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同那个执事耳语人

(黑执事同人)那个执事,耳语!-晋江文学网 那个执事,怀中少年 在连续的阴雨天过后,天终于放晴了。 “少爷,该起床了! ”年轻的执事一边拉开小主人卧室里落地窗的窗帘一边温柔的说道。 “嗯! ”床上的小人儿睁开朦胧的睡眼,坐起身,等他的执事为他穿衣。 “少爷,今天的早餐是英国皇家红茶、~~~~~”执事一边帮小主人穿衣一边微笑的说。 “嗯!咳、咳、咳! ” “少爷,您的感冒好象严重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呢?”执事担忧的问,酒红的眼眸里满 是担忧。 “我没事!赛巴斯钦,那件事调查的怎么样了?昨天又有一个人失踪了,这已经是这个 月的第 20 个了,这已经给伦敦市民带来了恐慌,也深深造成了女皇的困扰,这件事情一定 要尽快解决。咳、咳! ” “失踪的人年龄在 10 到 20 岁之间, 共同点是都是英国人, 并且都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 失踪时间大约在晚上 10 点到凌晨 3 点之间。 ” “咳、咳、咳、咳! ”执事的汇报被小主人一连串的咳嗽声打断, “啪”小主人打落了执 事伸过来要摸他额头的手。 “少爷,我只是想试试你的体温。 ”执事一脸担忧的说。 “啰嗦, 我没事!赛巴斯钦, 你去案发地点看看有没有什么目击证人,再去搜寻点线索” “是,少爷! ”执事为夏尔穿戴整齐后优雅的转身离去。 夏尔站起身准备下楼吃早饭, 突然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 他觉得眼前的东西不断的晃 动,扶助床栏,等眩晕过去他才慢慢的走出卧室。 “得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呢!这个时期英国 真是多事之秋啊! ”夏尔想着。 吃完饭,夏尔坐在办公桌旁看着赛巴斯钦搜集的资料,想着: “巴西贩毒团伙的资料已 经搜集的差不多了,等这件事一解决完,马上就要打击犯毒团伙的老巢。哎,事情还真是多 啊! ”咳、咳!忍不住又咳嗽了几声。 下午夏尔和赛巴斯钦来到了伦敦郊区的一个教堂, “少爷,失踪的孩子们都被关在了这 里面,他们好象要进行一个祭祀活动。看管孩子的人好象都不是正常人,他们好象被催眠了 一样有超乎常人的能力,而且好象感觉不倒疼痛! ” “这样啊,赛巴斯钦我们进去看看,我命令你要救出全部孩子。咳咳! ” “少爷,今天的药你喝了吗?”执事温柔的问! “啰嗦! ” 正当这时天空突然飞来个不明物体, 一团红色 “呦呦, 我的小赛巴斯钦你也在这儿啊?” “格雷尔,你来这干什么?”执事满脸黑线的问。 “这里有几个人原本已经死了,但不知为什么灵魂还在人间游荡,威廉好不容易给人家 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呵呵呵呵!我的小赛巴斯钦,不要一直一本正经的看着人家啦,在你 那笔挺

的燕尾服下面应该掩藏着无尽的欲望吧!哈哈哈哈! ” 夏尔和执事都是一脸的黑线。 他们走进了教堂,弥漫着腐朽的味道但是却不见一个人。 “赛巴斯钦,那些孩子还在这 里吗?” “是的,少爷! ”这时从教堂的里屋里涌进一群人,但是从他们幽绿色的眼睛看,他 们显然是受到了什么控制。 “哈哈,是我格雷尔大显身手的时候了”说罢红色死神挥舞着剪 刀向那群怪物飞去,很多怪物均被打倒,但是他们很快又站了起来,所以格雷尔打了半天怪 物的数量有增无减。 “赛巴斯钦,解决他们!“Yes,my lord! ” ”执事微笑着说, 眼里的酒红色更加深了。 “格雷尔,要把他们的头坎下来,打别的地方是没有用的! ” “少爷, 我们先进去, 这里交给格雷尔! ”执事和夏尔来到了教堂里厅。 “我亲爱的伯爵, 没想到你们这么早就找到这里了呢! ”说话的是安杰拉, “呵呵,不洁的都要消灭掉! ” “孩子们呢?” “伯爵放心,他们现在只是暂时的睡着了,不过一会就不一定了! ” “你们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把我一个扔在外面! 啊! 安杰拉你果真没有死! ” 红发的死神这是也进来了! “赛巴斯钦,杀了他! ” “小夏尔,恶魔是杀不了天使的!呵呵,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说着她便飞出了窗外。 “少爷,用追吗?”赛巴斯钦问。 “算了,咳咳! ” “呦,小伯爵似乎是生病了呢! ”格雷尔说到,这时外面传来了警车声“工作已经完成 了,先走一步喽。再见了,小赛巴斯钦! ” “少爷,我们也走吧,看来警察也来了,他们会解救孩子们的! ”说着一边把夏尔温柔 的抱起从窗户跳了出去。望着少爷绯红的面颊,不均匀的吐气,很明显怀里的人是在发烧, 少爷还真是爱逞强啊!出了教堂,夏尔就挣扎着要下来,这时他的执事绅士的看了看怀表, “少爷,快到您的休息时间了,如果放您下来的话是赶不回去的,我抱着您走这样快一些! ” “你这个恶魔! ” “少爷,您先休息一下,到了我会叫您的! ”说着还把抱着的手紧了紧。怀里的人先是 扭动了一下,然后便闭上了眼睛,头贴在了执事的胸膛“到了家要叫我哦!赛巴斯钦”说完 头又往执事的胸膛里蹭了蹭,仿佛找到了个舒适的角度,然后便睡着了。 “还真是个又别扭又可爱的小猫呢! ”执事的嘴角弯了个弧度,看着少爷的眼睛满是溺 爱!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预告:那个执事. “恶魔?” 呵呵,恶魔要露出他充满欲望的本性喽!微H! 那个执事, “恶魔?” 那个执事,是“恶魔?” 已是深夜,床上的人儿眉头紧锁,呼吸及不均匀,头发无意的在枕头

上披散开来,华贵 中透着慵懒,拳头也是紧紧地握着,全身冒着冷汗,几缕头发因为被汗湿透紧贴在额头上, 看起来是睡的及不舒服。 “是做梦了吗?你还真是任性的可以啊! ”执事边摸着小人儿的脸边说“看来不能太宠 你了。 ”少年炙热的体温,火红的脸颊,因为发烧而不时发出的呻吟,这在执事看来无疑是 一种诱惑。 “你在诱惑恶魔吗?我的少爷, 呵呵! 执事眯起了他酒红的眼。 ” “少爷,吃药喽! ” 执事温柔地把少年抱在怀里,慢慢地抬起药勺,棕色的药液顺着药勺的变化,向昏睡少年的 嘴边滑动。可能是药太苦,床上的小人儿把药在嘴里咕嘟了几下后又全部吐了出来,然后便 紧闭嘴唇再也不让药液流进去。 “很苦吗?”执事皱起了他好看的眉,泯了一口碗中的药, “还好啊! ”然后执事将药送进自己的嘴里,然后附上了少年的唇,怀里的人还是不肯让微 苦的药液进嘴, 执事用舌撬开了那柔软的唇然后将自己嘴里的药液渡到怀里的人的嘴里, 直 到少年把药咽下执事还是不舍得离开那柔软的唇。 将药喂完后, 执事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小 人儿,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眉, “你在想什么呢,为什么皱眉呢,不要再担心了,我会一 直在你身边的,我的少爷! ” 我在茫茫世间流连千年,好不容易找到了你,又怎么会轻易放手呢! 第二天中午,床上的小人儿醒了,仿佛刚睡醒的小猫一样睁开了他朦胧的睡眼,眨巴眨 巴, 然后又用小手揉了揉。 “少爷, 您睡醒了啊! 执事站在窗旁一边拉开窗帘一边温柔的说。 ” “嗯”刚睡醒的少年懒懒的说,然后用手撑起身准备起来,但是可能是由于太过虚弱的原因 他的手一滑少年又倒在了床上。执事马上上前扶起床上的人,让他靠着枕头坐好。 “赛巴斯 钦,你怎么在卧室里,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不是让你到家了叫我吗?” “少爷,我可是叫了您一晚上呢! ”执事温柔的说。那么他是照顾我了一晚上了,少年 想。 “少爷,我已经把你今天的全部行程推后,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 ” 说着端了碗药到少年床前, “少爷,趁热把药和吧! ”这个恶魔什么时候把药拿进来的, 他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醒呢?少年想着。 “嗯,放这吧!赛巴斯钦,准备水,我要洗澡,出了一身的汗难受得很。 ” “水已经准备好了,喝完药就可以洗了。呵呵,说起来,少爷,昨晚喂您吃药可花了我 很多功夫哦! ” “什么啊,难道昨晚那嘴唇的触感是真的?”少年边想着边下床,刚站到地上便有一种 强烈的眩晕感袭来,感觉眼前一黑便向下倒去,这时执事稳稳的接起了他的少爷,把他抱了 起来

。 “赛巴斯钦,放我下来。 ”反应过来的少年对执事说。 “少爷,您的病还没有好,如果 放下您,您又要摔倒了。 ”少年也没有力气在执拗,便任凭他的执事抱着。执事脱光了少年 的衣服,把他放到浴池里,自己则是蹲在旁边帮他擦拭身体。少年因为发烧而微红的身体被 浴室里的蒸汽衬托得更加诱人。 在池中的少年因为被这温热的气体弄得晕晕沉沉, 不久便没 了知觉。只觉得全身都好热,好像怎么跑都跑不出去,这时突然有股清凉的东西从喉咙里流 下来,感觉很舒服。少年慢慢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他执事放大的脸,眨了眨眼睛,晃了 晃脑袋,说了一句“原来是做梦啊! ”便又缓缓的闭上了眼。 “啊,真是可爱的小野猫啊” 赛 巴斯钦心里想到。随即又喝了口药又附上少年的唇,这时少年又睁开了眼,愣了两秒钟,然 后突然推开了他的执事(呵呵,终于反应过来了不是在做梦。 )恼怒地说道: “赛巴斯钦,你 在干什么?”而他的执事却一脸无辜的说: “少爷,您洗澡的时候晕倒在浴室,我把您抱回 来后您又不肯吃药,这我有什么办法呢! ” 此时的少年因为重病的原因也没有力气在跟他的执事辩驳,只说到“行了,放这吧,我 自己会吃,你出去吧! ” “那怎么行!照顾主人吃药可是我的责任” 随即不管少年的执拗又印上了少年温润的唇, 少年试图挣脱但是执事用双手把他牢牢固 定在怀里,是他的挣脱变成了徒劳。执事吸吮着少年的唇,撬起他的唇用舌头去追逐那个小 舌,少年试图用舌头推出执事的舌但却被执事卷了起来,来回的挑逗着。少年因为发烧头很 疼,眼花缭乱,没什么力气,很快便瘫软在执事的怀里! 少年觉得贴在最上的那微凉的唇那感觉并不坏,随即便进入了梦乡。只觉得睡得很沉, 很香,好像有人在耳边低低吟唱,让自己觉得很安心。恶魔看着怀中沉睡的少年微微舒缓的 眉毛,微微的笑了起来“少爷,您都睡着了,这叫我怎么继续下去啊! ”仿佛怕怀中的人儿 挣脱似的,搂着的手又紧了紧!第二天,阳光暖暖的照了进来,少年睁开睡眼,觉得一夜无 梦睡得很舒服,但好像哪里不对~~~~(当然了,因为旁边还躺着一个人,此时正用他酒红色 的眼睛看着他)“赛巴斯钦,你怎么在我床上。 , ”少年的脸微红道,说着还往床边推了推他 的执事。 “少爷,您可真是无情!昨天可是您硬搂着我不放呢。 ”执事略带挑逗的说。 “你真是个恶魔! ” “呵呵,谁说不是呢! ”执事还是和平常一样,帮着他的少爷穿好衣服,为他的少爷准 备好午餐。 “赛巴斯钦,这个汤太淡了!“是,少爷!“赛巴斯钦

,那个鱼太咸了,马上换 ” ” 了它!“是,少爷!“赛巴斯钦,我今天不想喝红茶,再说你这红茶也太凉了点。“是,少 ” ” ” 爷,我马上帮您换! ”执事知道,他的小猫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正和自己闹别扭呢。不过那有 什么,呵呵,反正自己现在已经可以“上床”了,余下的事情要慢慢进行呢!毕竟小野猫是 要□的啊! “赛巴斯钦,这个是什么药?也太苦了,我不想喝,拿下去吧! ”小猫执拗的说。 “哦,那可不行呢!少爷您的病还没有好,怎么可以不吃药呢?还是说少爷您想让我来 帮您呢” 少年想到昨天执事帮自己喂药的情形不由得红了脸,端起药碗闭着眼就把药全喝了进 去, “还真苦呢! 少年心里想着。 ” “赛巴斯钦, 那个贩毒团伙的贩毒证据你搜集的怎么样了? 我们要采取行动了,决不能让他们把下批毒品运进来! ” “少爷,搜集的差不多了,如果不出情况的话明天就可以行动了,那么我先下去了! ” 执事,绅士的鞠了一躬便朝门口走去。 “那个~~,赛巴斯钦~~! ” “嗯! ” “去做个冰淇淋来! ” “少爷,这可不行哦,吃冰淇淋对您的病不利哦!呆会儿我会做个甜甜的巧克力蛋糕来 的! ”执事温柔的说。 “切! ” 接下来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只不过少爷一直给他的执事出难题, 让他的执事一直 都没有闲下来, 而自己却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思考着还应该怎样为难他的执事, 一天下来他觉 得有点胜利感! 到了晚上, “少爷,该休息了,生病的人要早点休息呢!“嗯!知道了! ” ”执事半跪着帮 少爷脱去鞋袜,穿好睡衣,然后摘掉眼罩,然后~~ “赛巴斯钦,你干什么!!你干嘛上床来! ! ”少年用他漂亮的眼睛瞪着他的执事。 “少爷,您晚上睡得似乎不安稳呢!我搂着你这样睡得会比较好!让主人睡得安稳可是 我的责任呢! ”执事微笑的说! 少年的脸上抹上了一抹红晕, “赛巴斯钦,我命令你~~”还没等说完,执事的最就覆 盖在了少年的嘴上,只是轻轻的,然后便离开了。 “少爷,您又想命令我什么吗?说慌的孩 子可不好哦! ” “赛巴斯钦,那你为什么~~” “少爷,那是晚安吻哦! ”执事温柔的说,然后又往床上蹭 了下,这回少年并没有阻止他,少年只是转过身去盖上被子躺下了。 “赛巴斯钦,你把衣服 脱了再上来”少年说。 “是,少爷! ”然后少年感觉到了一双手从后面拥住了自己,那种感觉 很踏实。 “实际有人拥着自己睡觉的那种感觉很不错! ”少年想着。 实际恶魔是不用睡觉的, 他们只是有的时候把睡觉当成一种乐趣, 而赛巴斯钦的乐趣就 是怀里的人。

“还真是可爱又诱人呢,但是驯服小猫必须要有耐心呢!呵呵! ”恶魔想着。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预告:那个执事,欲望! 话说如果执事和别人 XXOO 的时候如果被少 爷看到了,会怎么样呢!小塞,你要小心喽! ) 那个执事,欲望 “少爷,该起床喽! ”恶魔用极其温柔的语调对这怀里的人的耳朵说到。 “嗯” ,怀里的人睁开了眼,然后滕的一下坐了起来, “赛巴斯钦,你那奇怪的语调是跟 谁学的啊?”少年瞪着他的执事“以后不许用那种语调和我说话。 ”他显然还对执事就睡他 旁边感到不习惯。 “少爷,您不喜欢吗?呵呵! ”执事边说着边帮他的小主人穿好衣服。 “赛巴斯钦,昨天说的那个资料你搜集的怎么样了?”少年用他一贯高傲的语气说道。 “哦, 已经差不多了, 马上就可以行动。 但是昨天威廉说有些事情一定要在今天和您谈! ” “威廉吗?好那我们吃完早饭就过去! ” 现在正是伦敦的交际旺季, 大街上有很多人, 他们仿佛看不见伦敦这座城市繁华的背景 下有着深深的腐朽的气息。 “少爷,到了! ” “这就是死神住的地方?”少年疑惑到。他们走进了大楼。 “您好,伯爵!很高兴见到 你。啊,害兽,你也来了啊,果然要跟在饲主旁边呢! ”这是威廉一贯的打招呼方式。 “威廉, 你找我有什么事?” “伯爵,您跟我来,有样东西要给你看,害兽就留在这里就可以了。 ” “赛巴斯钦,你就在这里等我吧!我跟威廉进去看看。 ” “是,少爷! ”执事优雅的说到。 于是威廉把夏尔带到了一个馆藏室,那里藏了很多的文件。 “伯爵,今天把你叫来是有 件奇怪的事情要告诉你。上次格雷尔收回来的灵魂,他们被灌输了某种很强的暗示,那个暗 示是要抓住夏尔? 法多姆海恩,然后挖掉您的右眼。 ” “抓住我,挖了我的右眼吗?为什么?”夏尔疑惑地问。 “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仿佛您的右眼里隐藏着什么除了契约之外的东西。要不安杰 拉也不用为了您而大费周章。 ” “是吗?契约之外的东西吗?”夏尔道。 “伯爵您要小心,因为被灌输暗示的肯定不只这几个灵魂,因为最近死神的工作量增大 了,好像有很多已经死了的人,他们的灵魂都因为某种信仰还在人间游荡。好了,您可以走 了,另外您要看管好那害兽。毕竟恶魔是充满欲望的东西啊! ” “谢谢你,威廉! ”夏尔走出了馆藏室,走到楼梯口他本来想下楼却听见楼上好像传来 了赛巴斯钦的声音。于是他便上楼了,到了楼上又没有了声音,他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正想下 楼,却又听到了什么声响。于是他随着声响来到了三楼最拐角的房间门口~

~ “啊 ~~啊 ~~嗯! 赛巴斯钦轻一点,轻一点!嗯~~~嗯~~! ”是格雷尔的 声音。那个门半开着,夏尔在外面看见了里面发生的一切。格雷尔被赛巴斯钦顶在墙角,下 身□!赛巴斯钦的手扶着格雷尔的腰,随着赛巴斯钦的动作格雷尔不断地叫着。 “啊~~~ 啊~~,赛巴斯钦你那里好大~~呜~~呜,好热,~~~赛巴斯钦,就是那一点!啊~~ 啊~~使劲~~啊!再快一点~~啊~~! ” 夏尔愣在门口,然后转身跑去,他突然觉得脑里一片空白,他喜欢赛巴斯钦吗?他不知 道,他只知道他的心里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很难受。他觉得脸上湿湿的,他用手摸了一下, 那是什么,是眼泪吗?原来他们只是单纯的契约关系啊!他对自己好那只是他的美学!夏尔 走出了大楼,他没有等赛巴斯钦,他独自走在街上。他本来就一无所有,他只能靠他自己, 那个人只是个恶魔而已,他只是为了要得到自己的灵魂,他这样想着。突然天下起雨来,街 上的人也慢慢少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觉得衣服湿透贴在身上的感觉很冷,他 忍不住的咳嗽起来。这时他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夏尔醒了过来,他觉得周围潮湿而且阴冷,他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他 想挣脱却只觉火辣辣的疼挣脱不了, 他的双脚也被绑了起来。 “呦! 这小子醒过来了, 老大! ” 被叫老大的那个人走了过来,对着夏尔说: “英国人都死光了吗?找了个小孩儿来当伯爵。 哈哈哈! ”其他的人也随着笑了起来。 “说,证据在哪里!只要把证据拿出来就把你放了! ” “哼! ”夏尔不屑道。 “啪!啪!啪! ”是鞭子抽打的声音。 “快说! ”夏尔蔑视的看了他一眼,还是什么都没 说。 “啪!啪! ”鞭子抽打的更凶了,原本雪白的衬衫出现了条条红印,白净的脸和脖子上也 出现了条条血痕。少年的脸色更加苍白,但嘴角还有一丝嘲讽的笑,看起来很让人心疼。夏 尔先是觉得被抽到的地方很疼, 但后来却没什么感觉了, 他只看到鞭子一次次抽到自己身上, 看到那些人可恶的嘴脸,他们仿佛在对他说什么,但是他好像听不到也感觉不到疼。那个那 鞭子的人可能是累了,这时另一个人拎了一桶水朝他浇了过来,他只觉得有点冷。那个貌似 老大的人过来,用脚狠狠地踢他,他只哼了两声什么都没有说。他想呼唤赛巴斯钦,但是他 的手被反绑着没法解开眼罩。 “这小子嘴还挺硬的! 你该不会是哑巴吧! 哈哈! 你的眼睛为什么被蒙了一只, 瞎了吗?” 说着就解开了夏尔的眼罩,夏尔睁开了右眼,那是一只很漂亮的眼睛是那种淡淡的

紫色,仿 佛还有着什么图案。 他看着他面前的那个人对他无比 “灿烂” 的笑了一下, 简直是倾国倾城, 让面前的人禁不住呆住了。少年缓缓开口: “赛巴斯钦,我命令你来救我! ” “那个小子说话了!他说了什么?”正当他们正在议论时,一个黑影闪进了屋里,然后 所有的犯人全部倒地! 执事无比心疼的看着地上的少年, 半蹲下来替他解开束缚住他的枷锁, “少爷,对不起!我来晚了,您没事吧! ” 少年站了起来,无比高傲与冷漠地看着他的执事说, “没事,还死不了! ”他往前走了几 步,他的执事过来要扶他, “啪! ”他打下扶他的手, “别碰我!。说完他突然感觉胸口剧烈 ” 的疼痛,他用手捂住了胸口猛地咳嗽了几声,觉得喉头一股腥甜“哇”地吐了口血出来,然 后便觉得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预告:那个执事,困惑! 他是个恶魔,他本不懂得人的情感,但是 他的少爷要他深刻地懂得了! ) 那个执事,困惑! 过了一会儿少年被嘈杂的声音吵醒了,艰难的睁开了眼,这是怎么回事,从哪里冒出了 这么多的人?只见赛巴斯钦一手把自己固定在怀里, 一手在与人打斗。 他们肯定不是平常人, 肯定是被人下了什么药或中了什么蛊, 因为如果是平常人类他的执事一定会在短短时间内把 他们都消灭掉。 他感觉到赛巴斯钦一手护着他一手打斗很吃力, 打了这么长时间敌人不但没 有减少反到好像有增多的趋势。 “啊哈,伯爵!想不到在这里能碰见你呢?看来你好像遇到什么麻烦了,我和蓝猫来帮 帮你吧! ”说话的是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刘。 “难道中国人都这么神出鬼没吗?而且还会高空弹跳, 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居然没有 事! ”夏尔想着。 “刘,先把少爷带走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赛巴斯钦说到。 于是刘就抱着少爷离开了战场,蓝猫和赛巴斯钦则留下了对付剩下的敌人。 马车中: “伯爵,你没事吧,你的伤看起来很重,再忍一下,马上就到府邸了。 ”刘一脸担忧道。 “呵,我没事!咳咳咳! ”夏尔边说边剧烈的咳着,他知道这是哮喘发作的前兆。 刘脱下衣服把夏尔包住, 遮住了夏尔被打的破烂的衣服, 这样从外表看完全看不出夏尔 受了很严重的伤。 到了夏尔的府邸后,刘便把夏尔抱回了卧室。 “刘,我没事了,你先走吧! ”夏尔冷冷的 说道。刘仿佛正想说什么,少年又道: “今天我累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对了,今天谢 谢你! 刘就这样不情愿的被夏尔赶出了屋子。 ” “伯爵还真是冷淡呢! 不过难得他会对我道谢, 呵呵!看起来他受了很重的伤呢,赛巴斯钦会照

顾他的。算了,明天再来看他吧! ”刘边走 边想。 刘刚走赛巴斯钦就回来了。 “少爷,今天真是对不起,让您受伤了。 ”执事一脸心疼地看着主人。 “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咳咳!敌人都解决了吗,赛巴斯钦?” “是,少爷!少爷,让我看看您的伤吧! ” “你别用碰过别人的手来碰我,我没事! 赛巴斯钦,去查查后来攻击我们的是什么人。 你出去后把田中叫进来,今天晚上你别再进来,这是命令! ”说着少年睁开了他象征契约的 右眼。 这时管家纵使千般不愿也只有听从命令了。 夏尔有着非常强的意志力, 如果是别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别说是站着了, 就是连睁眼的力 气可能都没有了 (意思是会直接晕倒!, ) 可是夏尔还是用他坚强的意志强忍着那一阵阵的眩 晕,和身上各处传来的强烈的疼痛感。 “呵,赛巴斯钦你是因为契约才对我那样好的吧,恶 魔怎么可能有爱,恶魔只有美学。呵呵,我真傻啊,居然还差点以为你是真心的。这个世界 上要生存只能靠我自己,你们都只是达到目的棋子而已! ”夏尔想着,但不知不觉却已泪流 满面。 赛巴斯钦并不知道他的少爷受了那么重的伤 (因为刘的衣服把夏尔完全罩在里面, 而且 夏尔刚才对小塞说话的时候底气十足。,他只以为夏尔受了点小伤,他虽然心疼,但是他觉 ) 得自己以前太惯着他(夏尔)了,所以今天晚上要稍稍惩罚一下他的小猫,这样小猫才能知 道自己的重要。等明早他一定为他的少爷准备最丰盛的早餐和最香甜的红茶。 在恶魔的字典里只有美学, 完全没有贞操的概念, 虽然赛巴斯钦早就不知不觉把夏尔看 作自己的美学, 但是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跟别人XXOO有什么不对。 所以赛巴斯钦只知 道他的小猫生气了, 却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总之, 就是赛巴斯钦完全不知道自己有错。 (唉! 纠结的,恶魔就是恶魔啊!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预告:那个执事,爱! 赛巴斯钦对夏尔说: “少爷,让我完全属于你吧! ”说着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难道夏尔是攻,小塞是受? 呵呵呵呵! ) 那个执事,爱!(上) 第二天早晨 “咚!咚! ”的敲门声传来。 “谁啊,这么早?这还不到七点。 ”赛巴斯钦边想着边开了 门。 “早上好啊,赛巴斯钦!我是特意来看伯爵的! ”刘拎着一堆东西走了进来: “这些对伯 爵的伤很管用的哦, 这还有我们中国治疗哮喘病的秘方, 中药虽然没有西药见效快但是它可 以治本哦! ” “少爷现在还没有起床! ” “对噢!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起来呢! ” “什么!你说少爷伤的很重??”管家十分紧张的说道,完全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