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贾宝玉的叛逆性格的表现

论贾宝玉的叛逆性格的表现

作为荣国府的继承人,贾宝玉的“聪俊 灵秀”的天赋,使贾家上下对他寄于特别高特别殷切的希酬要求;然而,贾宝玉并没有走上家庭为他安排的道路——立身扬名、治家经国。而是在思想上脱离了家国的束缚,在性格上走向了叛逆。作为出身的手段,《四书》要读,八股文要作,他却偏偏不读不作;封建社会的正统思想本是“男尊女卑”,他却偏偏认为“女清男浊”,只有女孩儿的世界才是他的净土;“白玉为堂金作马”的贾家优秀子孙本是少不了应酬,他却偏偏讨厌与那些峨冠博带的家伙打交道,而宁肯去结交戏子;父母希望他和薛宝钗喜结“金玉良缘”,他却偏偏忘不了和林黛玉的“木石前缘”。下面将对贾宝玉的这些叛逆性格进行详细地论述。

“读书入仕”是封建社会正统思想核心内容之一,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而作为封建社会叛逆分子的贾宝玉却偏偏是个“潦倒不通世务,顽愚怕读文章”的另类。

第五回写到:当下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幅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燃藜图>>是鼓励人读书的画,贾宝玉一看就烦,可见他是极厌恶读书的。

第九回有言语道:忽见宝玉进来请安,回说上学里去,贾政冷笑道:“你如果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顽你的去是正理。仔细站脏了我这地,靠脏了我的门!”从贾政的话语中我们可以看出平时宝玉在上学读书上是很没有尽力的。

第三十二回又写到:湘云笑道:“还是这个情性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没见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宝玉听了道:“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袭人道: “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想来宝玉厌恶读书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了。

然而第十七回大观圆试才题对额和第七十八回痴公子杜撰芙蓉讳却又显示了贾宝玉出众的文采,设若他不爱读书又哪儿来的这份才情呢。所以仔细想来宝玉非是不爱读书,而是不爱读统治阶级所需要和要求那些书,这从贾宝玉批评程朱理学的话语中可以看出来。

早在第二回作者就借冷子兴之口说出了贾宝玉七八岁时的话:“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觉清洁,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第二十回又语出惊人“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

第七十八回,又借贾母的话说道:我也解不过来,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别的淘气都是应该的,只他这种和丫头好更叫人难懂。我也为此提心。每冷眼看他,只和丫头们顽闹,必是人大心大,知道男女的事了,所以爱亲近他们。既细细奎试,究竟不是如此。岂不奇怪?想必原是个丫头错投了胎不成?

他撕扇子只为搏生气了的晴雯一笑(三十一回),他为平儿理妆(四十四回),他替丫鬟瞒脏(六十一回)。

我们都知道,封建社会是典型的“男尊女卑”的社会,女性的花容月貌不过是供豪门大族和纨绔子弟们的“片时之兴趣”,更悲惨的结局就是无助地呻吟在阿呆暴力之下。而贾宝玉对小女儿的体贴,对女性的“做小服低,赔身下气,性情体贴,话语缠绵?? ”(第九回),在他所处的社会里,绝对是惊世骇俗之举。无疑是和当时的社会礼制相对立的,即社会的叛逆。

贾宝玉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来;虽然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得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 “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子的气味,就这样混帐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七十四回)

贾宝玉并非恨结了婚的老婆子,而是恨使他们她们沾染了恶习,失去了纯朴的男子。贾宝玉对受压迫的弱者所充满的只有爱,他对被压迫、被糟践的女孩子的同情体贴之心,是深切周到、无微不至的。而他所憎恶所痛恨的却只是压迫者及其爪牙。这在客观意义上,就有着从封建礼教压迫下解放妇女的要求。

“宝玉也许一时不能了解‘原应叹息’,‘真应怜’的女性命运,但是,以其体贴的天分,自谦卑微的心态,将可泯除两性之间的社会障蔽。以高度的想象力去体会女儿心地之幽微灵秀,用无私的同情心去感悟女儿命运之无可奈何。惟有此等人,才可能在大男人主义的社会里,成为闺阁中的良友,为卑屈的女子增光。所以,警幻爱此‘第一淫人’,作者藉此为闺阁传心。”

《红楼梦》用许多笔墨描写和渲染了贾宝玉的女性崇拜这一性格特点,使之异常鲜明和突出,并且又是如此重要:去掉了它也就没有贾宝玉。这就是贾宝玉这个叛逆者得以鲜明地同文学上和历史上其他叛逆者区别开来的缘故。这就是曹雪芹的独特的创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