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林则徐

真实的林则徐

-------重读林则徐有感

导语: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这样写,但是我只想还原历史上真正的林则徐。

林则徐其实有两个,一个是大众心目中“英雄”的林则徐;一个是历史上真实的林则徐。 第一个林则徐是主剿的,他是百战百胜的,他所用的方法都是行之有效的。可惜奸臣琦善受了英人的贿赂,把他驱逐了。英人未除去林则徐之前,不敢在广东作战,除去林则徐之后,当然就开战。中国的失败不是因为中国不行,是因为奸臣误国;第二个历史上真实的林则徐则开始懵懂,后来却慢慢的觉悟了。他知道中国军器不如西洋,他知道中国应该以夷制夷,然而他又不敢公开的提倡这些主张,他怕士林清议,他重视自己的名誉更甚于国事。

历史的残酷性就在这儿:历史不记过程,只记结果,道光励精图治,但第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是他签的,历史耻辱柱上的第一人就是他。林则徐开眼看世界,是剿夷派的领袖,只是因为未曾签过城下之盟,近代第一个民族英雄就非他莫属。这是中国历史最复杂、最痛苦的一部分,我们往往不能直面,通常是找几个替罪羊,说我们近代本来不错,就是几个坏蛋把国家、民族给出卖了,于是,整个民族得到精神上的解脱??

固守旧时代的士大夫 VS 揭幕新时代的改革者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林则徐是得到过最多赞誉的政治家。维新派称颂其开学习西方“长技”之先河。19xx年后从开国领袖毛泽东到改革开放后的创业者,又都称赞过林则徐的变革开拓精神,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的评价最贴切,那就是中国近代“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 。但是这一切真的是这样吗?蒋廷黻认为:林则徐只是不愿承认落后的旧时代精英、林则徐作为一名一品大员,已有充分的权力和能力,但他对于改革没有实际行动,连公开宣传都没有。林则徐他知道中国落后于世界,可他却不想让人知道;他不能使“向西方学习”成为一种社会的舆论和行动,相反,林则徐还要遮掩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使中国人一直存在于一种迷幻的错觉之中。在这种错觉之中,林则徐的自身形象得到了维护,可是一个民族从落后中奋起的时机却被耽搁了。

挽救帝国经济的禁烟VS 拯救民众健康的戒毒

英雄必然是完美的,清官必然是爱民的,好人就是不能犯错的??这些观念充斥着我们的头脑,所以,林则徐的大政绩“禁烟”更是与现代的“禁毒”联系起来,好像他早早就对提高人民体质、保护百姓健康挥洒了无数的同情心。其实这也是个美丽的错误,官员的思维顺序,“国家”排在“百姓”前面本就是顺理成章的。

事实上林则徐禁烟只是为了为解决当时社会“白银外流”问题 。林则徐向道光皇帝提交了“钱票无甚关碍宜重禁吃烟以杜弊源片”,明确呼应了黄的看法。林说,“鸿胪寺卿黄爵滋所云岁漏银数千万两,尚系举其极少之数而言耳”。论证的主题不在于过去,而在于未来。可以说,林则徐对白银外流规模的估计比黄更为严重,而且比黄更加担忧白银外流会愈益严重,并会给清王朝的经济基础带来毁灭性冲击。一向以禁烟著称的林则徐,在晚年也赞同允许内地种植、生产鸦片。他所反对的只是吸食洋烟而不喜欢土烟。同治十三年(1874)二月,林则徐表示“鄙意亦以内地栽种罂粟,于事无妨。所恨者,内地之民嗜洋烟而不嗜土烟。” 严禁弛禁殊途同归VS英雄汉奸斗争不断

中国民间文化的语境里,忠臣和奸臣往往是伴生的,有杨家将总有一个潘仁美,有包青天就得有个庞太师。。。。。。所以林则徐就有了一个琦善。

在当时,道光皇帝禁烟态度极其坚决, 清政府内并没有真正的反禁烟派。人们把一场如何禁烟的全国大讨论,曲解成禁烟派和反禁烟派的大交锋,并以是否同意对吸食鸦片烟者处以死刑作为两派的标准,显然是不科学的。这场讨论,无论是问题的提出,讨论的过程以至最后的结果,都是为了严禁鸦片的贩运和吸食,并不是一次禁烟和反对禁烟的大争论,更没有在政治上形成主张禁烟和反对禁烟的两大派别。而且所谓“反禁烟头子”琦善禁烟力

度仅次林则徐 ,仅在1838年8月至11月,他就在天津起获烟土15万余两,仅低于主政广东的邓廷桢(26万余两),居全国第二。而林则徐只是因为禁烟之事被提拔,所以才被历史铭记。

战败非偶然 无力可回天VS 弃用林则徐 昏皇种败因

鸦片战争四个字,国人可谓耳熟能详,再是对历史不感兴趣的人物,读过教科书也总会有些印象。但要说这仗本来可能打不起来,也和鸦片关系不大,无论谁指挥都可能打不赢??恐怕就真没多少人知道了,当然,就算知道也很难接受,怎么着咱们也是反侵略战争啊?只可惜,胜败与否,还真和正义与否啥没关系。

鸦片不是战争起因,林则徐全面禁止贸易点燃战火 ,林则徐于1840年初奉命正式封港,断绝中外之间全部贸易往来。这种全面的禁止一切贸易一直持续了四个多月,矛盾的焦点已经不再是鸦片的问题,而是闭关锁国与自由贸易的冲突。清政府与实行炮舰政策的英国政府已经到了非战争不能解决分歧的地步,也正是因此,鸦片战争开始了。

总结:民族丧失了二十年的光阴,林则徐又该承担多少责任呢?林则徐看到了中外的悬殊,虽然他的认识仅仅停留在中国的武器装备不如外国人、要“以夷制夷”上面。因此尽管他在广州也有仿制西洋战船、大炮的举动,可是他不能振臂一呼,使“向西方学习”成为一种社会的舆论和行动,相反,林则徐还要遮掩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使中国人一直存在于一种迷幻的错觉之中。在这种错觉之中,林的自身形象得到了维护,可是一个民族从落后中奋起的时机却被耽搁了。但是若要如此说也不尽然 ,我们用今人的眼光和思路来评价林则徐,可能有失公允,中国社会的保守力量实在太强大了,国人在没有付出更为惨重的代价之前,是不会轻易改弦易辙的,仅凭林则徐一人的力量毕竟有限。

我只能说,他没错,只是他终究没能走出旧时代,在短暂的“开眼看世界”之后,他回归了自己的士大夫阵营,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第二篇:林则徐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民族英雄林则徐一,生平简介1785年8月30日(乾隆五十年)- 1850年11月22日(道光三十年),汉族,福建侯官人(今福建省福州),字元抚,是清朝后期政治家、思想家和诗人,是中华民族抵御外辱过程中伟大的民族英雄,其主要功绩是虎门销烟。官至一品,曾任江苏巡抚、两广总督、湖广总督、陕甘总督和云贵总督,两次受命为钦差大臣;鸦片战争时期主张严禁鸦片、抵抗侵略的爱国政治家。史学界称他为近代中国的第一人。二,虎门销烟时期主张严禁鸦片、抵抗侵略的爱国政治家。字元抚,又字少穆,晚号俟村老人。福建侯官(今福建福州)人。嘉庆九年(1804)中举。十六年中进士。曾与龚自珍、魏源、黄爵滋等提倡经世致用之学。二十五年起,先后外任浙江杭嘉湖道、盐运使,江苏按察使、江宁布政使。任上整顿盐务、兴办河工、筹划海运,采用劝平粜、禁囤积、放赈济贫等措施救灾抚民。后升任河东河道总督,亲自实地查验山东运河、河南黄河沿岸工程,提出改黄河由山东利津入海以根治水患的治河方案。十二年授江苏巡抚。江苏旱涝灾情严重,他上奏历陈民间困苦,坚请缓征受灾州县漕赋;致力兴修水利工程。为克服银荒和利于货币流通,他反对一概禁用洋钱,提出自铸银币的主张,为中国近代币制改革的先声。十七年,升任湖广总督。当时,由于清朝政府的闭关锁国政策,英国为扭转在中英贸易中的逆差地位,打开中国市场,向中国大量走私鸦片。鸦片已成为严重弊害,黄爵滋上疏主张以死罪严惩吸食者。林则徐提出六条禁烟方案,并率先在湖广实施。八月,他上奏指出,历年禁烟失败在于不能严禁。九月应召进京,力陈禁烟的重要性和禁烟方略。十一月受命为钦差大臣,前往广东禁烟。十九年正月抵广州,禁烟运动迅速展开。他会同两广总督邓廷桢等传讯洋商,令外国烟贩限期交出鸦片,并收缴英国趸船上的全部鸦片。林则徐在给外国烟商的通知中说:“若鸦片一日未绝,本大臣一日不回。”四月二十二日(6月3日)起在在虎门将鸦片公开销毁,并带领大、小官员亲自监督,20天中销毁鸦片19179箱、2119袋,共计2376254斤。这就是举世闻名的“虎门销烟”。虎门销烟的正义行动,是我国近代史上反帝斗争中的光辉一页,林则徐领导禁烟运动的胜利,是中国人民反侵略斗争史上第一个伟大胜利,这一壮举,维护了民族的尊严和利益,增长了中国人民的斗志。 三,睁眼看世界在禁烟过程中,林则徐意识到英国会发动侵略战争。为了战胜敌人,需

要知己知彼。他经过多方面分析研究,得出:变敌人的长处为自己的长处,即魏源归纳阐述为的“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于是林则徐亲自主持,组织翻译班子,把外国人讲述中国的言论翻译成《华事夷言》,作为当时中国官吏的一种“参考消息”;为了了解外国的军事、政治、经济情报,将英商主办的《广州周报》译成《澳门新闻报》;为了解西方的地理、历史、政治,又组织翻译了英国人慕瑞的《世界地理大全》,编为《四洲志》,这是我国近代第一部比较系统介绍西方地理的书;还翻译瑞士法学家瓦特尔的《国际法》。其中一条规定:“各国有禁止外国货物不准进口的权利。”说明中国禁烟完全合乎《国际法》。在军事方面,着手加强和改善沿海一带防御力量。林则徐专门从外国买来200多门新式大炮配置在海口炮台上。为了改进军事技术,又搜集并组织了大炮瞄准法,战船图书等资料。林则徐敢于学习外国先进科学技术的精神,受到人们高度赞扬,被称为“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个人。”虽然林则徐对西方认识比较肤浅,接触西学的目的是出于外交、军事需要,但毕竟开创了中国近代学习和研究西方的风气,对中国近代维新思想起到启蒙作用。林则徐抗英有功,却遭投降派诬陷,被道光帝革职,“从重发往伊犁,效力赎罪。”他忍辱负重,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7月14日)踏上戌途。在赴戌途中,仍忧国忧民,并不为个人的坎坷而唏嘘,当与妻子在古城西安告别时,在满腔愤怒下写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激励诗句。这是他爱国情感的抒发,也是他性情人格的写照。 道光二十一年十一月初九日到新疆。林则徐不顾年高体衰,从伊犁到新疆各地“西域遍行三万里”,实地勘察了南疆八个城,加深了对西北边防重要性的认识。林则徐所译资料中发现沙俄对中国的威胁,促成了他抗英防俄的国防思想,成为近代“防塞论”的先驱。于是他明确向伊犁将军布彦泰提出“屯田耕战”,有备无患。他还领导群众兴修水利,推广坎儿井和纺车,人们为纪念他的业绩,称为“林公井”“林公车”。林则徐根据自己多年在新疆的考察,结合当时沙俄胁迫清廷开放伊犁,指出沙俄威胁的严重性,临终时尚告诫“终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林则徐的远见卓识,已被后来的历史所证实。 道光三十年(1850)清政府为进剿太平军,再任命他为钦差大臣,督理广西军务。在赴任途中,1850年11月22日暴卒于潮州普宁县行馆,终年66岁。死后晋赠太子太傅,照总督例赐恤,历任一切处分悉行开复,谥文忠。四,人民英雄纪念碑下的浮雕林则徐从政

40年,历官13省,是著名的封建政治家,地主阶级改革派的代表人物。虽然作为封建官吏,存在“忠君”思想,镇压过少数民族起义,但在中华民族面临沦入半殖民地的紧要关头,他挺身而出,“置祸福荣辱于度外”, 他的诗《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这样写道: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坚决实行禁烟,抵抗外国武装侵略,捍卫了国家主权和领土。还主张学习西方先进技术,发展民族工商业。这是他一生活动和思想的主流。林则徐不愧是中国近代第一位民族英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