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销烟操之过急,并不了解鸦片走私

林则徐销烟操之过急,并不了解鸦片走私

道光十九年一月八日,带着钦差大臣关防信印的林则徐出北京新仪门,开始了他南下之旅。奇怪的是,林则徐前一年从武昌到北京只花了一个月,而此次南下广州,他却选择取道直隶、山东、安徽、江西,水陆兼程,经过两个月的舟车劳顿于3月10日才被迎进广州城。这与从伦敦到广州的时间差不多,3个月后,发生了著名的“虎门销烟”事件。

众所周知,林则徐南下的使命是禁烟。禁烟变成销烟,一字之差,一向很少被人关注。我认为,这一字之差,差别重大,正是后来朝廷指责“皆林则徐等办理不善之所致”的关键。《清史稿》说“林则徐才略冠时,禁烟一役,承宣宗严切之旨,操之过急”,初看“操之过急”四字平淡无奇,其实越看越觉得很到位。

无论是首倡禁烟的黄爵滋还是林则徐提出的六条建议都没有打算要“销烟”,都是重在禁烟以治内。林则徐最大胆的建议是“将售卖出洋之茶叶、大黄、湖丝等物,倍蓰其价”,就是将中国产的茶叶、大黄和湖丝等物,提高五倍价格卖给洋人。

从林则徐的履历来看,他是一个很认真且政声颇好的地方政务官,但是从他广州禁烟所为来看,可以看出这么几点:第一他背离了禁烟的初衷,重点不是放在国内,而是对外施压。抵粤后他拿出了二副“药”。第一副药是喂给行商们吃,他将广州行商召集至行辕,令他们跪在地上听他长篇训话。之后,他给维多利亚女王写了封长信,“明宣定例”,履行他儒家所谓的“不忍不教而诛”这一宗旨,然后他竟然要行商们将“药”端给外国鸦片商们喝。两副“药”喂下去,林则徐便给皇帝送上一剂镇静药,他将洋人在这“从未见过的阵势”面前的张皇失措十分形象地报告给了北京,然而坐等洋人药到病除,洗心革面。第二,他没有真正对吸烟者实施禁烟,而是将重点放在整治“汉奸”上。行至泰和县时他就向广东下了一道密拿汉奸的命令。第三,他的措施没有起到作用时,捉拿英国鸦片商人颠地、勒令英商交出全部鸦片就成了禁烟的重要措施。没想到,这招却将一个本来反感鸦片的英国人义律逼到了对立面。义律被激怒后,就给林则徐设下一个很大的局:同意交出鸦片,然后再行索赔。

于是2万多箱鸦片在虎门上空化成青烟,但接下来,林则徐就陷入了没完没了的烟款索赔上。当然,林则徐销烟并非没有想过补偿。但是,这位伟大的理想主义者的补偿计划是每烟一箱,仅给茶叶五斤,“英商所得,不及百分之一”,在继任的钦差看来,“此衅之所由来也”。舟山一个清军指挥官甚至抱怨道:“你们应该去打广东人,而不是我们,我们没有伤害过你们”。 禁烟之所以变成销烟,用“操之过急”来形容非常贴切。

第一,林则徐没有认真了解西方,甚至不知道鸦片走私是怎么一回事,就匆促“销烟”,结果授人以口实;第二,林则徐也没有认真了解国内情况,他不知道本国有无实力与人抗衡,甚至对自己也所知不多。他完全弃已之长而取已之短,不知道自己长于内政而短于外交,可是,盲目的自信和对敌人的无知,以及自己声望高涨的冲动,导致他犯下了致命的错误。他也忘记了自己给皇帝奏折中提出的建议,“外夷鸦片之得以私售,皆由内地奸民多方勾串,以致蔓延日广,流毒日深。”(《密拏汉奸剳稿》)本应当做好国人禁烟的工作,最好是发动广东百姓,让他们觉悟起来,共同抵制鸦片;最低限度也应当把大半精力放在禁止国内鸦片商人去贩买鸦片:没有消费就没有买卖。可是,他到广州以后绝大部分精力放到了和洋人的纠结上,卷入了义律设下的陷阱而无法自拔。

第三,他受制于国内舆论而格外注意自己的道德形象。19xx年林则徐只不过公开主张禁烟的6位干部之一,属于典型的少数派;南下路上他收到了龚自珍的三条建议,这位在史书上口碑极佳的先生给他出了一个馊主意:“取不逞夷人及奸民就地正典刑”;另外他为民气所鼓舞,民间传说林钦差是出师南下、要对洋人开战而欣喜若狂;因而他刻意维护自己的形象,一是清廉,二是夷夏之防。

清廉使他远离民众,首创“以奸治奸,以毒攻毒”的办法,他利用过鸦片贩子、吸毒人员,这又使他的观念里只有汉奸没有民众,宁可求助道家气功师,也没有想过如何组织民众;夷夏之防使他一开始将西方视为敌人,却不知自己真正的敌人是朝廷中那些等着攻击他的同事。他陶醉在天朝大国的幻想中,陶醉在自己采取的一系列威吓措施和“临以兵威,屡战皆捷”的谎言中,以至于中央并没有把禁烟看得很重,一件更好的差事—两江总督新职早已赏赐给了林则徐。他迫切希望尽快成功,一来完成皇帝交给的差事去履新;二来做给那些反对他的同事看。他根本没有想到,将禁烟置换成销烟后,实质上并没有触动包括吸食鸦片者在内的任何一方利益,因为这跟他们毫无关系,到19xx年代末进口中国的鸦片一年中远不止2万多箱,可能是其数倍,销掉这批鸦片,还有源源不断的鸦片运进来。

他关注的只是自己的道德形象。被免职以后,林则徐如释重负,在广州制作对联,整理藏书,暗暗地应对他的政敌正在进行的一项关于他如何与英国擅开边衅的调查。他将战争失败的原因解释为内奸,而头子正是新任的钦差大臣琦善。

 

第二篇:林则徐与鸦片

林则徐与鸦片

同济大学 经济与管理学院 管理2班 陈思宇(1350114)

引言

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对于林则徐的评价也开始多了一些声音,林则徐看到了中外的悬殊,虽然他的认识仅仅停留在理论上,有人否定他的禁烟行动,认为那是无用的甚至是有害的,在短暂的“开眼看世界”后,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士大夫阵营。

这些评价都没有错,林则徐的确犯了一些错误,但不能否认的是,他是最初的“剿夷”先锋,是“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是民族英雄。

正文

一、 林则徐的“禁烟运动”

一百七十多年前林则徐在中国发动了一场“禁烟运动”,不仅在当时轰动世界,成为中国近代史的开始,林则徐也从此成为中国的“民族英雄”而名扬中华,流芳百世。

在清朝闭关锁国的时候,欧洲资本主义国家迅速崛起。英国在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基本完成了工业革命,在当时代表了最先进的生产力水平。中国拥有庞大的人口资源,正是英国资产阶级梦寐以求的潜在市场,但中国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中国政府坚持奉行的闭关锁国政策都是英国向中国倾销其工业产品的“绊脚石”。十九世纪,英国商人为弥补中英贸易逆差,从印度向中国走私鸦片。 大量的鸦片输往中国,给中国带来了严重的祸害。吸食者成瘾者,精神萎靡,身体消瘦,形成不生不死的状态,最后多数因衰竭致死。林则徐的禁烟活动,从鸦片对民众的危害程度,以及鸦片对当时中国经济的侵害,从维护一个国家的民族利益,国家的完整,主权的独立看来,毫无疑问都是一个英雄运动。 不得不说,林则徐的想法在当时的确很先进,他充分意识到英国殖民者罪恶的计划,他为抗击鸦片侵略、战胜敌人进行了大量的“师敌之长技以制敌”的军事变革实践。从禁烟到缴烟再到销烟,他的坚定以及对禁烟工作的全身心投入,

使得“虎门销烟”在民间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增加了中国广大民众对鸦片危害性的认识,同时也大大抑制了英国在中国的鸦片交易,沉重打击了英国资产阶级在中国的贸易掠夺,展示了中国人民禁烟的坚定决心和觉醒意识。

林则徐的禁烟运动取得了巨大了成功,同时也成就了自己,他不仅在当时是民族英雄,是近代中国“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更是当代人敬仰的对象,得以流芳百世。

二、 允许鸦片的林则徐

同治十一年(1872年)六月初四,上海的《申报》登载了《抑弛自种鸦片烟土禁论》的文章,提出了全面弛禁,广泛种植、生产鸦片、课取重税、限制吸食,以增加国库收入的主张。指出:“鸦片烟土为祸甚烈,然果能尽弛其禁,其有益于国也亦甚多”。其一,“中国之人既已喜吸此物,反不如大弛其禁,纵民耕种,令其足供民间吸食,国家可以岁收税银,每年可减二千数百万出口之银,不归于印度而尽存于中国,为计岂不美乎?”其二,“重增其税,使其价日昂,不但贫民无计吸食,即富人之吸食既多,亦将吝惜而不能畅所欲为,是不禁而自禁矣,未必非化国富民之一道也。”今天看来,这种观点只是一厢情愿的纸上空谈,因为在弛禁后的百余年,中国鸦片之祸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变本加厉,越演越烈矣。

在晚清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清廷在客观上不能抵制鸦片的大量输入,也无法防止白银的大量外流,但通过允许栽种罂粟、生产制造鸦片,却成功地抵制了洋烟的大肆输入,较为有效地防止了白银的外流,减轻了风雨飘摇中的清廷的财政危机。从这一意义上说,鸦片国产化,对清廷是“有利”的。然而,鸦片的国产化导致了举国上下到处种植鸦片,使其产量迅速增加,价格大幅度下降,从而为更多的人,甚至更多的贫困百姓吸食鸦片提供了条件。

“鄙意亦以内地栽种罂粟,于事无妨。所恨者,内地之民嗜洋烟而不嗜土烟。若内地果有一种黄蓉胜于洋贩,则孰不愿买贱而食?无如知此味者,无不舍近图远,不能使为绍兴之美酝、湖南之锭烟,内地自相流通,如人一身血脉贯注,何碍之有?尊意曲折详尽,洵为仁人君子之用心,但恐此等食烟之人,未必回心向内耳!”

一向以禁烟著称的林则徐,那时却也赞同允许内地种植、生产鸦片,他说他所反对的只是吸食洋烟而不喜欢土烟。晚年的林则徐,对待鸦片的态度竟然有了如此大的转变,从对鸦片的坚决抵制,到支持驰禁鸦片,这样的转变令人唏嘘同时也引发了深思。

三、 态度转变引发的讨论

由坚决抵制到支持驰禁鸦片,林则徐的态度转变引发了很多讨论。有人认为他只是在晚年时期,由于没有对局势进行透彻分析而犯了错,但林则徐的禁烟行动确实是一个伟大的行动。但也有人认为林则徐只是个重视“身后名”更胜国家的士大夫,浩浩荡荡的虎门销烟也只是一个让他名垂千古的好机会,并没有真正看清当时的局势。

两种说法都有各自的理由和证据支持,我不能简单的断定孰是孰非,但是在我看来,或许林则徐在这两个有关鸦片的历史时期都犯了错,但这样的错误不足以遮住当时他成功震撼了中国人民及英国资产阶级这一事实。

或许有人说当时的虎门销烟是一个完全的错误,因为林则徐的禁烟活动基本上符合当时道光皇帝推行的闭关锁国政策,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当时的对外贸易,同时使“贸易摩擦”激化为“贸易战争”,助长了中国的民族排外主义。他们认为林则徐中断中英贸易的做法,短期内有一定的作用,但是对于中国贸易的长远发展,以及中国与世界的交往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战争的危险。

但是我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积极禁烟是有必要的,禁烟行动不仅防止了大量白银外流,更重要的是影响了当时还是井底之蛙的中国人。一个百姓吸食鸦片成瘾的国家,一个人民精神萎靡的国家,怎么可能重新振作起来,审视自己和自己的国家,正是由于林则徐在了解世界,研究西方方面带了头,带领更多的中国人跳出思维的牢笼,我们的国家才能一步步发展到今天。

虽然说禁烟行动是鸦片战争的一个导火索,使独立的中国逐步变成半殖民地的中国,使封建的中国逐步变成半封建的中国,但是正是由于鸦片战争,中国才开始加速变化,封建王朝才开始逐步瓦解,新的时代才开始出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