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苗疆》小说创作有感(2700字)

来源:m.fanwen118.com时间:2021.4.30

《血色苗疆》小说创作有感

《血色苗疆》小说创作有感

▲ 吴胜之

这部《血色苗疆》长篇小说,历经两年的打磨,已获得出版问世。当我拿着这沉甸甸已变成铅字的新本,翻开散发着墨香味的页码,心里顿生几分感慨和宽慰。

这部小说能得到顺利的出版,首先得到刘源女士给予大量的修改,同时也得到昌牛先生给予指正。在原始的素材上,还得感谢我房下已活到九十多岁才离开人间的堂伯,是这位可敬的老人亲身参加解放初期剿匪的战事,为我讲述了大量无人知晓的剿匪素材。

一位相好的交友,曾经看过我的原稿,他却吃惊地对我问道:'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素材。'他还对我抬举一番。我认为:抬举也好,褒贬也罢。不以为然,总算讲完了腊尔山苗区剿匪的>故事。

回顾小说创作过程,其艰辛不言而之,毕竟已是天命之年的人,在动笔之中,已显得力不从心。加上语言功力障碍,面对眼前的素材,就像一堆有棱角的毛坯石料,七零八散的。怎样去雕琢和切入呢?这是写作上的最大难事。我曾经花了一个月时间,在开头篇上只写下几百个字,再也写不下了,一度步入写作的困惑。我突然发现自己真不是这块料,但又不服气,只好去翻阅一些经典文学作品,想从这些经典中寻找捷径和技巧。哪知,一旦看了经典作品,适得其反,愈看愈不敢下笔,愈看愈没有信心,反而陷入一种不敢前行的畏缩。我真不想干了,何必去接受这份折磨?

停笔一个月后,在大脑里也不去构思小说的事。但心绪又放不下来。眼望着一堆有价值的素材,又变不了文学的表达,更变不了故事。急躁的心情又不善罢甘休。于是,我重新鼓起勇气,再次拿起笔来,通过对素材的认真琢磨和研究。最后发现自己过去创作的套路不对,我不得又把原来构架的章节打垮,另起锅灶,重新谋篇布局,重新调整故事结构,变换叙事方式,又挑灯夜战干起来。有时把自己弄得身心俱疲的,那艰辛的写作,使我已尝到创作劳动的苦衷。

小说写完了,作者也该有个评判,或说是一种体会。《血色苗疆》这部小说,这故事里涉及众多人物和事件,还有各类形形色色人物的活动。但人物和事件不是简单的罗列,当然也不是流水账。特别是人物,他们无论是主角或是次要人物在故事里应是有血有肉的活人,要让他们在故事里鲜活起来,才能使作品显得丰满。

在理清创作的脉络之后,我把故事分为主、副两条脉线贯穿,把众多人物划为正面、先锋、中性、反面类别。以张营长和逃窜到苗区的彭师长较量为故事主线。把巴山匪首和宋乡长、杨县长为副线辅佐。打破了过去只要说是剿匪的故事,就把当地的匪首抬出为主线的贯例。

众所周知《乌龙山剿匪记》这部匪片就是以当地的钻山豹和田大榜抬出来放在主线,反而把特派员的四丫头作为副线陪衬。当然,也不排除故事发生的背景,而作者把土匪写得很凶残,这也不排除作者对大湘西出土匪大肆炒作的意图。很多剿匪的小说和故事都是这样雷同的手法。

小说故事中对张营长正面人物的塑造,他是肩负着解放人类的重任,为了这片苗疆解放而献出了年轻生命,这是闪光点,这就是主旋律。同时,最值得歌颂的是:他率领的尖刀营先遣队挺进苗疆,大胆的团结和依靠这里苗族上层人士,这是他的大智慧。从他身上已散发出炫目的光彩。在剿匪的战争中,他眼望着从大别山带出来的战友一个个的倒下,尽管是个硬汉,不由潸然泪下。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腊尔山苗区剿匪的艰难

和复杂性,也反映了两个持有不同政党信仰的人在腊尔山苗疆搏弈的残酷性。在反面主线上的彭师长,他的确不是等闲之辈。他在经营苗疆中,为了收买这里苗民的人心,他在苗疆没有残暴,没有烧抢,只有慈善。他最厉害的一招,是在政治上蓄意制造民族的矛盾,让苗民仇恨红色。在经济上,为了使苗民增加银子的收入,他在腊尔山大量收购鸦片,自己大做鸦片生意,打起靠金钱收买人心的这张牌,实现名利双收。为稳定他在苗疆的党国大业,他还对他手下违反军纪的士兵就地处决,他这几招够毒的了。他有这样的表现,难道苗民们还说他彭师长不是好人吗?他的假象蒙蔽了许多不知真相的苗民。他的一呼应和,使腊尔山的苗民纷纷参加他组建反共救国的自卫军。这彭氏也是个大智慧的人。在小说中对反派的彭师长人物的刻画,也是一个突破。

乌云族长和巴山匪首,在张营长和彭师长的较量中,表面上看,他们各巴一方,但却有共同的心态。都不去融入什么党派,也不相信你任何党派的信仰。完全凭着个人感情色彩行事。但都有自己的利益和目的,乌云的利益,不管你是红色或是白色都不能动他的疆土。他的生性孤傲。也不去巴结谁,奉行'打铁全靠本身硬'的信条。在练兵场上他被张营长过招征服后,他内心的感佩,才愿与张营长交朋结义的。他与张营长的合作,完全是他个人的感情与张营长合作,不带任何杂质和色彩。连解放大军要攻打腊尔山的彭师长时,他去向李团长和王政委请战,他只说随着大军过马槽河去消灭巴山仇人,半字不提消灭彭师长。这些细节鲜活了乌云的个性,使其人物的塑造符合一个苗族头人的血性和本真。

话说巴山匪首,他与彭师长歃酒结盟,其内心是想借彭师长之力去攻打乌寨,消灭乌云。尽管彭师长已给他一个副司令的大官,这个莽夫,他不会为你那党国去效劳的。叫他去攻打豹子场张营长,他和他手下的弟兄只想趁机去打劫大户,抡财喜。你看他那匪性竟敢在彭师长面前拔枪骂娘撒野。他对彭师长整天灌输反红色的话和操练军事反感不已,真是个不可调教的人物,彭师长被他弄得无办法了,只好用美色把他收买。尽管如此,他同样敢枪杀你彭师长派出监督他的副官。最后,他三叔和巴四兄弟在山洞里劝他自首,他在穷图末路时,讲出那几句后悔的话,道出了他的心声,意味深长。巴山也是条汉子,他的硬性绝不自首,宁愿选择自送黄泉之路。这个巴山匪首的人物塑造,他奉行的是:今天你对我好,你就是我的朋友,明天你得了罪我,你就是仇人。乌云和巴山属于中性人物的角色。

乌魁和巴四属于先锋人物,他的身份不是贫协主席,是一个行医的百姓,巴四的身份也不是民兵队长,而是在汉口做过鸦片的生意人。他们走出大山,在外见过世面,开阔了眼界,知晓山外的大事。不管他们以前做过什么,但为解放苗疆,清剿残匪作出了贡献。他们是苗族人的先进代表。是追求和渴望苗疆解放的人物。是张营长战胜彭师长的得力帮手。从乌魁和巴四的身上,释放出苗族人那至善至美的品性。还有那反派的杨县长和宋乡长,他们是国民党已失去政权的残渣,但又不甘心失败,趁张营长未站稳脚跟,也去攻打豹子场,结果以失败而告终,最后被解放大军消灭在四龙山上,这两个反派人物,作者把他们放在副线上,在故事的情节上只作为铺垫过渡,这与其它剿匪片及小说,采取与众不同的处理手法。

血色苗疆小说,在作品中也存在着许多不足的地方。有的细节写得很抽象,有的情节跳跃过快,有的故事细节还不大细腻。欢迎读者对作品的评头论足,或说长道短。


第二篇:读小说有感 200字

萧清商很清楚,苏贵妃和吴王之间的问题,在这个时代,许多成功男子与妻子之间都是存在,而这也是很难避免的。

尤其是本来出身贫寒的夫妻。因为清贫,女子的眼光,见识,教养大多只局限在极小的天地中。而男人却在一步步走向高处的同时,眼中胸中,渐渐拥有了整个世界。

男人永远比女人更容易适应这个世界,尽管这个适应的过程,通常少不了女人在后方默默无言的支持和奉献。但当男人到达最高处时,乡间贫妻与他对一切事物的看法,理解,喜好,都已经不再相同了。 这个时候,男人们如果没有足够的良心与责任感,放纵了私欲之心,贵易友,富易妻也就成了世间常有之事。

也因此人们谈起情爱大多轻描淡写……

更多类似范文
┣ 白衣镇中学节日小报创作活动方案 900字
┣ 乌审旗中小学生“节日小报”创作活动总结 1000字
┣ 《特殊的探险有益的尝试》——湖南作家网主编余艳在李震长篇小说《木瓜纹》长沙首发会上致词 1900字
┣ 更多短篇小说范文创作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