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曹植《洛神赋》背后的爱情(7600字)

来源:m.fanwen118.com时间:2021.7.28

论曹植《洛神赋》背后的爱情

专业:汉语言文学 姓名:XXX 指导老师:XXX

(XXX院成人教育处,广东,XX,XXXXXXX)

摘 要:三国时代的曹植把自己对心爱的女人的一腔爱意写成了充满诗情画意的《洛神赋》。能把对一个女人的爱恋刻骨铭心地深入到膏肓,这种纯粹的原生态的理想主义的情感今天已经很少找到了,中国古代文人对感情表达和寄托方式其实更加真诚和直接,喜欢就是喜欢,爱慕就是爱慕,一见钟情就是一见钟情,就因为看见这个女人长得美丽,禁不住美色诱惑,就喜欢上人家了,迈不动脚步了,痴痴驻足观赏,恋恋不舍地看着人家远去,多么真挚多么性情。

关键词:《洛神赋》;才华;凄美

Abstract:Caozhi was a man who loved writing poetry .On the Goddess of Luo River was written to expree his love for the chaming women during the three kingdoms period.The love they show for the women is so deeply, idealism of this pure original ecological emotion today have rarely found.The way Chinese ancient men expree is more sincere and direct.Love is

love ,they always fall in love with each other at their first sight .The men love the women who are chaming and beautiful.They can't resist the beauty and slow down his speed ,keep standing where they are .At that monent ,what they will do is apprecating the beauty they saw until the women left .How sincere they are.

Key word:《On the Goddess of Luo River》; Artistic talent; miserable beauty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里,因为女子而引起的权利之争,父子反目,兄弟成仇??有些是祸国殃民,有些则是家破人亡,所以不论是褒姒,妲己,杨贵妃还是陈圆圆她们都成了为男人的欲望买单的受害者。

一、民间有关曹植与甄姬的故事

甄姬——这个在《三国演义》并没有太多戏份的神秘美人因为最近火热的桌游三国杀

而得以让更多人知道,而她那个具有高爆发的技能“洛神”也令人熟知了,经常网杀的玩家也几乎记得“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曹魏控人妻这个嗜好很多人都知道,曹操是这方面的行家,而他的儿子曹丕也是继承了父亲的这一优点。甄姬本是袁熙的老婆,袁熙兵败,甄姬被俘,曹丕向曹操提出纳甄姬为妾。虽然不是明媒正娶,但甄姬却得到了曹丕的宠爱,甚至立她的儿子曹睿为皇位继承人。可见她的地位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出生而卑微。

这段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就是曹操的另一个儿子——曹植。他的出名其实不仅仅是因为这段恋情,而是他绝伦的才华。《七步诗》也成了家喻户晓的绝句!然而,《洛神赋》才是他的巅峰之作。曹植生于192年,甄姬生于183年,比曹植大9岁,按常理,两个人不大可能发生恋情,单曹植风流倜傥,才高一世,行事不拘泥于常理,所以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大九岁的美女完全有可能。虽然正史上并没有挑明他们的关系,然而一些野史却十分隐晦的告诉了我们什么。216年曹操东征,曹丕随军出征,甄姬却因病无法随行,巧的是曹植这一年也没有参加这次东征,虽然没有写明他到底在这一年干了些什么,但当曹丕回来时,发现数月没见的甄姬并没有因为疾病和寂寞改变,反而容貌丰盈,姿色更盛。这不免让人产生许多联想。

后世广为流传的曹植《洛神赋》的故事,更加大了两人恋情的可能性。甄姬死于221年,《洛神赋》作于222年,似乎这篇赋就是曹植为甄姬写的一首悼亡诗。后来唐代有人更是直接说《洛神赋》本名叫《感甄赋》,就是为甄姬所写的。

那个在文字中写做洛神的美女其实就是曹植的嫂子甄氏。甄氏的模样或许就是曹植在《洛神赋》描述的洛神的那个样子:体态轻盈柔美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丰满苗条高矮胖瘦都恰到好处,刀削般的修肩,束绢般的细腰,脖颈秀美细长,云髻高高耸立,明眸丹唇皓齿,修长的眉微微弯曲,两只美丽的酒窝儿若隐若现。而且很有气质,娴静妩媚艳逸,风姿绰绰柔情万种。这个女人至少在曹家兄弟眼里是惊艳的感觉,否则不会让他们兄弟两个迷恋成那个样子。

甄氏的娘家在中山无极,也就是现在的河北石家庄保定一带,建安年间这位河北美女嫁给了袁绍的儿子袁熙。官渡之战,甄氏的前任公爹袁绍兵败病死,曹操的军队打过来了,没了依靠的甄氏匆忙之中逃到野外,蓬头垢面衣衫不整藏在洛河神祠里,恰好就让曹植撞见了,当时甄美女的狼狈模样可想而知,而曹植却透过现象看本质,一眼看出了她不俗的美丽,当时就惊艳了一把,那时曹植刚刚十四岁,十四岁的少年被二十三岁的少妇吸引得

1

神魂颠倒,暗恋上甄姐姐,并怜香惜玉地将自己的白马送给了这个让他一见钟情并一生钟情的女人,帮助她逃返邺城,甄氏也将自己的玉佩赠给了曹植以示感谢。当时也许甄姐姐对曹家小弟没有多想,但早熟的曹植却一下子爱上了这个女人,这种封建时代的姐弟恋朴实纯真得让人感动。

甄氏最终还是成了曹操的俘虏。这个气质不凡的美女俘虏一下子吸引了曹植哥哥曹丕的眼球,坚决要求老爸把她留给自己当媳妇。那一年曹丕十九岁,这个青春年少的帅哥被二十三岁的甄美女牢牢吸引,也开始了一场姐弟恋,他没想到十四岁的弟弟曹植也喜欢上了甄姐姐。刚刚失去丈夫和美好家园的甄氏一下子被两个少年爱着,不知她心中是喜还是悲。但有一点毫无疑问,这个女人一定美丽的几乎没有瑕疵,才会让见过天下美色的曹家兄弟为之惊艳,不顾她的年龄这般锲而不舍追求,一个把她娶到身边做妻子做皇妃,一个为她神魂颠倒思恋一生。今天在街面上我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绝代美人,不知是美人绝了代,还是我们的审美出了问题,还是女人们进化到今天个个都变成了美女。

自己喜欢的女人变成了嫂子,爱她对不起哥哥,不爱她拗不过自己的心,在矛盾中曹植还是悄悄爱着这个比自己大了整整十岁的女人,那时父兄正为为天下大事奔忙,曹植一则因为年纪小、二则又生性不喜欢争战,能够与与嫂子朝夕相处,对甄氏的感情难舍难分越来越深。历史上甄美女对这个小屁孩真挚的爱情不知到底持什么态度,她到底爱着两兄弟中的哪一个,或许都爱,或许都不爱。

弟弟喜欢着自己的老婆,让曹丕心里很不舒服,魏国建立曹丕当上皇帝后,依然对甄氏和曹植错综复杂的关系难以释怀,因此始终没册封她为皇后至死也只是一个妃子,并且慢慢开始冷淡她,在曹丕当上皇帝的第二年,三十九岁的甄氏在失落和寂寞中郁郁而死。 曹植一直把甄氏放在心上,她的死使曹植伤心万分,不久他到洛阳朝见哥哥,甄氏生的太子曹睿陪皇叔吃饭,叔侄相对,不仅又让曹植想起美丽的嫂子。饭后,曹丕把甄后的遗物玉镂金带枕送给了曹植,这个物件送的令人感觉莫名其妙,明知曹植对死去的甄氏有感情,明明对这件事情满怀醋意,却把自己女人睡过的枕头送给情敌,古代人和今天的人思维方式就是不一样啊。

这个枕头让曹植的心更难以安宁了,返回封地的路上,夜晚宿在洛河舟中,抱着枕头入梦,恍惚间遥见甄姬凌波御风而来,醒来却是南柯一梦。回到鄄城,曹植写了一篇《感甄赋》。

二、对叔嫂之情的质疑

2

明帝曹睿继位,因觉原赋名字不雅,把题目改为了《洛神赋》。一半因为叔叔和母亲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一半因为曹植才华横溢深得人心,曹睿即位后一而再,再而三地徙封不已,曹植颠沛流离寂寂无欢而死。这个举动,令世人多认为其写作牵涉到曹植与魏明帝曹睿之母甄氏之间的一段错综复杂的感情。

三、有观点认为“洛神”并非甄姬,甚至曹植和甄氏也没有发生过恋情 由于此赋的影响,加上人们感动于曹植与甄氏的恋爱悲剧,故老相传,就把甄氏认定成洛神了。但是另一种观点却认为,所谓的“洛神”并不是甄氏,甚至曹植和甄氏也没有发生过恋情。他们的理由是:

(一)身份说

曹植不可能爱上他的嫂嫂,曹植与嫂嫂之间的感情只是亲人之间的感情。曹植在年轻的时候与嫂嫂之间是一种亲人关系,长大后,曹丕与曹植兄弟之间存在着紧张的政治斗争,曹植不会有很多的机会接近甄氏。假若《感甄赋》真是为甄氏而作,曹植这是色胆包天,曹丕不会让这样的文章到处流传。

(二)伦理说

在中国古代社会中,人们很看重各种伦理。图谋兄妻,这是“禽兽之恶行”,“其有污其兄之妻而其兄晏然,污其兄子(指明帝)之母而兄子晏然,况身为帝王者乎?”《洛神赋》不过是由于曹植倍受兄侄猜忌,建功立业的理想始终无法实现,因此借《洛神赋》中“人神道殊”来表明自己壮志难筹、报国无门的悲愤心情。

(三)不符常理

李善注引《记》所说的文帝曹丕向曹植展示甄后之枕,并把此枕赐给曹植,“里老所不为”,何况是帝王呢?极不合情理,纯属无稽之谈。既然曹丕没有将玉枕赠给曹植,那么就不会有曹植睹物生情,而为甄氏作《感甄赋》了。

(四)地名说

《感甄赋》确有其文,但“甄”并不是甄后之“甄”,而是鄄城之“鄄”。“鄄”与“甄”通,因此应当是“感甄”。曹植在写这篇赋前一年,任鄄城王。胡克家在《文选考异》中认为这是世传小说《感甄记》与曹植身世的混淆,作品实是曹植“托词宓妃,移寄心文帝”

3

而做,“其亦屈子之志也”,“纯是爱君恋阙之词”,就是说赋中所说的“长寄心于君王”。朱干在《乐府正义》中指出,“感甄”之说确有。但所感者并非甄姬,而是曹植黄初三年的被贬地鄄城。

四、且从《洛神赋》中细探其写作意图

曹植的《洛神赋》是一篇传颂千古而吟咏不衰的美文,也是曹植创作生涯中的一块里程碑。故有人曾如是说:说曹植不谈《洛神赋》,固然无味,论汉魏小赋而不及《洛神赋》,也同样如登泰山而不至极顶,终是一种遗憾。《洛神赋》既然有如此撩人心扉的魅力,那么在写作上必然有着独特的艺术手法。下面不妨再絮叨几句,以避意犹未尽之嫌。

(一)梦幻的世界

在曹植的《洛神赋》创作之前,已有类似的形式作品出现,就是宋玉的《神女赋》,这在曹植本赋序中写的明白:“感宋玉对楚王说神女之事”。那么宋玉的《神女赋》是篇什么样的作品呢?

《神女赋》是宋玉另一篇名作《高唐赋》的续篇。在《高唐赋》里,宋玉编织了一个楚怀王与巫山神女梦中幽会的浪漫故事,描绘了巫山神女“朝为行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谷之下”的亦幻亦真、扑朔迷离的形象。《神女赋》则描写楚襄王来到怀王曾经到过的云梦之浦、巫山之下,面对着与怀王当时相同的一片朝云暮雨的迷蒙景色,不禁心旌摇动,想入非非,于是在最容易勾起人们遐思冥想的日暮黄昏之际,在似睡非睡的“精神恍惚”的痴情状态中,作起了美梦。他在梦中见到一位“状甚奇异”的美女,感到“若有所喜”。但清醒过来时,又“寤不自识”,觉得空虚惆怅,“不乐”而“失志”。

《洛神赋》在写作上完全借鉴了《神女赋》的艺术手法,叙述了一个人神相遇相求而“欢情未结”的梦幻故事。《洛神赋》一开始写道:“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这是梦的伊始。“睹一丽人,于岩之畔??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秾纤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束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连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娴,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相应图。披罗衣之璀璨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驱。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

4

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这是梦中与洛神相遇后的欢娱情景,“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在这里,一个血肉丰满、神韵充盈的绝代佳人,如出水芙蓉般出现在人们面前,令人心驰神往。这是作者的神来之笔,也是作者情感世界的表露。然而“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余,怅神霄而蔽光??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返,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 这是梦的结束,也是作者心灵深处的哀鸣,“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阴阳顿隔,“欢情未接”,是多么的可悲可叹。

由此可见,曹植的《洛神赋》整篇描写了在梦境之中与洛神相遇相求,情缠魂绕的情感纠葛,但本人又碍于“礼防”而“自持”,“怅犹豫而狐疑”,而最终不得不“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

《洛神赋》虽然借鉴了《神女赋》的艺术手法,同样写一个梦幻故事,但细审其各自的文采、意境,则大相径庭,不可同日而语。

(二)人生的折射

《洛神赋》描写了一个十分精彩感人的梦幻故事,成功地塑造了“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婀娜多姿,楚楚动人的美女形象。这是曹植文学创作的艺术结晶,也是他情感世界的寄托和渲泄。

曹植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情感世界寄托在梦幻之中,寄托在可望而不可及的神女洛神身上?《魏晋南北朝赋史》一书中分析的明白:“在神女类题材的赋中,对生命与美的追求表现得很执着、突出。”这一题材的赋,自宋玉《神女赋》始,源远流长??因此,神女不但在渊源上是生命和欲望的化身,更重要的是美和理想的象征。在这一类题材的赋中,梦是极为重要的结构因素,也极为常见。赋家之所以假托梦境展开对心灵历程的描述,与神女在神话体系和文化传统中的原型不无关系。一方面,根据佛罗伊德精神分析学的原理,梦是欲望的满足。美丽的神女是赋家美好理想的象征。另一方面,梦既可以使对神女形态

5

的描写更具神秘气氛(这也跟神女的原型有关),更加艺术化,又可使赋家摆脱卫道士们可能的啧啧烦言。在反映主体的深层心理情感上,它与艳情类赋异曲同工。一个以铺写客体的美丽为主,一个以渲泄主体的情感为主。所谓止欲、正情、闲邪、静思、曲终奏雅,不过是个习惯的结构形式,和梦一样,给这种容易招来攻诘的题材敷上一层保护色。即使我们不看重其象征意义层面,只将其看作对美、对欲望的肯定,对生命本质的追求,也是无可非议的”。梦虽然是人的无意识思维,它象脱缰的野马一样任意纵横驰骋,但终究是潜藏在人意识深处的信息反映。作品中作者对洛神做了大段的形象、情态的描写,“其行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转盼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几乎搜寻了文学天地中最富美丽神奇意味的文字来衬托美女洛神)。可以看出,曹植在利用一个梦幻故事, 自由驰骋丰富的形象思维,来抒发心中的块垒;利用一个才情盖世的美女—洛神,来寄托自己隐秘世界的情怀。这不能说是作者信笔拈来的神奇之作,而是作者意识流动的信息反映,是作者生命本能的心灵呼唤。

五、“洛神”即甄姬

我认为《洛神赋》中所写的洛神,应该是甄姬,即曹丕的妃子,曹植的恋人。只有是恋人,并且是没有得到的恋人,才能让人有倾诉不尽的美妙感和迷恋感。赋中每一段对爱慕美女的描述足以让人陶醉而遐想联翩,如“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即“洛神她长得体态轻盈柔美象受惊后翩翩飞起的鸿雁,身体健美柔曲象腾空嬉戏的游龙;容颜鲜明光彩象秋天盛开的菊花,青春华美繁盛如春天茂密的青松;行踪若有若无如薄云轻轻掩住了明月,形象飘荡不定如流风起了回旋的雪花”。只有是朝夕相处,并爱慕至深的曹植才能将其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美丽,用那多么美妙的诗句写得鲜活而动人。

曹植在赋中曾这样写到“嗟佳人之信修,羌习礼而明诗”,即“洛神不仅懂得礼仪,还通晓诗词歌赋”。她在与曹植的交往中,两人相互倾慕而相爱了,并有了“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的约定,即“解下腰间的玉佩赠与她,指着深深的潭水立下了相爱的誓言和相见的日期”。并有“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的苦愁,即“苦于没有良好的媒人去传递爱慕之情,就用脉脉含情的眼光去表达我的爱意”。后来曹丕却将其娶为妃子。这让曹植十分酸楚而怅然,他在赋中写下了“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即“怅然长吟抒发长久的思慕,声音悲哀、凄厉持久不息”。不过,当时曹丕正跟随其父曹操,醉心于他们的霸业,率兵长期在外四处征战,而对争战不感兴趣的曹植,留在宫中,

6

得与甄姬朝夕相处,进而其爱意更加浓烈。但受礼教身份的约束,他们不得不“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狐终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侍”。即“赠玉佩定终身,却背弃信言顷刻不见了,于是我惆怅犹豫将信将疑,收敛了满心欢喜,镇定情绪,告戒自已要严守男女之间的礼仪来约束控制自已”。他们的相思、相恋也甚是愁惨。尤其是曹丕称帝之后,甄姬深藏宫中,曹植又封候在外地,他们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甄姬终日思念深爱的曹植而忧郁成疾,在曹丕登基的第二年就郁郁而死。

结论:

或许《洛神赋》的含义其实也没有多么复杂,可能每个方面都会包含一点,文学作品本来就是作者结合自身经历又经过艺术加工而酝酿出来的体现作者的思想和情感的,只是各种成分所占的分量不同,在这里我发表了自己拙劣的见地,一家之言,不具有权威性,谨以此表达对才子曹植的缅怀。

参考文献

1、袁培尧:《一幕人神恋爱的悲剧——曹植<洛神赋>赏析》[J],《商丘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xx年第05期

2、张耀元:《<洛神赋>对先秦人神恋歌文学的继承与超越》[R],《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xx年第S2期

3、蒋娜:《从<洛神赋>到<洛神赋图>的审美转化》[J],《河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xx年第05期

4、刘大为:《文史哲园地》[M]

5、张明学:《名作赏析》[M]

7

更多类似范文
┣ 必读书系列读后感 7600字
┣ 读后感 4600字
┣ 《19xx—20xx私人阅读史》读后感 2200字
┣ 摆渡人 读后感 1800字
┣ 更多情爱论读后感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