚化的纳粹胸章,这也带来了他惊心动魄的死亡,用这种不平静的死亡方式最后一次在影片中展现死亡的噩耗。奥斯卡在父亲的死后,沦为孤儿了,站在父亲的坟墓前,他开始第一次渴望自己长大,他同样的感触到自己的无依无靠,他丢掉了陪伴自己二十年的锡鼓,想要把过去埋没。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竟然跌进了父亲的坟墓里,后来被人抱起来时已经是满脸的血渍,这也是他拿一颗滴着血的心的真实写照。

成长是伴随着阵痛的,奥斯卡的这种成长之路是很特别的,他的二十岁和我们的二十岁是不一样的,因为他自己的勇敢选择,因为家庭的原因,因为时代的背景,因为自身的倔强和勇敢注定了他的与众不同,也注定了他在成长之路上的痛苦,注定了他有一面锡鼓作为伴随自己二十年的伙伴。


第二篇:影视作品鉴赏 铁皮鼓 影评 2400字

拒绝长大

外国语学院英语语言文学一班

“我看到了成人的世界与我自己的将来,所以我决定喊停,拒绝长大,一直保持在三岁,永远当个矮人。” ——题记 看完这部影片,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洛莉塔》中的一句话:每当我追溯自己的青春年华时,那些日子就像是暴风雨之晨的白色雪花一样,被疾风吹得离我而去。有时候战争,意外与一切的不如意都把我们折腾得面目全非,更何况对于一个孩子而言。第一次看这部影片只觉得怪诞甚至有些荒唐,看得不太明白,但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之后,我对其中的深意与内涵有些许的领会了。其中的政治预示与斗争,我分析的还不够透彻,只能从电影技巧与任务做一些简单的分析与评论。成长,爱情,死亡以及战争都在《铁皮鼓》这部影片中很好的表现出来了,在观众面前展现出了一种动人的壮丽,也在人们心底积淀出一曲动人的绚烂。

影片一开始就用了一段荒诞滑稽的音乐,带着铁皮鼓的韵味,通过音乐来预示着某些怪诞事情的发生,奠定了整部影片的基调。其后,外祖母解救外祖父,母亲下葬以及阿尔弗雷德的下葬,最后外祖母不愿离开但泽都用了相同的一段音乐,意义非凡。奥斯卡的舅舅在死守邮局的那一幕场景中,却用了一段舒缓的钢琴曲作为背景音乐,进一步衬托出战争的残酷以及对人性的摧残。音乐的巧妙运用,使得影片更加的有吸引力。开头部分音乐戛然而止,用一个小孩的独白把我们引入故事的开端,从视觉和听觉吸引观众的眼球。

电影的色调多由沉闷的黑色和黑色构成,色调暗淡,只有奥斯卡的铁皮鼓有一抹鲜艳的红色,色彩与背景形成鲜明对比,这样能够进一步凸显出儿童的世界与成人世界的巨大反差。影片中更多出现的是阴雨绵绵的天气与战火纷飞的场景,有阳光的天气少之又少。从色调和背景也暗示了影片悲惨的结局。

导演巧妙地运动了镜头的转换。其中让我记忆犹新的一个镜头便是导演用奥斯卡的视角描写他从母亲子宫爬出来的情景,运用了倒视视角,出娘胎后小奥斯卡第一眼看到的是六十瓦的电灯泡和两个倒转的陌生男人的脸庞,一切都颠倒了,世界对于他来说是如此的陌生,要不是铁皮鼓的诱惑,他竟想不顾一切的回到娘胎里去,这里从侧面暗示了铁皮鼓与他命运的紧密相连,只有这个铁皮鼓才勾起了他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点欲望。导演还运动了特写镜头,比如小奥斯卡看着母亲弹琴时,舅舅抚摸母亲的胸膛,然后突然拉进重点突出小奥斯卡的表情,特写镜头表现出对母亲与舅舅关系的一种讽刺。影片中多处运用了仰拍的镜头,从膝盖的高度仰拍,从奥斯卡的眼光看待周边发生的事情以及这个世界。影片中在,奥斯卡爬上大楼顶层,运用了俯拍镜头和运动镜头,镜头的切换是一种视觉的转换而且也可以表现出奥斯卡对大人世界的认识与厌恶。 继而我想谈谈影片中主人公---奥斯卡。

影片中以铁皮鼓与线索,贯穿整个影片。影片中小奥斯卡与他的铁皮鼓总是形影不离,他还有一个特殊的技能就是他高分贝的声音可以把玻璃震碎。谁要是想把小鼓抢走,他便会利用他特有的尖叫本领把大人们吓走,从此以后不敢再去抢他的铁皮鼓。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他是视鼓如命。影片中极少出现奥斯卡与别人的对话,更多时候是利用奥斯卡敲鼓的声音来表现出他内心的声音,鼓声便是小奥斯卡另外一种形式的尖叫,另外一种形式的呐喊,它的声响和节奏往往凝聚了奥斯卡的情绪,有快乐、天真,也有忧伤、恐惧。妈妈与舅舅之间发生的一切与所谓的爸爸的专制独裁以及一切匪夷所思的事他都看在眼里,他的鼓声与尖叫是一种内心的宣泄与对世界的不满。其中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个镜头是,奥斯卡看到妈妈与舅舅周四在旅馆发生的一切,他爬上大楼的顶层,他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不仅仅震碎了教堂的玻璃,也打破的世界的平衡,他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悠远绵长,让人突然心生一种悲痛之情。

奥斯卡对人类是充满恐惧的,贝布拉对奥斯卡说的一段话,让人印象深刻:“我们这些矮人和丑角不应该在巨人铺设的水泥路上跳舞”。大人们甚至是后来到他们家做事的玛丽亚都以一种

异样的不平等的眼光看待他,把他当做是一种异类。他目睹着这世界上发生的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直到他在马戏团中遇到了同样的畸形人贝布拉,这也是影片第一次清晰描绘奥斯卡与外界世界沟通的场景,虽然这个场景非常短暂,但是奥斯卡渴望沟通的眼神,轻快的鼓点声以及展现自己特殊才华的尖叫声都让他紧闭的心扉第一次坦然敞开在观众和世界面前。贝布拉作为朋友和兄长,不仅以平等的眼光看待他,而且他的善良和诚恳也排解了奥斯卡压抑许久的寂寞和荒凉。这段意外相遇也为下文很好的做了铺垫。同时影片中也展现了奥斯卡爱情的部分。玛丽亚让奥斯卡第一次对爱情有了冲动,但是从一开始,奥斯卡就被象征法西斯力量的父亲所控制,家庭中从属的地位以及他畸形弱小的身躯让这段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以悲惨的结局收尾,果然不出所料,最终玛丽亚成为了父亲的妻子。奥斯卡喜欢的第二个女人洛斯塔是在马戏团认识的,他们拥有者同样的身材,他们的结合让人心生一种温暖之情,他们之间没有大人世界的嘲讽和虚荣,更多的是一种爱慕与纯洁,是公主与王子完美的邂逅,一切就像童话那般美好,这也是奥斯卡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世上的爱与被爱。但是现实总是来得残酷的,洛斯塔在一次空袭中送掉生命,又只剩下了奥斯卡一个人,他离开时的尖叫声响彻我们的心扉。

影片的结尾是,奥斯卡在父亲的葬礼上丢掉了这个伴随他17年的铁皮鼓,玛丽亚儿子往奥斯卡的头上砸了一个小石子,但上天就此赐予了他一次长大的奇迹,他终于在这个一切都趋于平淡的年代重获生长的力量---“当他在那里时,他跌落楼梯,不再长大了;现在他掉进坟墓了,又想要长大了。”最后的场景是一列火车装载着希望抑或是迷茫奔向未卜的远方,祖母一个人留下,又回到了那片荒凉的土地上烤着土豆...与开头做了一个很好的呼应。

《铁皮鼓》这部影片让人觉得荒诞又无奈,但作为小孩的奥斯卡却有一种超出年龄和形体的成熟和冷酷,这种错位引人深思。

更多类似范文
┣ 影评 2400字
┣ 电影影评 2200字
┣ 功夫影评 2000字
┣ 一句话影评 1600字
┣ 更多影评范文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