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推手》、《喜福会》看中西文化差异(3700字)

来源:m.fanwen118.com时间:2021.5.13

从电影《推手》、《喜福会》看中西文化中的婚姻家庭观的差异

文学0807班 王玥琅 201011120727

[摘要]不同的民族拥有不同的文化环境,不同文化环境影响着人们社会生活价值观。本文将从电影《推手》、《喜福会》入手,为大家剖析中西文化中人们不同的婚姻家庭观。

[关键词]《推手》、《喜福会》、中西文化、婚姻家庭观

由李安导演的《推手》是一部反映家庭生活的电影,这部电影以美国儿媳与中国公公之间的矛盾全面反应东西文化之间的冲突差异。《推手》这部电影的名字就有着中西文化冲突的含义,其英文乃曰“pushinghands”。原本一个中国人和一个西方人初次见面,要做的是握手,然而这里却是“推手”。这部电影深刻反映了李安导演对中西文化差异冲突的理解与认识,当然,李安所谓的中西文化冲突并非简单地在中国人与西方人之间制造矛盾,而是以一个中国老父亲的视角来集中展开父子之间、美国儿媳与中国公公之间文化或者思想上的冲突,在这些冲突之中深刻反映了在中西文化的影响之下人们不同的婚姻家庭价值观。 电影《喜福会》叙述了四位解放前夕从中国大陆移居美国的女性吴素云、龚琳达、顾映映、许安梅和她们在美国出生的女儿君、丽娜、薇莉、罗丝(音)之间特有的“爱爱怨怨”,并通过四对母女间的感情冲突淋漓尽致地演绎出了中美文化的巨大冲突,并且,引起这些巨大的冲突的内在原因除了两代人之间的时代环境不可逾越的代沟之外,其实更主要的原因是中西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截然不同的婚姻家庭观。

本文将从以下几方面来分析中西文化中不同的的婚姻家庭观在《推手》、《喜福会》这两部电影中具体的体现。

一:个人空间

在美国的一所大房子住着一个因退休而来美国一个月的太极大师朱老,他的儿子朱晓生,他的孙子杰米,以及他的美国儿媳玛莎。影片一开始便给大家呈现两种不同的生活状态:在电脑绞尽脑汁的美国儿媳玛莎和坐在客厅看电视的朱老。他们住在同一所房子里,但是相互之间语言不通,他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一份事,却使得双反都处于不舒服的状态。这两个人在生活方式上,可以说根本没有交集,而两者唯一出现交集的时候也是出现矛盾冲突的时候。朱老先生一直没带耳机看京剧,而媳妇玛莎一直觉得是这个公公影响了她的创作灵感。这是电影《推手》留给我们的最初映象。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说到底还是由于中西方文化中人们对家庭生活中个人空间的理解的偏差。在我们中国,人与人之间特别是家庭成员之间

的联系十分紧密,大家都很习惯一大家人住在一个房子里,共同分享家里的一切事物,包括家的空间、家的乐趣。在中国的婚姻家庭里面是比较重视家庭中集体的生活空间而非个人的私人空间。而在西方,人们尊重私人的空间、个人的权利,重视工作效果。西方的社会也是按照个人权利、工作效果设立的。他们觉得就算是家人也不该影响到自己的个人独立空间,他们不习惯与别人分享自己的个人空间,就算对方是自己的家人。

其实,在电影《喜福会》中也深刻的反映了中西方文化中人们对个人空间的不同理解。电影《喜福会》中,四队母女由于对个人空间的不同理解而引起的矛盾也不少。龚琳达和薇弗莱母女的冲突中西文化在这方面差异的体现。母亲希望通过女儿体现自身存在的价值,以女儿的成功为全家人带来荣誉。而女儿偏偏深信“我就是自己”。拒绝母亲的介入。具有超人的象棋天赋薇弗莱终于有一天冲母亲大叫:“为什么你非要拿我出风头?如果你自己想出风头,那么你为啥不学下棋呢? ”这一切其实也体现了中西方文化中人们对家庭中个人空间的不同理解。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母亲龚琳达觉得女儿的价值应该代表着她所属的那个家庭的群体价值,而生活在美国西方文化之下的女儿薇弗莱觉得下象棋是自己个人的事,是自己私人的自由权利,不该成为除自己之外任何人炫耀的资本,其实这也是西方文化下人们对个人空间的重视。

二:孝的观念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孝”几乎是中国思想结构的核心,而李安的“父子视角”正是对准了中国传统的孝顺父母思想。这一东方特有的伦理观念,在西方人看来不可理解,甚至十分怪异。因为他们的父辈与子辈之间不存在孝顺观念,在孩子成人后便基本上脱离了抚养或者赡养的关系;孩子独立生存,而父辈也自食其力。老人无人照顾,则由国家来抚养。于是在电影《推手》中,晓生的美国妻子玛莎接受晓生父亲住在自己屋中是多么的勉强,而在饮食起居等具体细节上也都是格格不入,这体现了中西方家庭文化中对“孝”的不同理解。

在电影《推手》中,美国媳妇玛莎无法理解晓生为什么不送父亲来老人公寓。老人有这么重要吗?她觉得这个老头的到来影响了他们的家庭生活,她不明白这个老人为什么一定要和他们住在一起。晓生是一个中国人,在他的心中存在中国文化和思想,这个清楚表现在一次朱老先生逛街迷路了,他着急起来了还向玛莎发脾气,推东西,喝酒。他还是想送父亲到老年公寓但是看到父亲对死去母亲的思念时,他还是觉得自己要有责任,认为对父亲要尽赡养的孝道,但是深受美国文化熏陶的他最终还是决定送自己的父亲去老年公寓。

对“孝”的不同理解同样体现在电影《喜福会》中,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母亲希望女儿们能像自己在中国时一样尊从长辈,她们认为安排女儿的生活,塑造女儿的思想是自己的权力,女儿必须服从。但美国的文化背景并不支持母亲的告诫、指导和示范,所有这些并不能被土生土长在美国的女儿们理解。她们怨恨和曲解母亲“怪异”的中国式行为方式和信仰,她们并不认为这就是所谓的“孝”。小说中,吴素云为女儿精美设计的未来是做一名钢琴演奏家,并深信她有这天分,可君生长在美国,她并不认为一定要听从家长的摆布,在她看来,母亲的家长制是侵权性的,绝对不能容忍。为了挫败母亲“愚蠢的傲气”,她故意在练习时偷懒、表演时出丑,让母亲丢脸。并且。打定主意,再也不听她摆布了,并说“我不是她的奴隶,这里不是中国。”

中国文化提倡尊老爱幼,子女孝顺父母,这种文化传统的内容包括: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依礼而行之,侍奉父母;父母死后祭拜供奉;繁衍后代。延续香火;家庭权力集中于家长,子女对家长绝对服从,而父辈和子辈同住一个屋檐下的现象在中国是十分常见的,比如四世同堂。在西方文化中,父母和子女在成家以后独立出去,父母永远不会再和子女同住一

室。

三:爱的表达

不同的地区人们有不同的语言表达方式。在中国中,人们从幼年开始就耳濡目染,渐渐学会察育观色。交流时,无需把话讲明,彼此就能心领神会、应对自如。在这种文化中。直白的解释往往意味着说者认为听者木讷而不通世故、无法与之达到默契。在西方文化中,人们更多地依赖语育而非行为来传递信息。因此,他们尊重和信赖那些语言丰富、能够清晰得体表达自己意愿的人,而被中国人当成美德的“少言寡语”,往往被美国人认为是能力欠缺或是阴险狡诈,难以捉摸。

在电影《推手》中,老朱对于儿媳的不满从一开始就选择了退让和忍耐典型的中国人际方式,成为老朱面对异国文化的处理态度,对于异国的老伴陈太太老朱表现出渴望能跟陈太太聊天,找不到陈太太的时候,朱老先生外表上却并不说什么几乎平静打坐,但实际上确实一直在等着陈太太的电话。老朱的儿子晓生,在面对父亲与媳妇之间的矛盾时他选择中国式的相对沉默少言的态势去处理。同是中国人的陈太太在与老朱一家聚会时心里一直有事,但是却一直放在心里不说,这些都体现了中国人表达爱时相对隐晦的方式。

在电影《喜福会》中也体现出了中西方人们表达爱时不同的方式。小说中龚琳达和吴素云的一段精彩对话就生动地反映了这一特点。“薇弗莱整天只顾着下棋,我可忙坏了。每天,就光擦拭她捧回来的那些奖杯,就够我忙的了。你真有福气,你可没这种烦心事。”对于龚琳达的夸耀,吴素云心里自然明白,便也高高地耸起双肩,以一种得意的无来说:“我可比你还要心烦呢。我们的精美,满耳只有音乐,叫她洗盘子,你叫哑了嗓子她也听不见。有啥办法,她天生这样一副对音乐失魂落魄的模样。”在此,她们心照不宣地运用了“中国式的谦虚”,表达了自己炫耀女儿的本意。可当龚琳达把这种技巧运用到与欧美血统的美国人的对话中时,竟闹出了笑话:薇弗莱的男朋友里奇初次到她家做客,龚琳达端上她拿手的清蒸排骨和腌菜,这本来是她的精心之作。尝了一小口后,她便故意谦虚地抱怨:“哎呀,这菜不够成,淡而无味。”她不满地摇摇头,“简直无法人口。”这从来是龚家的惯例:先吃上一口,然后称赞一番妈妈的手艺。但这次未等大家开口。里奇便说道:“它所需要的就是加点酱油。”于是,在妈妈恐怖的注视下,一注黑色液体倒进了排骨。 正如君所言:“我和妈妈从来没有真正地互相理解过,我们翻译着彼此的意思。我似乎总不能完全听懂妈妈的话,而妈妈却总能在我的话中听出弦外之音。”

通过电影《推手》和《喜福会》我们可以看出中西方文化中人们的婚姻家庭感念有很大的不同,这是无法避免的,也是无需回避的。但是,在电影的最后玛莎最终理解了晓生对朱老的重要性,君也回到了中国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两个姐姐,中西文化找到了文化的切合点。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观点:不同的文化之间尽管有着不可避免的冲撞,也未尝不可以共存和兼容,只要有爱;爱和真诚永远是沟通心灵的桥梁,连接世界的纽带。

以上便是我对电影《推手》、《喜福会》中中西方不同的婚姻家庭观的一些看法。


第二篇:从《喜福会》的母女冲突看中美教育文化的差异 7600字

2011年第2期

(总第22期)贵阳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Social(季刊)No.2.2011JOURNALOFGUIYANGUNIVERSITYscience(Quartedy)(GeneralNo.22)

从《喜福会》的母女冲突看中美教育文化的差异

李晶晶

(贵州师范大学大学外语教学部,贵州贵阳550001)

摘要:美国华裔作家谭恩美的小说<喜福会>讲述的是四对华裔母女在美国的生活经历。小说一发表就得到了读者的喜爱和评论界的关注。本文以母女之间的冲突为切入点,以中美两国不同的家庭教育观念为主线,一方面讨论了中关文化差异在母女冲突中所产生的影响,而另一方面则分析了文化冲突对于移民心理所产生的作用。

关键词:母女冲突;教育模式;文化冲突

中图分类号:124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3—6133(2011)02—0070一04

Thedi船erencesOfChinaandTheUIlitedStatesEducationcllltureFromthe

mother—daughterConnictInZ沈e.,毋£比c尼C融易

LiJing—jing

Guizhou(Guiz}lou

Abstract:neChine鸵Am喇can

neseTeacherUniversity,Guiyang550001)0ff0毗pair80fcIli—wTiterArnyT蚰§novel7k助厶以a曲isab∞ttIle唧eriencemot|l凹andd眦ghterlivingintlleUnitedStates.Thenovelattractedreade路姐dcriticBimmediatelyaft盱itspubli—cation.TaI【irIgtlleconnictbe伽eenmotll盯趴d

educationintIleconte】【toftwo

舱ndertIleimpactondaugllter鹊itss训ngpointa11donadoptillg出ed迁k陀呲co眦ep旭0fIIaIlddi眈uss∞howcultIIralcultures踮its眦inline。Thi8a^icletIleonef如dydim黜nc船tIIeconnict0fmotller—daughterrelatio璐hip毗ldon山eotIlerh肌d,triestoanaly∞tlIeiIlfluen∞0f

bytIIecIlltllmlconflicts.i咖i伊ant8mentali哆brought

Keywords:mc心盯一daugIlterconmct;educationalpattem;cIlltIJ】ral∞nnict

美国华裔作家谭恩美的第一部小说《喜福会》一发表就得到了读者的喜爱和评论界的关注。小说讲述了母女两代华人女性在美国的生活经历,通过四个母亲对幼年女儿的教育,以及在女儿们长大后母女之间在爱情、婚姻、家庭等核心价值观念上的冲突,展现了家庭教育和家庭价值观差异对于两种文化碰撞的意义。同时,小说中表现出来的女儿们对于生活的困惑也体现了家庭教育对于移民文化融人主流文化的影响。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组成元素,它浓缩了一定文化的理想,原则和运行模式。…中国的家庭观念和教育模式深深受到了中国文化的影响,这种影响是骨子里的,不因为某个个体的特定经历而彻底背离。文中的四位母亲无一不在旧中国受到迫害,她们或是战争的牺牲品,或是丈夫的牺牲品。“在这个远离亲人和家乡的地方,她们(移民)依然无法改掉身上的中国味,处处留有中国的烙印。州引她们来到美国,希望能够脱离开原来曾带给她们无数伤痛的环境,获得新的机遇,开始新生活。可是当她们到了美国,开始养育自收稿日期:20ll—05一10

作者简介:李晶晶(1979一),女,湖南邵阳人,贵州师范大学大学外语教学讲师。~70一

万方数据

己的女儿的时候,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又用她们早已习惯和熟悉的模式将扎根在她们骨子里的本族文化理念灌输给女儿们。随着女儿们在美国的成长,她们所接受并认同的美国主流文化同母亲们一直坚持的中国文化之间的矛盾冲突就愈加明显。母女间的冲突既是两代人代沟的体现,也更是两种文化——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冲突碰撞。她们相互的不解和不满既是家庭关系的矛盾所致,也是移民文化同主流文化摩擦导致的心理困惑所致。

家庭核心价值观念的差别

《喜福会》中大多数的争吵都发生在家里,从女儿们的成长到出嫁,女儿们总在埋怨,总在逃避,母女问总在争执。四个传统的中国母亲几乎都面临同样的一个困境,她们越是努力地塑造女儿,越是希望给予她们最好的生活方式,子女的反抗就愈加激烈。当然,不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父母在与子女相处的过程中,尤其是在子女的成长阶段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摩擦,但是《喜福会》中四位女儿与母亲的紧张关系,已经不仅仅是所谓青春期叛逆的表现,因为不论是反抗的方式还是程度,矛盾和冲突都超出了中国本土的青少年对父母的反抗。

父母是孩子最早的教育者。父母通过语言和行动教育并影响孩子关于人生很多重要问题的认识和决定。在一个家里,家庭成员的地位,相互关系,以及家庭成员被期待的关注点都体现了家庭的核心价值理念,这些又都带上了文化的烙印。在中国的家庭里,父母处于绝对的权威地位,孝顺,脸面是中国家庭强调的最为重要的方面。孝顺,就是要听话和服从,对于父母长辈的意见不能质疑,不能违背。脸面,就是要求子女把家庭的利益和荣誉看得高于一切。个人价值的实现要以父母,以家族的追求为轴心。【3】

《喜福会》中许安梅就亲眼目睹了自己母亲是如何孝顺她的母亲的。尽管要承受巨大的肉体之痛,但是安梅的母亲“在自己手臂上割了一片肉,眼泪从她脸上淌下,血,也‘答啦’、‘答啦’地往地板上滴。把从手臂上割下的那片肉放入药汤里……来为自己的母亲,尽最后一次的孝心”。【4]其实割肉治病的说法到底有多少的科学依据恐怕没有人能确定,但是在那样一个场景里,许安梅的母亲因为改嫁的事情已经让家族蒙了羞,她的人生价值就打了折扣,必须用这种极端方式或许才能做些许的弥补。而另一个母亲龚琳达,两岁订了亲,十二岁就出嫁——“牺牲了自己的一生,只为了履行父母许下的一个诺言”。父母对于琳达未嫁之时全部的教育理念就是“不要丢了我们家的脸”,【41而对于琳达本人来说,这个观念也是深入她的骨髓的。她嫁到洪家的第一天便小心翼翼,告诫自己“一定不给娘家人丢脸,不让洪太太在这里挑出丝毫的不是”。14o即便是实在忍受不了洪家的折磨,琳达想到的也是“逃出这个婚姻的牢笼而又不辱没我娘家

的名声”。【4】

这些摆脱了困苦的中国母亲们带着巨大的期盼来到美国,并且也在这儿找到了心灵的慰籍和对新生活的追求。只是,在新的环境里她们却沿着旧式的模式教育自己的子女。“听话”依然是子女必须遵守的家庭原则,无论她们是否认同父母的观点。吴精美的母亲希望她可以出人头地,强迫本没有音乐天赋的她练习钢琴。无论女儿怎么争辩,母亲都充耳不闻,钢琴比赛的失败让母亲丢了脸面,她一言不发,连教训的话都没有。终于母女为要不要继续练琴的事情争吵了起来,母亲的回应只是:“世上从来只有两种女儿,……听话的和不听话的。在我家里,只允许听话的女儿住进来!”许露丝对母亲的话笃信不已,因为她的母亲一直就教育她:“如果我听她的话,那长大后也会像她这样,凡事都能作出正确的判断。而如果我不听话,那就会耳朵太软,太容易听别人支配了……三十年以后,妈还是试图要我做个听话的孩子”。[4】

母亲们这样的教育在她们看来是再正确不过的了,因为在中国的传统教育观念里,父母永远是正确的,只有听父母的话,才能走正确的道路,才会“像一棵树一样,……挺拔强壮的生长。”(卅可是作为第二代移民的女儿们,她们对于母亲们强调和坚持的东西不以为然,影响她们的身上还有另外一种力量。她们生活的主流群体已经不再是中国人,而是美国人,而她们在社会群体中感受到的普遍认同的价值观念是美国化的,而非中国化的。这些是与只有在家里才能感受到的传统的中式价值观念格格不入的,当然这也成为了她们抱怨,反抗母亲的重要因素。因为学钢琴的事情,吴精美对母亲大声叫到:“我成不了你希望的那样。”H1而薇弗莱尽管拥有下棋的天赋,却不肯服从母亲的安排,执拗地将天分搁置。一7l一

万方数据

家庭教育方式的差别

家庭是文化的缩影,父母通过一言一行指导孩子,将他们认同的价值观念输入到孩子身上,这样一代代的往下传,完成文化的传承和延续。文化的延续过程中也会因为经济,社会背景的变化而产生代与代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但与不同文化相遇而产生的碰撞相比,后者产生的误会和冲突显得更加激烈和不可调和。中国家庭的父母对于孩子的要求生硬,更接近简单的发号施令,长辈很少和孩子对社会生活的重大问题进行平等对话,父母的权威和要求更多是在缄默中树立和体现的。由于模仿早于语言,所以中国的孩子在家庭里往往被期盼有超过他们年龄相应的行为举止。对于子女行为的纠正,中国的父母更多采用指责,批评一类带有否定意味的口气和话语。¨o

吴精美在钢琴比赛上拙劣的表现让母亲吴素云很失望。母亲并没有坐下来与她交流沟通,相反,她采取了沉默的方式,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出人头地,可以进入主流社会,但是这些她都没有告诉女儿。对于精美的要求,她只是用最简单的语句,冷冷的口气说:“四点啦。她如往常一样提醒我……关掉电视!”琳达女儿薇弗莱在大街上公然反抗母亲为她设定的道路,而琳达惩罚她的办法便是沉默,对于薇弗莱的一切举动都不加理会,让女儿感觉到,“似生出一堵无形的大墙,每天,我都在悄悄伸手摸索着这堵墙,忖思着它有多高,有多宽…”。【41除了沉默之外,母亲对于女儿的行为指导更多地就是采用批评指责的方式,正如她们从中国的那段成长经历里在父辈们那里获得的一样。琳达对女儿就总是指责,以致于薇弗莱觉得她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看得顺眼。无论是女儿学习,还是她的婚姻,母亲常常都是“奚落”,“数落”的口吻。素云对精美就常常训斥,在精美遭到薇弗莱嘲笑讥讽之后,母亲又当众贬低了她。精美曾经跟自己的母亲说,“父母不要老是批评孩子,相反,却应多多鼓励他们。要知道,人们之所以起而奋之,就是为了要迎合世人的托付和期望,而当你只是一味地批评,似乎就意味着,你希望的只是失败。”H3母亲对此很不以为然,她们认为,批评更能使孩子们发奋努力。她们寄予在女儿身上的期盼才有可能实现。

由于家庭的利益高于个人利益,中国家庭中子女在家中的地位往往依附于父母,成为父母拥有物的一部分。中国父母同子女的关系更接近主体和客体的关系。这种“客体”关系的表现之一是父母将子女的成长看作自身社会价值的体现,子女成为了炫耀的资本。表现之二则是父母可以干涉孩子生活的各个方面,将他们的生活完完全全纳入自己管理的一部分。在《喜福会》中,随处可以见到母亲的炫耀和他们的攀比。当薇弗莱赢得了国际象棋的比赛之后,她的母亲琳达拉着她随处炫耀,在唐人街上向每一位过往的行人表明这个象棋天才和冠军是自己的女儿。而这样做的结果却激起了女儿的反感。薇弗莱甚至吼出“如果你真的这么在意冠军,那你自己去赢一座(奖杯)”,【41这样的话显然是“大逆不道”的。而为了表明对母亲的反抗,薇弗莱放弃了下棋,她要像母亲表明自己不属于她的财产。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另一对母女身上。吴素云一直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出人头地。她强迫女儿练琴,即使是在女儿的钢琴表演一塌糊涂之后,吴素云也一直坚信自己的女儿会成为真正的钢琴家,可以融入主流社会。作为冠军的母亲,琳达很自豪地说,“哎,薇弗莱捧回来的奖品实在太多了,她自己整天只顾着下棋,我可忙坏了。每天,就光擦拭她捧回来的那些奖杯,就够我忙的了。你真有福气,你可没这种烦心事。”H1尽管没有奖杯可以炫耀,但吴素云会略带无奈的说:“我可比你还要心烦呢。我们的精美,满耳只有音乐,叫她洗盘子,你叫哑了嗓子她也听不见。有啥办法,她天生这样一副对音乐失魂落魄的模样!州刮

在《喜福会》中我们可以看到父母对子女生活的干涉不仅限于他们成年前的教育,还可以一直延续到他们婚后甚至更久。琳达作为母亲,从女儿薇弗莱的学习到她的择偶都处处按照自己的意思来要求她,甚至剪什么发型,该如何与他人相处,薇弗莱都能感到母亲无处不在的“关心”。作为家长,琳达在知道上中学的女儿交了男友之后,“当下就将鞋脱下劈脸扔上来”,H1可以肆意地对女儿的男友挑刺,称他“脸上雀斑太多”。[41给她女儿买的貂皮大衣都是用下等皮毛做的。她也可以“常常随便来访而不事先给个电话或打个招呼什么的”。f卅

在移民文化和主流文化夹缝中的生存

《喜福会》中的母亲千里迢迢来到美国,她们发誓要做真正的美国人,要让自己的孩子进入主流社会,一72—

万方数据

“讲上一口流利漂亮的美式英语,不会烦恼,不会忧愁”。H1但是由于语言的鸿沟,生活习惯的迥异,文化观念的不同成为很多中国人在移民美国之后迟迟不能融人当地社会的重要原因。至于第二代移民,她们一方面更多地接受美国文化的洗礼,她们的朋友、同学和同事都会影响到她们对于生活的认识和理解,但是另一方面,她们毕竟又要受到家庭里中国文化的熏陶。家庭核心观念,教育方式等各方面存在的巨大差异让她们的心理上同样处于两种文化夹缝中挣扎的状态。

作为母亲,不论是吴素云也好还是琳达也好,她们都不希望自己的悲剧在女儿身上重演。她们千辛万苦的来到美国不仅是为自己,也是希望她们的子女能更好地生活。因此,她们要求她们的女儿说一口标准的美国英语。可是另一方面,她们的教育模式却依然是以中华文化为根本的。他们移居美国几十年,可是依旧聚在一起说中文,打麻将,做中国菜。她们用严格的方式约束孩子,最终导致了母女关系的僵化。

作为第二代移民的女儿们,不管是性格叛逆的薇弗莱还是性情懦弱的吴精美都在两种不同文化中试图寻求到平衡,完成自己身份的确立。但是这两种文化不断的冲突也深深地困扰着她们。她们一方面认为自己已经是主流文化的一员,不再像母亲那样只能用蹩脚的英语交流,她们说着流利的英语,吃着快餐,甚至嫁给美国人,成为美国家庭的一员。但是当她们真正融入主流文化的时候,她们受到的移民文化的影响也如影随同。露丝嫁给泰德,通过婚姻进入美国主流社会。但是泰德家有强烈的种族主义观念,尽管泰德母亲多次反对,用语恶毒,可是由于泰德的坚持,他们结合了。露丝对这段婚姻诚惶诚恐,对泰德本人更是唯唯诺诺。正如她说的“我甘愿站在泰德的后面,为他出出主意,给他买点礼物,我认为这就是爱的奉献”。”1可是,这样的生活并不能长久,显然作为美国男人的泰德不满足于言听计从的妻子。于是露丝又打算通过生个孩子来挽回已经亮起红灯的婚姻。这些也没能挽回已经岌岌可危的婚姻状况,泰德需要的是能够和他平等对话甚至争吵的妻子。露丝终于明白中国人和美国人是有差别的,嫁给美国人虽然可以完成社会地位的转变,但是却无法消除文化上的沟壑。她即使可以勇敢地挑战泰德母亲的权威,但是要真正融人白人文化并非易事。

而另一段失败的婚姻中,丽娜和丈夫哈罗德从制的生活方式虽然没有带给她婚姻的满足感,但基于上一桩婚姻的教训,她坚持认为生活开支上的平摊而取得的经济独立地位可以避免重蹈上一次婚姻失败的教训。她认为这样的家庭方式代表了美国文化,虽然在其间她并没能争取到想象的幸福。经济上的独立并未为她带来丈夫对她的关心和关爱。

结语

《喜福会》最终向大家展示了一个充满希望的结局。有不少人在争论到底最后是中华文化取得了胜利还是美国文化胜利了。这样的冲突是否会一直延续在第一代华人和第二代华裔身上,一遍一遍的重演。第一代华人去寻找美国梦,构建美国,但是她们要求的美国梦却永远需要置于中华传统文化的框架下。传统文化就像在他们身上留下的伤处,越想撕下它却越无能为力。其实,在文化的冲突与交流过程中,很难说哪一种文化完全占据了上风,尤其是对于移民而言。他们或许会为了融人新的环境而作出改变,但是那些骨子里流淌着的传统却会深深烙在他们的身上。而最终吴精美回到大陆看望失散的姐姐,另外三对母女的互相理解还是向我们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尽管作为移民,确实需要保持自身的一些特质,文化的认同是痛苦的,也不是一蹴而就的。盲目的鄙夷自己的文化,不仅无法加快融入当地主流文化的速度,还可能最终迷失在其中。

参考文献:

[1]王玉娟.中美家庭价值观的跨文化差异对比研究[D].山东:山东大学,2008.

[2]芦海英.文化冲突与和谐趋向——谈美国华裔女性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的发展脉络[J].文艺理论与批评,2008(舵).[3]肖群忠.孝与中国文化[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

[4]谭恩美.喜福会[M].程乃珊等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

[5]李军,朱筱新.中西文化比较[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

责任编辑一73~

万方数据

从喜福会的母女冲突看中美教育文化的差异

从《喜福会》的母女冲突看中美教育文化的差异

作者:

作者单位:

刊名:

英文刊名:

年,卷(期):李晶晶, Li Jing-jing贵州师范大学大学外语教学部,贵州贵阳,550001贵阳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Journal of Guiyang Teacher's College2011,06(2)

1.李军;朱筱新 中西文化比较 2010

2.谭恩美;程乃珊 喜福会 2006

3.肖群忠 孝与中国文化 2001

4.芦海英 文化冲突与和谐趋向--谈美国华裔女性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的发展脉络[期刊论文]-文艺理论与批评 2008(02)

5.王玉娟 中美家庭价值观的跨文化差异对比研究[学位论文] 2008

1. 马友 从《喜福会》看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与交融[期刊论文]-西安航空技术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1,29(6)

2. 迟明赟.CHI Ming-yun 从语言和文化角度解读电影《喜福会》中母女关系冲突的原因[期刊论文]-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1,27(3)

3. 苗永敏 东西文化的冲突与融合--解读谭恩美的小说《喜福会》[期刊论文]-徐州教育学院学报2004,19(2)

4. 潘梦妮 从《喜福会》看谭恩美对中国儒家文化的批判与认同[期刊论文]-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13(4)

5. 王丽.Wang Li 从边缘化到文化融合——《喜福会》中美国华裔文化身份的探寻[期刊论文]-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2011(5)

6. 解丽花.杨雅丽 谭恩美小说《喜福会》中的成长主题研究[期刊论文]-东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4)

本文链接:http://d..cn/Periodical_gysfgdzkxxxb201102017.aspx

更多类似范文
┣ 中西方餐桌礼仪文化差异总结 1700字
┣ 中西方饮食文化差异研究性学习总结 2600字
┣ 研究性学习:中西方文化差异的探究(结题报告) 2300字
┣ 中西文化差异总结 2100字
┣ 更多中西方文化差异总结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