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gzqp20xx年高尔夫重返奥运,亚洲或能赢得女子金牌

生命是永恒不断的创造,因为在它内部蕴含着过剩的精力,它不断流溢,越出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它不停地追求,以形形色色的自我表现的形式表现出来。

--泰戈尔

20xx年高尔夫重返奥运,亚洲或能赢得女子金牌

北京时间10月9日,哥本哈根时间周五,国际奥委会投票决定高尔夫球和七人制橄榄球成为20xx年和20xx年夏季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伍兹表示过如果高尔夫成为20xx年奥运会比赛项目,他会参加那一届奥运会。“全世界有数以百万计的年轻高尔夫球手会为代表他们的国家参赛而感到自豪,”伍兹在总统杯赛上说,“通过参加这项运动成为一名奥林匹克人,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荣誉。”

高尔夫球以63票赞成、27票反对、2票弃权获得通过,而七人制橄榄球则以81票赞成、8票反对、1票弃权加入奥运会。

经过了近一个小时的“漫长”等待,最终等来了皆大欢喜的结果。这是高尔夫在19xx年奥运会后,时隔百年重返奥运会大家庭;而橄榄球则是在19xx年奥运会后再度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

8月13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的国际奥运会执委会议上,高尔夫和7人制橄榄球击败棒球、垒球、空手道、速度轮滑、壁球,成为20xx年奥运会的备选项目。今天,IOC全会上的投票结果,让高尔夫和7人制橄榄球冲击奥运会的历程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奥运高尔夫赛设两枚金牌 男女各60名顶尖职业球员

根据高尔夫国际联盟(IGF)提交给国际奥委会的计划,奥运会的高尔夫比赛将设男、女个人两枚金牌,参赛资格根据世界男、女职业高尔夫球员的排名决定。 根据计划,奥运会高尔夫比赛采用4轮72洞比杆赛的形式,男、女各限制为60名选手。世界排名前15位的职业选手将自动获得参赛资格,而后根据世界排名的高低顺序依次递补,但是如果同一国家(地区)奥委会的球员如果已经超过2人(含2人),则这一国家(地区)的球员不再获得参赛资格。

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这项运动(高尔夫)被年轻人喜爱,到20xx年,高尔夫球运动将达到空前受欢迎的程度。它和当年网球和冰球进入奥运会时一样,也引起过争议,但现在,问问网球的纳达尔和费德勒,问问美国职业冰球选手和美国职业篮球明星,他们都愿意参加奥运会。”

此前世界排名第一的男女职业球员老虎-伍兹和奥查娅以及埃尔斯、米克尔森都一批顶级球员都表示支持高尔夫进奥运会,并会参加届时的比赛。

高尔夫成功入奥 中国高尔夫能做些什么?

历史学家约瑟夫-汤因比曾有一句名言:在历史领域里,重要的不是你想做什么,而是你能做什么。

中国高尔夫也到了一个这样的历史重要关头。

高尔夫能做什么,想做什么,今天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揭晓了。

国际奥委会106位委员的投票,让高尔夫在时隔百年之后进入20xx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这直接决定了中国高尔夫的命运。

此话怎么讲?

如果高尔夫没有入选奥运项目,那么,中国高尔夫依然会按照现在的速度向前发展,今年是高尔夫在新中国问世的第25年,四分之一世纪以来,尤其是近五年以来,中国已慢慢发展成为世界高尔夫的重镇,但是,这一重镇的概念更多地焦中在市场上,经济活动上,而不是真正的体育意义。

而在中国,有一个不成文的认识,不是奥运项目的体育,不是真正的体育。 奥运的光环,并不仅仅集中在夏日那十六天,而是真真实实地长期闪烁在中国人民的生活之中。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社会生活和体育健儿的命运,像中国人这样和奥运会相连。

从19xx年洛杉矶奥运会许海峰打响中国健儿历史第一枪后,奥运会情结就深深地植入中国人的血脉之中。到20xx年奥运会,中国健儿取得51枚金牌,100枚奖牌,更将这一情结升华到国家最高荣誉和生活的境界。相信20xx年伦敦奥运,20xx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中国健儿在奥运会上的表现,会一如既往地牵动着中华民族的心思。

更具体的是,中国整个体育系统的运转,也是以奥运为中心的。中国高球协会主席袁伟民在任体育总局局长时说的“奥运会是大考,亚运会是中考,全运会是小考”的那句话依然是中国体育的主线。

奥运项目必然成为全运项目,而全运项目则是所有地方体育局全力打造,显示地方体育实力的内容,这实际上也是中国奥运战略全民体育的核心。所以,高尔夫成为奥运项目后,就会出现在以后的全运周期内,高尔夫和乒乓,排球,体操一样,也将成为地方体育局的战略重点之一,这样,高尔夫从长远来看,就会有一个人才的培养链接。

有了市场,有了人才。高尔夫将成为中国职业体育的宠儿。

这以后,从媒体宣传,从场地配合,从教练培养,从全国一盘棋的记分体系,从国企奥运赞助商的支持力度,中国高尔夫将完全进入一个新层次。 这就是高尔夫入奥的中国意义。

详而言之。

媒体宣传方面:成为奥运项目后,高尔夫将彻底摆脱“贵族体育,腐败体育”等不愉快的旧名号,代之以“为国争光”,高层次地响应世界体育的奥运召唤。大量主流媒体将介入报导大军,对更多更好的青少年加入高尔夫行列开出先声; 场地配合方面:更有大量的球场愿意支持青少年奥运活动,成为奥运培训基地,也会有愈来愈多的地方公共球场应运而生。很多球地也会和国内外球星配合,纵深发展奥运高尔夫。譬如东方集团,已经在女子培训方面卓有成效,相信奥运选手培训领域,会有东方集团的身影;再如刚成为“球王”尼克劳斯世界高尔夫俱乐部联盟成员之一的北京华彬球会,已经在铺排高尔夫入奥后的青少年培训。高尔夫入奥,尼克劳斯是首届一指的功臣,华彬和这位世界球王联手,肯定会在新环境下有更大的建树。

中高协最近花重金拿到了澳大利亚的教学系统版权,在国内推广后行之有效,再有了入奥这大背景,推广力度必将更大;至于全国排名系统,有了奥运这盏明灯照着,高尔夫会更吸引国人,中国球员在全国的认知程度将会更大;还有重要的赞助商因素,我们知道,去年北京奥运会,吸引了众多世界五百强级的中国国企出资支持体育,而这些赞助和资金,基本都是在去年底结束。这些企业尝到了奥运体育赞助对品牌的推动力。现在,有了高尔夫这个新的奥运项目,肯定

会争先恐后地进入。

有了这所有的保障,那么,通往20xx年里约热内卢之路,闪光点不再是上海汇丰冠军赛,不再是老虎伍兹和米克尔森,而是我们自己的奥运之星。

现在,高尔夫真得受到了历史的眷顾,中国高尔夫不但可以想做些什么,也能做些什么了。

10月9日的这次投票,意义就是如此重大。

奥运高尔夫各国力量对比 亚洲恐怕只能赢女子金牌

如果当前的世界排名恰巧是20xx年奥运会时的世界排名,你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欧美将主宰奥运会高尔夫项目,只有女子,亚洲还有夺金的希望。谁能夺取奖牌,主要是看运动员本人的竞技水平以及临场发挥。可是从大的方面上讲,运动员较量的也是一个国家的实力。

世界排名显示出欧美的强大优势

在这一周的男子高尔夫世界排名(10月5日)上,一共有7个美国选手,2个英国选手,1个瑞典选手,1个爱尔兰选手,1个西班牙选手,1个德国选手,1个澳大利亚选手以及1个斐济选手进入了前15位。也就是说在最顶尖的高尔夫圈子之中,北美洲有7人,欧洲有6人,大洋洲有2人,亚洲、南美洲和非洲一个代表也没有。

根据奥运会高尔夫项目推荐的比赛形式,世界排名前15位选手将没有国籍限制,都可以直接获得奥运会的参赛资格,而另外45个名额将依照世界排名的先后顺序,以每个国家球员总数不超过2个的形式进行分派。仅从这一点来看,美国已经占有了很大优势,因为按照当前的这份世界排名,其他国家的选手的比例不会超过1/30,而美国却能独享7/60,至少是其他国家的3.5倍。十分幸运,梁文冲不久前在亚太公开赛获得了并列第二名,他的世界排名目前位于192名,而奥运会只会出现英国,不会有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的区别,所以中国也将有参赛资格。

现在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女子的世界排名。世界排名前15位之中,韩国选手的数量最多,达到了5人,其次是美国4人。另外墨西哥,瑞典、挪威,中华台北,日本,以及澳大利亚各有1人,换句话说亚洲的实力最强大,非洲没有代表。

光从参赛人数来看,韩国(1/3)以及美国(4/15)相对来说更占优势。中国选手冯珊珊世界排名77位,这意味着中国大陆在女子高尔夫项目上也有代表,而叶莉英(世界排名102位)同样也有参赛机会。

光从代表性来看,奥运会高尔夫项目能覆盖相对更多的国家或地区,可是从含金量来说,它无法同四大满贯赛相提并论,甚至不及球员锦标赛以及世界高尔夫锦标赛。可是考虑到现代奥运会的宗旨是“和平、友谊、进步”,这样设置阵容既兼顾了比赛的精彩性,同时也有利于促进那些新兴国家的高尔夫运动发展——他们参加不上大满贯赛,至少还能参加四年一次的奥运会。

说到这里,你或许会问到底是怎样一个因素决定当今高尔夫的世界秩序的。关于这个问题,我们首先有必要看一看高尔夫的世界秩序究竟是怎样的。通常情况下,世界排名前50位是男子高尔夫中的一个重要分水岭,许多大赛都给与这个门槛以内的选手参赛资格。因此在这里,我们也依据这条脉络来分析各国的实力强弱。

男子世界排名前50位选手中,美国人数最多,一共18人,其次是英国,有9位选手。接下来,西班牙4人,南非4人,丹麦2人,瑞典2人,澳大利亚2人,爱尔兰1人,德国1人,加拿大1人,斐济1人,哥伦比亚1人,阿根廷1人,韩国1人,日本1人,印度1人。也就是说北美洲19人,欧洲19人,非洲4人,大洋洲3人,亚洲3人,南美洲2人。

女子世界排名前50位选手之中,韩国人数最多,总计18人,其次是美国,总共有11人。接下来日本8人,瑞典4人,澳大利亚3人,中华台北2人,墨西哥1人,挪威1人, 英国1人,巴西1人。也就是说亚洲28人,北美洲12人,欧洲6人,大洋洲3人,南美洲1人。

群众基础是顶级选手孕育的土壤

美国在男女高尔夫运动中都强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她是当今世界上球场数量最多(球场大约有2万多个),高尔夫最为普及(2400万人),职业体育开展得最红火的国家(男女职业巡回赛总奖金数排名第一)。英国虽然从球场数量(2500个)以及参与人数(约1000万人)上不及美国,但是作为当代高尔夫的发祥地,这项运动在该国具有很深的根基,该国有相当比例的人在打高尔夫。事实上,环顾一下世界,当今许多高尔夫强国(美国、澳大利亚、南非和加拿大)都曾是英国的殖

民地,也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历史和文化的因素也是相当重要的。另外欧洲,特别是接纳高尔夫时间比较长的国家,高尔夫的水平也比较高。以西班牙为例,那里有300多个球场,而瑞典有450多个球场。

美巡赛专员芬臣在谈论高尔夫加入奥运会的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总结,一项运动必须具有群众基础才有可能培育出世界级的球手:“你要培养一个世界排名前20位的球手,一个世界级的球手,你需要有训练的设施。你需要有许多男运动员和女运动员参与竞争。你不可能用一个健身房,把10个人转变为世界级高手。你需要数以千计的球手参与这项运动才能诞生顶级球手。”以上欧美的强大证明了这一点。

关于这个问题,你或许会举出一、两个反证。奥查娅在高尔夫人口相对较少的墨西哥成长起来的,而维杰-辛格更是来自海岛小国斐济。的确,体育就是这么奇妙,总会有一些天才式的人物出现在一些不可能的地方。可是你也要看到奥查娅之所以能成长为女子世界第一,很重要的一点是她本身的家庭比较富裕,从小便能接触高尔夫,而在人生的关键时期,她来到了高尔夫第一强国美国留学。维杰-辛格的例子更为极端,不过我们也要看到他在亚洲、欧洲,甚至非洲转了一大圈之后,才在美巡赛上获得腾飞。当维杰-辛格事业真正辉煌的时候,他已经是40岁的“老头”了。

反过来说,我们也真的很幸运,会有这样一些榜样人物。体育运动之中,榜样的力量总是非常强大的。以瑞典为例,其第一波高尔夫球场建造热潮出现在八十年代,那是世界人口急剧膨胀的年代。而第二波热潮出现在九十年代,那正是帕尼维克、索伦斯坦在国际舞台上辉煌的时候。由于索伦斯坦、阿佛德森的带头作用,瑞典50万高尔夫人口之中有三分之一是女性。这在世界各国的比率都是相当高的,也难怪瑞典一个小国家,不仅男子的高尔夫很强,女子的表现也非常不错。

其实最极端的例子还不是瑞典,而是韩国。自从11年前朴世莉夺取19xx年美国女子公开赛以来,韩国的高尔夫就疯狂了起来,到现在该国的高尔夫人口差不多有300万到350万。韩国的高尔夫球场(约300个)远远无法满足这么多高尔夫爱好者。不得已,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只能在练习场上击球,一有机会则出国打球。韩国女子高尔夫在朴世莉的带领下,已经成为了世界重要的一股力量。她

们在世界排名前50位中的人数(18人)已经超过了美国(11人),另外截至目前为止,7个韩国女子选手已经赢得11场大满贯赛,与此同时,梁容银今年在美国PGA锦标赛上夺魁,成为亚洲第一个赢得大满贯赛的男子球员。

20xx年奥运会阵容初显端倪

显然,今天的高尔夫格局很难说便是20xx年的格局,毕竟还有7年的时间。最简单的,那个时候现在排名世界第一的老虎伍兹已经满了40岁。通常来说,一个高尔夫球员步入40岁之后,竞技状态会滑坡。即使老虎伍兹还有横扫千军的力量,像维杰-辛格、米克尔森、埃尔斯、哈灵顿等当代的主角是否在那个时候还要竞争力真的很难说,毕竟这些人届时都快满50岁了。

因此从预测的角度来说,我们还要看当前的一些希望之星。20xx年,格罗乌尔36岁,加西亚36岁,罗斯36岁,斯科特36岁,奥海尔34岁,亨特-马汉34岁,金河珍31岁,麦克罗伊27岁,李真明26岁,石川辽25岁,基本上是“正当年”的时候,可以预测他们届时会是奥运金牌的热门人选。

相对来说,女子的发展趋势更难预测。女球员有可能因为结婚、生子,早早舍弃高尔夫,比如目前位于世界第一的奥查娅便有可能在不久之后消失。如果没有这些外在因素的影响,申智爱、曾雅妮、克里默、摩根-普雷塞尔、魏圣美、宫里蓝等都有可能是奥运会金牌的有力角逐者。不过在这7年时间中也有可能出现一些非常优秀的选手,她们现在因为处于青少年时期的关系或许不为人知,但是突然间就能登上世界的大舞台。

在高尔夫方面,中国的人才储备明显不够,特别是男子方面差距还很大。虽然胡牧、苏东、叶剑峰让人们看到了一些希望,但是与欧美选手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另外男子成材的周期也相对较长,他们中年龄最大的胡牧届时也才26岁,应该说那个时候他们的职业生涯才刚刚起步,要接班还早了一些。而梁文冲那个时候已经有38岁了,虽然他仍有很大可能为中国创造佳绩,但不得不承认他也到了要交班的时候了。

相比较而言,女子高尔夫更为乐观一点,比如说今年已经获得美国公开赛参赛资格的封悦,另外像王欣,以及石煜婷都有可能在七年的时间中迅速成长起来,取得非常好的成绩。当然冯珊珊那个时候的年纪也不大,或许届时她将成为中国女子选手的领头羊。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冯珊珊、叶莉英等人在国际上的表现

也说明中国女子与世界最顶尖水平相比并不算太远。

中国出现这种人才凋零、青黄不接、低速发展的现象是历史原因造成的。过去这十年来,政府对高尔夫采取的是限制措施,将高尔夫推向了“贵族化”的边缘。很少人能接触到高尔夫,要玩高尔夫更不容易。至于说到培养一个真正出色的高尔夫职业球手,一个中产家庭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所以说中国要推动高尔夫运动发展,首先要解决高尔夫的费用负担问题,至少让中间阶层的人能打得起高尔夫。

按照尼克劳斯的估计,中国需要在5年内修建1400个公共球场才能满足需要。从国际上通用的标准来说,100万人1个球场是最底线,尼克劳斯的估计应该说差不多。相信中国只有走到了那一步,在奥运会上才会有机会。“中国有那么庞大的人口,再加上他们对体育运动的国策。未来20年,世界排名前十位选手中如果有五人来自中国,我绝对不会惊讶。” 尼克劳斯说。

 

第二篇:Ergzqp20xx年高尔夫重返奥运,亚洲或能赢得女子金牌

生命是永恒不断的创造,因为在它内部蕴含着过剩的精力,它不断流溢,越出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它不停地追求,以形形色色的自我表现的形式表现出来。

--泰戈尔

20xx年高尔夫重返奥运,亚洲或能赢得女子金牌

北京时间10月9日,哥本哈根时间周五,国际奥委会投票决定高尔夫球和七人制橄榄球成为20xx年和20xx年夏季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伍兹表示过如果高尔夫成为20xx年奥运会比赛项目,他会参加那一届奥运会。“全世界有数以百万计的年轻高尔夫球手会为代表他们的国家参赛而感到自豪,”伍兹在总统杯赛上说,“通过参加这项运动成为一名奥林匹克人,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荣誉。”

高尔夫球以63票赞成、27票反对、2票弃权获得通过,而七人制橄榄球则以81票赞成、8票反对、1票弃权加入奥运会。

经过了近一个小时的“漫长”等待,最终等来了皆大欢喜的结果。这是高尔夫在19xx年奥运会后,时隔百年重返奥运会大家庭;而橄榄球则是在19xx年奥运会后再度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

8月13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的国际奥运会执委会议上,高尔夫和7人制橄榄球击败棒球、垒球、空手道、速度轮滑、壁球,成为20xx年奥运会的备选项目。今天,IOC全会上的投票结果,让高尔夫和7人制橄榄球冲击奥运会的历程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奥运高尔夫赛设两枚金牌 男女各60名顶尖职业球员

根据高尔夫国际联盟(IGF)提交给国际奥委会的计划,奥运会的高尔夫比赛将设男、女个人两枚金牌,参赛资格根据世界男、女职业高尔夫球员的排名决定。 根据计划,奥运会高尔夫比赛采用4轮72洞比杆赛的形式,男、女各限制为60名选手。世界排名前15位的职业选手将自动获得参赛资格,而后根据世界排名的高低顺序依次递补,但是如果同一国家(地区)奥委会的球员如果已经超过2人(含2人),则这一国家(地区)的球员不再获得参赛资格。

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这项运动(高尔夫)被年轻人喜爱,到20xx年,高尔夫球运动将达到空前受欢迎的程度。它和当年网球和冰球进入奥运会时一样,也引起过争议,但现在,问问网球的纳达尔和费德勒,问问美国职业冰球选手和美国职业篮球明星,他们都愿意参加奥运会。”

此前世界排名第一的男女职业球员老虎-伍兹和奥查娅以及埃尔斯、米克尔森都一批顶级球员都表示支持高尔夫进奥运会,并会参加届时的比赛。

高尔夫成功入奥 中国高尔夫能做些什么?

历史学家约瑟夫-汤因比曾有一句名言:在历史领域里,重要的不是你想做什么,而是你能做什么。

中国高尔夫也到了一个这样的历史重要关头。

高尔夫能做什么,想做什么,今天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揭晓了。

国际奥委会106位委员的投票,让高尔夫在时隔百年之后进入20xx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这直接决定了中国高尔夫的命运。

此话怎么讲?

如果高尔夫没有入选奥运项目,那么,中国高尔夫依然会按照现在的速度向前发展,今年是高尔夫在新中国问世的第25年,四分之一世纪以来,尤其是近五年以来,中国已慢慢发展成为世界高尔夫的重镇,但是,这一重镇的概念更多地焦中在市场上,经济活动上,而不是真正的体育意义。

而在中国,有一个不成文的认识,不是奥运项目的体育,不是真正的体育。 奥运的光环,并不仅仅集中在夏日那十六天,而是真真实实地长期闪烁在中国人民的生活之中。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社会生活和体育健儿的命运,像中国人这样和奥运会相连。

从19xx年洛杉矶奥运会许海峰打响中国健儿历史第一枪后,奥运会情结就深深地植入中国人的血脉之中。到20xx年奥运会,中国健儿取得51枚金牌,100枚奖牌,更将这一情结升华到国家最高荣誉和生活的境界。相信20xx年伦敦奥运,20xx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中国健儿在奥运会上的表现,会一如既往地牵动着中华民族的心思。

更具体的是,中国整个体育系统的运转,也是以奥运为中心的。中国高球协会主席袁伟民在任体育总局局长时说的“奥运会是大考,亚运会是中考,全运会是小考”的那句话依然是中国体育的主线。

奥运项目必然成为全运项目,而全运项目则是所有地方体育局全力打造,显示地方体育实力的内容,这实际上也是中国奥运战略全民体育的核心。所以,高尔夫成为奥运项目后,就会出现在以后的全运周期内,高尔夫和乒乓,排球,体操一样,也将成为地方体育局的战略重点之一,这样,高尔夫从长远来看,就会有一个人才的培养链接。

有了市场,有了人才。高尔夫将成为中国职业体育的宠儿。

这以后,从媒体宣传,从场地配合,从教练培养,从全国一盘棋的记分体系,从国企奥运赞助商的支持力度,中国高尔夫将完全进入一个新层次。 这就是高尔夫入奥的中国意义。

详而言之。

媒体宣传方面:成为奥运项目后,高尔夫将彻底摆脱“贵族体育,腐败体育”等不愉快的旧名号,代之以“为国争光”,高层次地响应世界体育的奥运召唤。大量主流媒体将介入报导大军,对更多更好的青少年加入高尔夫行列开出先声; 场地配合方面:更有大量的球场愿意支持青少年奥运活动,成为奥运培训基地,也会有愈来愈多的地方公共球场应运而生。很多球地也会和国内外球星配合,纵深发展奥运高尔夫。譬如东方集团,已经在女子培训方面卓有成效,相信奥运选手培训领域,会有东方集团的身影;再如刚成为“球王”尼克劳斯世界高尔夫俱乐部联盟成员之一的北京华彬球会,已经在铺排高尔夫入奥后的青少年培训。高尔夫入奥,尼克劳斯是首届一指的功臣,华彬和这位世界球王联手,肯定会在新环境下有更大的建树。

中高协最近花重金拿到了澳大利亚的教学系统版权,在国内推广后行之有效,再有了入奥这大背景,推广力度必将更大;至于全国排名系统,有了奥运这盏明灯照着,高尔夫会更吸引国人,中国球员在全国的认知程度将会更大;还有重要的赞助商因素,我们知道,去年北京奥运会,吸引了众多世界五百强级的中国国企出资支持体育,而这些赞助和资金,基本都是在去年底结束。这些企业尝到了奥运体育赞助对品牌的推动力。现在,有了高尔夫这个新的奥运项目,肯定

会争先恐后地进入。

有了这所有的保障,那么,通往20xx年里约热内卢之路,闪光点不再是上海汇丰冠军赛,不再是老虎伍兹和米克尔森,而是我们自己的奥运之星。

现在,高尔夫真得受到了历史的眷顾,中国高尔夫不但可以想做些什么,也能做些什么了。

10月9日的这次投票,意义就是如此重大。

奥运高尔夫各国力量对比 亚洲恐怕只能赢女子金牌

如果当前的世界排名恰巧是20xx年奥运会时的世界排名,你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欧美将主宰奥运会高尔夫项目,只有女子,亚洲还有夺金的希望。谁能夺取奖牌,主要是看运动员本人的竞技水平以及临场发挥。可是从大的方面上讲,运动员较量的也是一个国家的实力。

世界排名显示出欧美的强大优势

在这一周的男子高尔夫世界排名(10月5日)上,一共有7个美国选手,2个英国选手,1个瑞典选手,1个爱尔兰选手,1个西班牙选手,1个德国选手,1个澳大利亚选手以及1个斐济选手进入了前15位。也就是说在最顶尖的高尔夫圈子之中,北美洲有7人,欧洲有6人,大洋洲有2人,亚洲、南美洲和非洲一个代表也没有。

根据奥运会高尔夫项目推荐的比赛形式,世界排名前15位选手将没有国籍限制,都可以直接获得奥运会的参赛资格,而另外45个名额将依照世界排名的先后顺序,以每个国家球员总数不超过2个的形式进行分派。仅从这一点来看,美国已经占有了很大优势,因为按照当前的这份世界排名,其他国家的选手的比例不会超过1/30,而美国却能独享7/60,至少是其他国家的3.5倍。十分幸运,梁文冲不久前在亚太公开赛获得了并列第二名,他的世界排名目前位于192名,而奥运会只会出现英国,不会有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的区别,所以中国也将有参赛资格。

现在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女子的世界排名。世界排名前15位之中,韩国选手的数量最多,达到了5人,其次是美国4人。另外墨西哥,瑞典、挪威,中华台北,日本,以及澳大利亚各有1人,换句话说亚洲的实力最强大,非洲没有代表。

光从参赛人数来看,韩国(1/3)以及美国(4/15)相对来说更占优势。中国选手冯珊珊世界排名77位,这意味着中国大陆在女子高尔夫项目上也有代表,而叶莉英(世界排名102位)同样也有参赛机会。

光从代表性来看,奥运会高尔夫项目能覆盖相对更多的国家或地区,可是从含金量来说,它无法同四大满贯赛相提并论,甚至不及球员锦标赛以及世界高尔夫锦标赛。可是考虑到现代奥运会的宗旨是“和平、友谊、进步”,这样设置阵容既兼顾了比赛的精彩性,同时也有利于促进那些新兴国家的高尔夫运动发展——他们参加不上大满贯赛,至少还能参加四年一次的奥运会。

说到这里,你或许会问到底是怎样一个因素决定当今高尔夫的世界秩序的。关于这个问题,我们首先有必要看一看高尔夫的世界秩序究竟是怎样的。通常情况下,世界排名前50位是男子高尔夫中的一个重要分水岭,许多大赛都给与这个门槛以内的选手参赛资格。因此在这里,我们也依据这条脉络来分析各国的实力强弱。

男子世界排名前50位选手中,美国人数最多,一共18人,其次是英国,有9位选手。接下来,西班牙4人,南非4人,丹麦2人,瑞典2人,澳大利亚2人,爱尔兰1人,德国1人,加拿大1人,斐济1人,哥伦比亚1人,阿根廷1人,韩国1人,日本1人,印度1人。也就是说北美洲19人,欧洲19人,非洲4人,大洋洲3人,亚洲3人,南美洲2人。

女子世界排名前50位选手之中,韩国人数最多,总计18人,其次是美国,总共有11人。接下来日本8人,瑞典4人,澳大利亚3人,中华台北2人,墨西哥1人,挪威1人, 英国1人,巴西1人。也就是说亚洲28人,北美洲12人,欧洲6人,大洋洲3人,南美洲1人。

群众基础是顶级选手孕育的土壤

美国在男女高尔夫运动中都强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她是当今世界上球场数量最多(球场大约有2万多个),高尔夫最为普及(2400万人),职业体育开展得最红火的国家(男女职业巡回赛总奖金数排名第一)。英国虽然从球场数量(2500个)以及参与人数(约1000万人)上不及美国,但是作为当代高尔夫的发祥地,这项运动在该国具有很深的根基,该国有相当比例的人在打高尔夫。事实上,环顾一下世界,当今许多高尔夫强国(美国、澳大利亚、南非和加拿大)都曾是英国的殖

民地,也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历史和文化的因素也是相当重要的。另外欧洲,特别是接纳高尔夫时间比较长的国家,高尔夫的水平也比较高。以西班牙为例,那里有300多个球场,而瑞典有450多个球场。

美巡赛专员芬臣在谈论高尔夫加入奥运会的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总结,一项运动必须具有群众基础才有可能培育出世界级的球手:“你要培养一个世界排名前20位的球手,一个世界级的球手,你需要有训练的设施。你需要有许多男运动员和女运动员参与竞争。你不可能用一个健身房,把10个人转变为世界级高手。你需要数以千计的球手参与这项运动才能诞生顶级球手。”以上欧美的强大证明了这一点。

关于这个问题,你或许会举出一、两个反证。奥查娅在高尔夫人口相对较少的墨西哥成长起来的,而维杰-辛格更是来自海岛小国斐济。的确,体育就是这么奇妙,总会有一些天才式的人物出现在一些不可能的地方。可是你也要看到奥查娅之所以能成长为女子世界第一,很重要的一点是她本身的家庭比较富裕,从小便能接触高尔夫,而在人生的关键时期,她来到了高尔夫第一强国美国留学。维杰-辛格的例子更为极端,不过我们也要看到他在亚洲、欧洲,甚至非洲转了一大圈之后,才在美巡赛上获得腾飞。当维杰-辛格事业真正辉煌的时候,他已经是40岁的“老头”了。

反过来说,我们也真的很幸运,会有这样一些榜样人物。体育运动之中,榜样的力量总是非常强大的。以瑞典为例,其第一波高尔夫球场建造热潮出现在八十年代,那是世界人口急剧膨胀的年代。而第二波热潮出现在九十年代,那正是帕尼维克、索伦斯坦在国际舞台上辉煌的时候。由于索伦斯坦、阿佛德森的带头作用,瑞典50万高尔夫人口之中有三分之一是女性。这在世界各国的比率都是相当高的,也难怪瑞典一个小国家,不仅男子的高尔夫很强,女子的表现也非常不错。

其实最极端的例子还不是瑞典,而是韩国。自从11年前朴世莉夺取19xx年美国女子公开赛以来,韩国的高尔夫就疯狂了起来,到现在该国的高尔夫人口差不多有300万到350万。韩国的高尔夫球场(约300个)远远无法满足这么多高尔夫爱好者。不得已,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只能在练习场上击球,一有机会则出国打球。韩国女子高尔夫在朴世莉的带领下,已经成为了世界重要的一股力量。她

们在世界排名前50位中的人数(18人)已经超过了美国(11人),另外截至目前为止,7个韩国女子选手已经赢得11场大满贯赛,与此同时,梁容银今年在美国PGA锦标赛上夺魁,成为亚洲第一个赢得大满贯赛的男子球员。

20xx年奥运会阵容初显端倪

显然,今天的高尔夫格局很难说便是20xx年的格局,毕竟还有7年的时间。最简单的,那个时候现在排名世界第一的老虎伍兹已经满了40岁。通常来说,一个高尔夫球员步入40岁之后,竞技状态会滑坡。即使老虎伍兹还有横扫千军的力量,像维杰-辛格、米克尔森、埃尔斯、哈灵顿等当代的主角是否在那个时候还要竞争力真的很难说,毕竟这些人届时都快满50岁了。

因此从预测的角度来说,我们还要看当前的一些希望之星。20xx年,格罗乌尔36岁,加西亚36岁,罗斯36岁,斯科特36岁,奥海尔34岁,亨特-马汉34岁,金河珍31岁,麦克罗伊27岁,李真明26岁,石川辽25岁,基本上是“正当年”的时候,可以预测他们届时会是奥运金牌的热门人选。

相对来说,女子的发展趋势更难预测。女球员有可能因为结婚、生子,早早舍弃高尔夫,比如目前位于世界第一的奥查娅便有可能在不久之后消失。如果没有这些外在因素的影响,申智爱、曾雅妮、克里默、摩根-普雷塞尔、魏圣美、宫里蓝等都有可能是奥运会金牌的有力角逐者。不过在这7年时间中也有可能出现一些非常优秀的选手,她们现在因为处于青少年时期的关系或许不为人知,但是突然间就能登上世界的大舞台。

在高尔夫方面,中国的人才储备明显不够,特别是男子方面差距还很大。虽然胡牧、苏东、叶剑峰让人们看到了一些希望,但是与欧美选手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另外男子成材的周期也相对较长,他们中年龄最大的胡牧届时也才26岁,应该说那个时候他们的职业生涯才刚刚起步,要接班还早了一些。而梁文冲那个时候已经有38岁了,虽然他仍有很大可能为中国创造佳绩,但不得不承认他也到了要交班的时候了。

相比较而言,女子高尔夫更为乐观一点,比如说今年已经获得美国公开赛参赛资格的封悦,另外像王欣,以及石煜婷都有可能在七年的时间中迅速成长起来,取得非常好的成绩。当然冯珊珊那个时候的年纪也不大,或许届时她将成为中国女子选手的领头羊。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冯珊珊、叶莉英等人在国际上的表现

也说明中国女子与世界最顶尖水平相比并不算太远。

中国出现这种人才凋零、青黄不接、低速发展的现象是历史原因造成的。过去这十年来,政府对高尔夫采取的是限制措施,将高尔夫推向了“贵族化”的边缘。很少人能接触到高尔夫,要玩高尔夫更不容易。至于说到培养一个真正出色的高尔夫职业球手,一个中产家庭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所以说中国要推动高尔夫运动发展,首先要解决高尔夫的费用负担问题,至少让中间阶层的人能打得起高尔夫。

按照尼克劳斯的估计,中国需要在5年内修建1400个公共球场才能满足需要。从国际上通用的标准来说,100万人1个球场是最底线,尼克劳斯的估计应该说差不多。相信中国只有走到了那一步,在奥运会上才会有机会。“中国有那么庞大的人口,再加上他们对体育运动的国策。未来20年,世界排名前十位选手中如果有五人来自中国,我绝对不会惊讶。” 尼克劳斯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