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是为了不教

“教”到底为了什么

“教”是为了“不教”,这是在我国中小学校里流传很广、影响颇大的一句名言。人们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默认这句名言集中体现了先进教学观念,把这句名言作为教学活动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最后归宿。稍作回顾我们会发现,这句名言似乎“放之四海而皆准”,且可“以不变而应万变”。二十多年来,不管教学理论有了怎样的新发展,教学实践有了怎样的新进展,总有人会说:“教”是为了“不教”,而且常常强调一下:叶老(叶圣陶先生)说。我们实在有必要追溯一下叶老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讲过这句话。据查,19xx年三月间,84岁高龄的叶圣陶先生在一个座谈会上谈到课堂教学中“讲”的问题时,有这么一段话:说到如何看待“讲”,我有个朦胧的想头。教师教任何功课(不限于语文),“讲”都是为了达到用不着“讲”,换个说法,“教”都是为了达到用不着“教”。①请注意,叶老提出这个看法的时候是19xx年初。那个时候,正在“拨乱反正”,教育学、心理学尚处在恢复阶段,语文教学刚刚从人为的“政治化”的枷锁下解放出来。叶圣陶先生在这个座谈会上的发言,回顾了自己一生从事语文实践的经历,并对此进行了认真的梳理、总结,鲜明地提出了“语文是工具”的主张,发表了诸多中肯的指导性意见,为语文教学的改革和发展做出了贡献。也许是出于对一生从事语文教育工作并卓有成绩的叶先生的敬重,人们从叶老的讲话中提炼出一句名言:“教”是为了“不教”,并把这句名言作为一个标语、口号。几句普通的话一旦抽象为名言而被神圣化了之后,就出现了一种似乎并非不正常的现象:把对这句名言的诠释当作研

究,“代圣人立言”;以实践来印证这句名言。今天,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正稳步推进。在对新课程的学习、思考、研究和实践中,中小学教师的教育观念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对课程、教材、教学以及教师角色等有了近乎全新的认识,许多个过去习以为常的深信不疑的观点、看法受到了质疑。人们有理由也有必要对抽象出来的“?教?是为了?不教?”这个20多年来被视为原则、真理的名言加以反思。 “教”是为了“不教”,显然以教师的教作为前提,这里,“教”是手段,“不教”是目的。人们一直以为,教师是“教”学生的:我“教”,你学;我教什么,你学什么;我怎么教,你怎么学。教师成为学生学习的支配者、安排者、要求者。这种以“不教”为目的、“教”为手段的“教”,和那种灌输式的“教”比较起来,其区别大概在于:它不是给学生提供现成的知识即教知识,而是试图给学生提供获取知识的方法,教的是方法。似乎正像学生不知道那些知识于是教师就给学生讲知识一样,现在是学生不知道怎样去学习所以就给学生讲学习的方法。“教知识”和“教方法”比较起来,当然后者更显得教师的高明,因为为师者相当自然地认为是为学生的未来着想,一生着想,是“授人以渔”而不是“鱼”。这里,教师俨然成了“救世主”,成了学生的“恩人”。教师似乎不再是知识的化身而是智慧的化身了。教师以如此身份出现在课堂上,势必忘不了自己的“责任”,忘不了自己的“主导作用”;学生在教师有序的居高临下的指导下掌握所谓科学的学习方法。这样,课堂上教师和学生之间就很难有平等的对话,很难有真正意义的交流与沟通。以掌握学习方法为目的的“教”,这里的方法往往是教师单方面指

定的,步骤往往是教师事先安排的,学生则规规矩矩地按照老师认为的“最优化”的方式从事一种近乎整齐划一的学习活动。回顾一下20多年来的教学研究与实践,我们的确在这方面进行了称得上是坚持不懈的努力。我们试图在教学的各个方面达到“最优化”,而众多的为师者又根据自己的“框架”来建构着自己习惯的便于发挥自己主导作用的“最优化”的模式、方式、方法等。这些所谓“最优化”的模式、方式、方法,一旦落实到特定的学科、特定的班级,则是学生们只能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而无法也不容有其他的选择。看看吧,今天你提出一个“三步法”,明天他提出一个“五步法”,后天还有“七步法”、“十步法”;这儿有“单元达标”,那儿有“目标教学”、“掌握学习”……上世纪的八

十、九十年代,各种教学模式、方法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而且,据称都有一定的“理论基础”,都经过了多年的实验,甚至有数据表明取得了多么明显的成效。人们积极探索的热情当然值得肯定,所取得的成绩也许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当我们对多年的探索和实践进行回顾和总结时,我们是否产生过这样一种想法:学生能够一味地按照我们老师设计的我们自以为科学而有效的模式、方法、方式学习吗?我们给学生提供的模式、方法果真能达到“不教”的目的吗?是的,学习一篇课文,我们怎能要求学生第一步如何做、第二步如何做……还要叮嘱学生:以后就按照这样的方法学习!随着新课程理念的逐步普及,我们正在认识到:学生总是带着自己个人的经验背景和自己独特的感受来到课堂里学习,学生的学习应该是主动的、富有个性的,要使学生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来学习。只有这样来学

习,课堂教学才能有民主的氛围、平等的师生关系、学生发展的广阔空间。多年来,我们强调教师进行教学时要探明“学习者已经知道了什么”,并把它作为“影响学习的唯一最重要的因素”②,现在看来只探明这一点并不够,还要善于探明学生是怎么知道的,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知道的。教学并不是教师的“教”再加上学生的“学”,而是这两者的有机组合,两者是一个统一体,谓之“教学”。教学其实就是人为地提供一种情境,教师毫无疑问在这个情境的创设、形成中起到关键性作用。教师在和学生的交往中,充分发挥学生的自主性,引导学生在合作和探究中学习。在这样的课堂上,学生不仅仅听老师讲(知识或方法),记课堂笔记,回答老师提问,更重要的是动脑筋想,动手操作,用心体验,与他人(老师和同学)交流,和同学讨论,从中,其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得到培养。通过这样的教学,学生逐步学会不在教学的情境下也能够发现、提出问题,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方法去达到问题的顺利、圆满解决。往远一些想,学生经过这样的教学的长期的熏陶和感染,于是离开学校跨入社会之后,他们具有了不断学习的愿望和能力,具有了在所工作和生活的环境中建立、形成或发展“学习型组织”的意识和要求。可以说,课堂上,教师对问题情境的创设,对学生主动探究行为的鼓励,指导学生在实践中、在交流中去感受,去领悟,这些看似“不教”(至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教”),而恰恰是为了“教”,这种“不教”而“教”对学生的发展更有意义和价值。在一定意义上,这些可以看作是对“教”是为了“不教”这句名言的发展和超越。因为,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教学只是满足

于使学生能够凭着一定的方法去学习显得远远不够了。“教”是为了“不教”这句话为什么一二十年来得到这么广泛的传诵?一个明显原因在于,它被认定为出自名人之口——名人的话总是被认为有分量的,有说服力的。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被抽象出来的这句话似乎具有广泛的适用性,人们可以按照各自的理解各取所需地利用这句话。不妨回顾一下,进入上世纪80年代,我国中小学教育中“应试教育”倾向逐渐明显起来。我们看到,一些学校的工作事实上一切都服从和服务于“考试”这个中心,围绕着考试这个“指挥棒”转,然而对“教”是为了“不教”这句话情有独钟,以此作为教学工作的指导思想,以此要求教师,以此启发学生。想想其中的道理应该是,考试的时候老师是不可能来“教”的,是要学生独立完成任务的——独立思考,独立做题,因此,教师要教学生学习的方法,使学生能够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如此,“教”当然是为了“不教”了。从某种角度上可以说,“教”是为了“不教”这句被抽象出来的口号,为“应试教育”带来了某种活力,使“应试教育”获得了更大的活动空间。

由此思之,我们在教学乃至教育工作中是不宜用某种“口号”来作为指导的。那种被抽象出来的某种“口号”往往并不就体现了特定的教育观念;人们却总是以一定的教育观念来赋予和解释一个特定的“口号”。对待教育上的任何的名言,我们都应该发展它、丰富它,而不能把它当作一个永恒的真理,尤其不能“拉大旗作虎皮”。教育理论在发展,教育观念在更新,教育实践在丰富,我们只能与时俱进。

 

第二篇:教是为了不再教

教是为了不再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