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曼王的12圣武士和亚瑟王的圆桌骑士(2200字)

来源:m.fanwen118.com时间:2021.7.20

查理曼王的12圣武士和亚瑟王的圆桌骑士

在公元500年左右,蛮族征服了罗马帝国,建立一生征战,将大部分西欧地区纳入自己的版图,后来罗马教皇称他为“真正的罗马人”,并加冕他为查里曼大帝。 在查里曼大帝的征战历程中,有十二个侍卫立下汉马功劳,这十二个人是:

1.最伟大的骑士罗兰(Roland),查理曼大帝的远亲;

2.名声仅次于罗兰的蒙特班(Montalban)的野蛮人李拿度(Rinaldo),罗兰德的远亲;

3.大主教托宾(Turpin),仅次于梅林(Merlin)的魔法师;

4.魔法师和妖人马拉吉吉(Malagigi);

5.被六仙女祝福的丹麦王子奥吉尔(Ogier);

6.不列坦尼国王(King of Brittany),所罗门;

7.英格兰美男子艾斯佗弗(Astolpho);

8.那墨(Namo)的法华利亚公爵(Duke of Favaria);

9.撒克森人斐兰巴拉斯(Fierambras);

10.森林之塔的领主,最伟大的骑士之一,弗罗雷斯马特(Florismart);

11.罗兰特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奥利弗(Oliver)

12.背叛者加尼隆(Ganelon)

01. Sir Agravain 高文爵士的弟弟,與 Mordred 一同揭發藍斯洛和吉妮薇的姦情,後為藍斯洛所殺。

02. Sir Balan Sir Balin 的兄弟,最後在決鬥中手刃 Sir Balin。

03. Sir Balin le Savage 有「雙劍騎士」之稱(Knight with the Two Swords),在與兄弟的決鬥中雙雙擊殺對方。

04. Sir Bedivere Arthur死前跟在旁邊的武士。

05. Sir Bors 高盧王子,Lancelot 的 cousin,品德最高尚的圓桌武士之一,Galahad 和 Perceval 的伙伴。

06. Sir Galahad 最神聖的圓桌武士。著紅色的盔甲,像徵基督的寶血,手持白底紅玫瑰之盾。在他未出現前,圓桌上一直留著一個空位。

07. Sir Gawain 亞瑟的 nephew,King Lot of Orkney 的長子,Lancelot 之外最強的戰士。曾有一位聖人賜給他從早上九點到中午十二點間有三倍的力氣。 08. Sir Gareth 廚房騎士,Gawain、Gaheris、Agravain 的兄弟,最崇拜 Lancelot,也是 Lancelot 親自封為騎士的,不幸在救 Guinevere 時誤殺了他,造成 Lancelot 和 Gawain 的決鬥。正如前文提到的故事,他以廚房小廝的身份代表亞瑟王幫助 Lady Lynet,擊敗了黑騎士、綠騎士、和紅騎士,救了 Lynet 的姊妹 Lyonors 並與之成婚,當然也得到了 Lynet 的尊敬。我一向認為如果他 "功成名就" 後還是跟 Lynet一樣鬥嘴,就這樣直到兩人結婚,故事會有趣的多。 09. Sir Kay 亞瑟的 "義兄" (foster-brother怎麼翻?) 後來成為他的 steward (管家?)脾氣暴躁,武藝平平,但十分忠心。

10. Sir Lancelot du Lake 十二至十三世紀,法蘭西詩人,如 Chr'etien de Troyes,加入了這個角色 (Le MorteD'Arthur 成書於十五世紀)。這個名字應該有威爾斯語源,也許是法國詩人利用了英國的傳說人物?King Ban of Benwick 之子。Ban 死後,他被棄於湖邊,湖中女妖 Nimue將他養大,帶到圓桌武士的官廷中 (仙女難為...)。曾因被 Guenever 罵而發瘋,後為聖杯所恢復.

11. Sir Lionel 卡通電影「魔劍奇兵」的原著 Vera Chapman 所寫的 The King's Damsel 女主角的父親就是 Sir Lionel。

12. Sir Meleagant 綁架了吉妮薇皇后,後為藍斯洛所殺。這段故事大概就是小說「第一武士」的靈感來源吧。

13. Sir Mordred "Some say that Mordred is Arthur's nephew by his sister Anna." 有沒有人能把這句話翻給我聽?從沒聽過啥 Anna。Mordred 出生時,梅林預言這個孩子會威脅亞瑟的王位,亞瑟因此將嬰兒放在海上漂流,Mordred 卻奇蹟似地生還了,亞瑟心生悔意,接納了 Mordred。這實在做的太不漂亮了。要嘛,當初做的寬宏大量,以得美名,暗地裏還是可以防他,要嘛就狠下心斬草除根,反正古代君王誰不這樣。又要面子又要裏子,往往落的兩頭空。

14. Sir Pellinore Tor 和 Perceval 之父,殺了 King Lot、Gawain 四兄弟的父親,經常在外追逐一隻名為 Questing Beast 的神獸。第一次和亞瑟見面時,重傷了亞瑟,幸梅林使其沉睡。

15. Sir Perceval de Galis 繼 Lancelot 和 Galahad 後第三偉大的圓桌武士。聖徒般的純潔和謙遜。

16. Sir Tristan 幫 King Mark 迎娶 Iseult 的船上,兩人誤喝了愛情藥水而相愛。亦十分善戰,甚至和 Lancelot 不相上下。


第二篇:亚瑟王资料 5700字

亚瑟的父亲名叫乌瑟?蟠龙(Uther Pendragon),是威尔士的凯尔特民族领袖,也是全不列颠之王。一次宴会上,乌瑟爱上了康沃尔地方的公爵夫人伊格琳(Igraine)。巫师墨林(Merlin)应乌瑟恳求,将他变作康沃尔公爵的模样,蒙混过关,助其得到伊格琳。但是,作为条件,乌瑟与伊格琳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亚瑟王,一出生就被交给了墨林。墨林隐瞒了亚瑟王子的存在和身份,将其委托给埃克托爵士(Sir Ector)抚养。两年之后,乌瑟驾崩,王位无人继承,贵族纷争四起,加之萨克逊人自北欧不断入侵,不列颠陷入外忧内患。

十多年后,坎特伯雷大主教召集不列颠诸贵族至伦敦纪念圣诞。在圣保罗教堂的庭院中,人们发现一把石中剑,石上铭刻:“出此剑者,为不列颠王。”然而,所有贵族都无法使宝剑移动分毫,倒是年轻的亚瑟,意外地将剑拔出——当然,这一切都是墨林蓄意已久的安排。自此,亚瑟被拥为不列颠王。在墨林的辅佐下,亚瑟王平息了多年的内乱,建造并定都卡米洛城(Camelot),天下归心,不列颠逐渐从国家危机中解脱出来。

在一次比武中,亚瑟王的宝剑被截断。于是,墨林将亚瑟带到湖边,只见一只女人的手臂在湖中央浮现,手中擎有一把神剑。这把剑削铁如泥,名唤“埃克思克力怖(Excalibur)”。此后,有这柄神剑襄助,亚瑟王更加武功卓越,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勇猛而高贵的骑士。 亚瑟王的王后名叫桂尼维尔(Gwynevere),是不列颠一位领主的女儿。该领主与先王乌瑟交情甚笃,乌瑟早先曾赠他一只大圆桌,可容下150个席位。适逢女儿出嫁,该领主便将此圆桌连同麾下100名骑士一并送给了亚瑟。亚瑟和桂尼维尔举行大婚的同时,成立了圆桌骑士团,只有最勇敢、强大和高贵的骑士才有资格同亚瑟王一道坐在圆桌前。亚瑟宫廷每逢节日设宴,骑士围坐圆桌,互道冒险故事,评比勇气、功绩和荣誉。150个席位中,有一个“危险席”始终空置,据墨林说:惟有得以守护圣杯的最纯洁、最高贵的骑士才配入座,其他人贸然落座将招致杀身之祸。多年以后,“危险席”终于归属“第一圣杯骑士”加拉哈爵士(Sir Galahad)。亚瑟大婚即成,墨林向亚瑟王告辞,称爱上了一位少女宁薇(Nyneve),要与之共赴森林以求终老。令人扼腕的是,神通广大的墨林最后却被巫女宁薇用魔法永远地囚禁在康沃尔的山洞里。

圆桌骑士的冒险主要围绕两大主题:一是向贵妇献殷勤,博取所谓“骑士之爱”;二则是为了寻求基督教的圣物——“圣杯”(Sangreal/Holy Grail)。据说,“圣杯”乃是耶稣基督在最后的晚餐上使用、后来受难时又盛过耶稣基督血液的杯子,由圣人约瑟(Joseph of Arimathea)带来不列颠的格拉斯通勃利(Glastonbury),可行神迹。只有从未犯过“罪”的最纯洁的骑士才有资格见到圣杯,即便是神勇如“湖中骑士郎斯洛”(Sir Lancelot du Lake)者,也因为与王后桂尼维尔发生了不纯洁的爱而无缘得见圣杯,倒是他与“圣杯依莲(Elaine)”的私生子加拉哈,最后获得了守护圣杯的光荣。据说,得见圣杯的骑士除了加拉哈之外,还有帕西法(Percival)和鲍尔斯(Bors)等。

至于“骑士之爱”的经典故事,则无过于郎斯洛和桂尼维尔的罗曼史。郎斯洛为布列塔尼(Brittany)王子,幼年为“湖夫人”所劫,养大后送到亚瑟宫廷,故称“湖中骑士郎斯洛”。郎斯洛武功盖世,品行无双,被誉为“第一圆桌骑士”,但终于无法抵抗爱情的魔力,与王后发生私情,对其百般顺从,殷勤至极。后来,有一位封主的女儿伊莲(Elaine,此“依莲”非彼“圣杯依莲”)钟情于郎斯洛,无奈郎斯洛对王后恋恋不舍,伊莲不堪三角苦恋,最终相思而死。伊莲死后不久,郎斯洛与王后的私情为亚瑟王发觉。郎斯洛携王后出逃,亚瑟率部围攻郎斯洛的城堡。郎斯洛在战斗中将亚瑟王打下马来,但终以大义为重,放过负伤的国王,并忍痛交出王后。后来,郎斯洛闻知毛德列(Mordred)叛变,回来助亚瑟平叛,不料迟来一步——国王已赴仙境,王后出家。郎斯洛百感交集,遂也出家修道。桂尼维尔去世不久,一代豪杰郎斯洛心碎而死。郎斯洛与桂尼维尔的爱情虽轰轰烈烈,终成无果之花。 亚瑟之死颇具神秘色彩。故事终结于毛德列之乱,毛德列原是亚瑟与其姑妈(Queen Margawse) 的私生子,长大后混进圆桌骑士团。他胸怀野心和不满,痛恨亚瑟。首先,毛

德列经过密谋和设计,揭穿了郎斯洛和桂尼维尔的私情,并乘机煽动不满,党同伐异。后来,毛德列乘亚瑟王身处法国作战,在卡米洛城劫持王后,挑起叛乱。亚瑟王闻讯,火速班师,在当年得到神剑“埃克思克力怖”的湖边,与毛德列展开父子决战。昔日同伴相残,战斗万分悲壮。在最后的父子二人决斗中,毛德列死,亚瑟王负致命伤。垂危之际,亚瑟王将“埃克思克力怖”交给贝德维尔(Bedivere),命其将剑掷入湖中。最后,亚瑟王登上湖中泛来的白舟,没入茫茫白雾,飘往仙境阿法隆(Avalon)。据说,亚瑟王并没有死,而是住在阿法隆由莫甘娜疗伤,有朝一日,当不列颠遇上灾患,亚瑟王还会回来拯救他的子民。

需要说明的是,亚瑟王传说在历史上经过长时间的辗转流传,难免情节错讹,形成了许多版本。不仅如此,在亚瑟王传说十分流行的时候,许多原先与亚瑟王无关的故事也附会进来,如著名的“圣杯”传说和下文中所提及的“催斯痛”和“绿骑士”等传说。这就导致在今天看来,亚瑟王传说作为一个整体,难免显得主题散漫,情节纷繁。 所以,假如两个版本的故事情节有出入,与其考证孰是孰非,还不如对其流变作一梳理,以资获得一个历史的视角,从而更加充分地领略其文学和文化价值。

亚瑟王传说的历史流变

有论者称,亚瑟王传说中主要人物和情节的原型可追溯到古凯尔特神话(冯象,2003)。但是,一般认为最具有代表性的亚瑟王传说,即作为中古西欧三大骑士传奇系统 之一的亚瑟王传奇,其起源通常可追溯到公元5世纪中后期,正逢古典文化随西罗马帝国一同衰落。其后,在长达千年的中世纪里,随着纷繁的民族迁徙和文化交流,亚瑟王及其圆桌骑士的故事借由口头传说和文字作品的方式,在社会各阶层得以保存和加工,并辗转传播至欧洲各地。公元12世纪,亚瑟王传说经历了空前的发展;以至于从13世纪初到15世纪末的近三百年间,亚瑟王传奇在欧洲红极一时,几乎主导了当时欧洲的骑士文学。

在欧洲,涉及亚瑟王题材的文字作品,先后见诸多种拉丁文编年史、英文编年史、中古法语传奇、14世纪以后的英语传奇以及其他多种后世文献。至于口头传说,则版本众多,内容难考,需另文专论。所以,本文仅以重要文献为主线索,辅之以口头传说的概况,试对其历史流变作一扼要的浏览。

布列塔尼一般指布列塔尼地区

布列塔尼地区是法国西部的一个地区(布列塔尼语:''Breizh'',法文:''Bretagne'',威尔士语: ''Llydaw'',英语“brittany")。布列塔尼人来源颇为复杂。有一部分人是原始高卢人(法文:''Gaulois'')的后裔,另一部分是英国南部的威尔士人的后裔(法文:''Gallois'',英文:''Welsh'',威尔士语:''Cymru'')。由于英格兰人入侵他们往南迁徙,越过英吉利海峡,到达布列塔尼定居。由英国移居过去布列塔尼的民族,他们本身的语言和当地民族的语言很相近,经过了漫长的岁月的融合,成为现代的布列塔尼人。

3. 布列塔尼和诺曼底地区的亚瑟王传说

经过旷日持久的争战,盎格鲁-萨克逊人逐渐占据不列颠。原先的凯尔特人一部分含恨退至岛内的威尔士和苏格兰,另一部分则被迫横渡英吉利海峡,迁徙到法国西北部的布列塔尼

(Brittany)半岛定居下来。随着这股移民潮,有关亚瑟的凯尔特民间传说于9世纪登上了欧洲大陆。

居住在布列塔尼的凯尔特人难忘国耻家仇,出于一种对民族英雄的心理需要,抗击萨克逊人的亚瑟在民间传说中逐渐由军事统帅嬗变成王。并且,“亚瑟王”被寄寓了强烈的凯尔特民族情结和理想,比如亚瑟王曾经击败过罗马皇帝 ,又比如人们普遍相信:亚瑟王并没有死,总有一天会回来拯救民族于危亡等等。除此以外,亚瑟王的传说中还增益了许多源自凯尔特神话的母题,进一步丰富起来。 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带有浓重异教色彩的亚瑟王的导师/军师/辅臣、著名的大巫师墨林(Merlin),其形象明显带有古凯尔特宗教督依德教(Druidism)祭司的影子。

中世纪前期,北方的日耳曼各部落频繁南侵拉丁文化地区,其中一支深入法国西部,法王难以招架,遂于公元911年招安,允其定居诺曼底(Normandy)地区。从此,这一支日耳曼血统的族群便以诺曼人(Norman)为名。一个多世纪以后,经过血缘、文化诸方面的交通,诺曼人几乎完全融入法国的拉丁文化中去,讲起了诺曼法语。由于布列塔尼临近诺曼底,诺曼人遂大量吸收并发展了邻居凯尔特人的亚瑟王传说。

公元1066年,诺曼底公爵“征服者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or)带领诺曼军事贵族跨海征服不列颠,终结了不列颠的盎格鲁-萨克逊时代。随着诺曼底王朝的开启,拉丁文化再一次进入不列颠。但是,与来自罗马的拉丁文化不同,这一次,来自法国的语言、文字、文学、艺术等对不列颠本土文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当然,随着这场军事征服,经过增益和加工的亚瑟王传说也回到了它的故乡。从此,在不列颠,不但当初退至高地地区(尤其是威尔士)的凯尔特人还传说着亚瑟故事,连讲诺曼法语的英国宫廷和讲昂格鲁-萨克逊语的英国中下阶层中间,也传开了亚瑟王的故事。

结语

综上所述,亚瑟王传说中主要人物原型和情节母题,早先流传于中世纪早期的凯尔特民族神话之中。至于亚瑟其人其事的历史依托,则见诸多种拉丁文编年史或诗史。12世纪以降,亚瑟王传奇作为中世纪骑士文学的重要一支,超越了凯尔特民族文化的界限,以多种欧洲民族语言流行于欧洲各地。至15世纪,英国的马罗礼集其大成,用英语创作了散文体《亚瑟之死》,该书于1485年出版,成为亚瑟王传奇也是整个亚瑟王传说系统的巅峰之作。

亚瑟王传说历经此千余年(甚至数千年)之演变,辗转遍及欧洲各地,被转译为各种民族语言,与各大民族文化发生接触,彼此互动、彼此渗透。就民族文化而言,它起源于凯尔特民族文化,从中吸取了亚瑟及其族谱、巫师墨林、湖夫人(Lady of the Lake)、阿法隆、加文与绿骑士等人物和故事。这些凯尔特神话元素,从早期文献尤其是威尔士文学 中可见一斑,对此本文尚需进行后续性的研究。除凯尔特文化之外,拉丁民族文化对亚瑟王传说也具有相当影响,且不论后来诺曼征服对英国文学的影响,仅罗马不列颠时代就留下了无数痕迹,亚瑟王与卢西乌斯皇帝的故事便是一例。马罗礼《亚瑟之死》的第一部分就讲述了这个故事,据说亚瑟王进军高卢、远征罗马,进而雄霸不列颠、爱尔兰和法国,这固然是虚构,但也间接反映了古代不列颠和拉丁民族互动的历史。 说到发生在不列颠的民族互动,自然少不了北欧日耳曼民族文化,实际上,亚瑟其人最早的依托便是附着于抗击萨克逊人的凯尔特民族英雄身上。此外,诸圆桌骑士的事迹,像著名的催斯痛传奇等,不少都是先前流行在西北欧的独立的故事,只是到了后来才附会于亚瑟王传奇。除了以上诸欧洲主流民族文化,本文还预设亚瑟王传说与中古西班牙的阿拉伯民族文化存在一定的渊源关系。这一点主要体现在“骑士之爱”,即由郎斯洛和桂尼维尔所集中代表的、冒基督教之大不韪的骑士爱情观念。

除了以上各民族文化,亚瑟王传说在其发展的不同阶段,不可避免地与各历史时代的主流文化形态发生了错综复杂的交通和互动。首先是以古希腊罗马为代表的古典文化,而不列颠与古典文化又有一段无法抹去的历史。有论者认为,亚瑟王传说中不少情节和人物均与希腊罗马宗教和神话存在一定渊源关系,尤其在墨林和莫甘娜等故事中有所体现。 古典文化衰落后,在长达一千年的中世纪里,欧洲的文化几乎为天主教会所垄断。对于先于基督教的古希腊罗马文化,教会基本上采取排斥的态度;对于“蛮族” 的异教民族文化,教会则尽量压制,但偶而也有所折衷。亚瑟王传说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委婉而巧妙地成长为显赫一时的骑士文学的。可以说,亚瑟王传说中,处处影射出基督教文化的影响。譬如,亚瑟死而复生的预言;又如,有关圣杯的传说;此外,虽然“正宗”的圆桌设150个席位,但大量民间传说均认为亚瑟王率十二圆桌骑士,这显然也是受耶稣及其十二门徒之说的影响;更邪乎的是,圆桌仿耶稣“最后的晚餐”所用的那张桌,设有一席叛徒犹大空出的“危险席”,诸如此类,不一而足。然而,教会的力量不是绝对的,古典文艺藏在抄经院里悄悄得到传承,而“蛮族”中间也产生了丰富的谚语、巫咒、神话、传说、史诗等作品。因此,亚瑟王传说虽处处出之基督教的面貌,却从本质上暗合中世纪欧洲另一重要的社会文化——封建文化。欧洲的封建政治制度,最基本的社会关系便是附庸向领主效忠、领主庇护附庸。正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产生了最典型的军事效忠制度——骑士制度,以及社会赋予骑士的浪漫理想和独特伦理。理论上,亚瑟王时代恰逢欧洲从古代走向中古的阶段,所谓骑士习俗本是空穴来风;所以,和其他所有骑士传奇系统一样,亚瑟王系统中所有的骑士传奇莫不是经过中世纪封建文化洗礼的。至于后来斯宾塞借亚瑟喻指“高尚”,丁尼生借亚瑟故事寄托时代忧患,马克?吐温借亚瑟宫廷发挥新旧大陆之间的文化差异,等等等等,亦无不透出时代文化的熏染。

由是观之,亚瑟王之所以得以流传千年不衰,正是因为它的多元文化特质。亚瑟王传说在不同历史时代中、与不同民族文化发生的交互影响,使它具备了海纳百川的宏大气质,从而以极强的适应性和生命力屹立于欧洲文学和文化之林,至今,仍散发着强大的艺术魅力。亚瑟王传说的文学和文化价值,正是在于这种海纳百川的气度,这一点,以全世界文学为参照,即使不是独树一帜,至少也称得上是难能可贵的。

更多类似范文
┣ 名人名言 2100字
┣ 那些回忆之经典名句 3700字
┣ 《终极一班》中的名言 5000字
┣ 名言 6800字
┣ 更多亚瑟王的名言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