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

一切都从这里开始,这是湮灭也是新生,是愚昧也是顿悟。 1 很久以前就有人说过中国“文学已死”,但时间一长这种说法就已成滥调再也没有它最初给人的警告与悲切的味道了,可也没见谁站出来说文学依然还活着。在我眼里文学死了,死在新时代的怀抱里,死于无法言喻的颓败与萧瑟,死于无人问津的角落;它们被束之高阁,布满尘埃没人愿意再去阅读它们,它们再也没法去感动人,去洗涤人们污浊的灵魂。格非曾把文化的没落归结于物质化与利益化,作家将金钱与利益放在首位而置文学的品位与内涵于不顾,致使当代文化市场庸俗、低劣的“快餐文化”泛滥。但我认为正是市场的混乱、污浊,读者品位的低下,人们不惜一切的代价寻求享受和娱乐的赤裸裸的欲望导致了中国文化庸俗鄙陋之流大行其道,而如果一部好的作品没有读者那么它对于世间也就没有了意义,孤芳自赏只是作家们自我安慰的一种说法罢了。

中国当代文化现状是焦虑、浮躁的。当物质已经挤进我们的大脑,我们奔驰在生活的边缘徘徊在享受与金钱之间;当我们的身体在日渐单一、紧凑、高压的生活中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我们的精神也早已变得麻木萧条了。我们需要的或许是像“THE BEAT”一样的激情,又或许是加缪这样的苦行僧,但我们绝不会需要像中国现在流行的某些忧伤、抑郁、像重症肌无力患者、除了爱情一无所有的伪文艺青年,因为好像他们除了风花雪月的靡靡之音外就再也写不出什么东西来了,而这种整文字玩弄忧伤的做作却又了符合中国大多数处于青春期的懵懂少年的审美观,他们宁愿沉浸在自己的白日梦里被那些文字忧伤得死去活来也不愿睁眼看一看这个世界。当我周围的同学拿着大摞大摞的言情在课间激烈地讨论哪个主人公是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当我眼睁睁看着同寝为了看《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而每天奋战到凌晨四点,当我一朋友每天背着巨大的书包奔跑在教室与食堂之间,我总是恰当地保持沉默因为当我开口向他们推荐马尔克斯、福克纳时他们必然会回报给我索然无味、木讷的眼神。这真令人伤悲,我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太快还是我跟不上时代,反正我总是和身边的同学差那么十万八千里。那么上帝我到底是什么?

我在上帝的脸颊上是所有的火所有的希望我是粗犷的哀愁我是个说法是愤怒是粗鄙的河流是空欢喜是这个时代里所有的错误是这个日子里所有的矛盾我看啊看啊看看啊看看啊看看啊看看不到我 看不到路 看不到欢喜 看不到希望 看不到河流 看不到你竖立的愤怒我是躺在殡仪馆里的标本是在太阳下奄奄一息的稻田是月亮的心脏是芬尼根守灵夜我迷恋鲜血和死亡可是那不是我那不是你那不是路那不是欢喜那不是希望那不是河流那只是愤怒那只是死亡那只是哽咽那只是枯萎那只是痛苦那只是等待戈多那是那是那是不对不对不对我是岁月我就是十万天兵我就是赤水我还是长城我是空空的大地我是厚重的天空我是看不见的世界我是局促的宇宙我是个村子我是棵树我在胡言乱语我在预言一切圣神我在为自己守灵我在被自己唾弃我不是你的马路我只是祖国的花朵是叶子上的脉是石头是冬天里的春天是夏天里的秋天是昨天里的明天是未来里的从前是个无耻空虚的骗子是个虔诚无畏的傻子我是亡命之徒的坟墓是历史血液的空冢是我们在等车的站台是我们无所谓的时代是戈多是安斯是瓦达曼是轨道是山是夕阳是我的翅膀是那个是这个是所有是所没有你到底是什么我到底是什么世界是个省略号我们只是点我们是惊叹号或者是个傻帽我们在镜子里在迷宫里在所有不知所措的岔路口在所有没有端点的河流里我们是冲水马桶里的漩涡我们是不知方向的水流我们是所有的兴盛我们是所有的衰败我们是困在电脑里被饿死的病毒我们是承载大地的大地我们是枯竭了的思维我们是颓败了的社会我们是变了质的面包我们是闪耀的闪耀我们在浪费时间我们在颓然死去我们在等待爱人我们在治疗感冒我们是中风我们是心脏病我们是癌症我们是所有的言语我们是所有的疾病我们是我们是我们是是是是是害死的昆虫我们是灭绝的恐龙或一切即将灭亡的生物这里不再是我们的乐园而是屠场或者是个垃圾场我们是无聊的空洞我们是空地上的乌鸦我们是时光里粗重的喘息可你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或许某天我起来会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壳虫,看着桌子上的茶杯和墙壁上空洞

的时钟空虚地死去,或者我会被关在笼子里以绝食为表演点燃自己迂腐的生命。或者在礼拜二午睡时去拜访我死去以久的亲人,或许我还会在小径分叉的花园里迷路等待太阳照常升起思考丧钟为谁而鸣。 2 海子是我很敬佩的中国诗人,他那种对艺术的执着与无畏,对生命痛苦的探索,对人生意义的挖掘都是当代中国极少有人能比肩的。或许北岛、食指、顾城等诗人在别人眼里比海子更优秀,但在我眼里海子始终是中国的一个巅峰。因为他的诗与生命交织在一起,他造就那些伟大的诗篇的同时他的诗篇也成全了他自己,他像三岛由纪夫那样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终死于自己的艺术,终在鲜血与死亡站出来的同时与他们的作品一起跳进了历史这条浑浊的河流并成为了里面最坚硬的石头。海子的诗如同他的死背负了宁静、忧伤、希望、理想以及最后的救赎,他的诗中那种若即若离的朦胧感,有时炙热有力、有时萧瑟退却、有时痛苦嘶吼、有时恬静优美,在放纵与保守之间,在涣散与紧密之间,在痛苦和欢乐之间,在平庸与伟大之间任凭他天马行空的想象驰骋。当中国许多现代诗人在寻找意象,苦心孤诣地创,苦心孤诣地创造着为创作而创作的诗歌时,海子却纵横在他的天空与大地之间,麦地与稻田之间、河流与山丘之间涂抹着自己的生命与虔诚,在生活粗重的喘息中释放自己积郁已久的灵感。海子的死和他的诗都是“道成肉身”的体现,以一种穿越时间、空间的方式向人们布道,向人们展示生命与希望的真正处所。 而中国能像海子这样淡泊、宁静的诗人到底还有哪些?谁还能心甘情愿地奔赴大地与麦田,做一把沙土紧贴生命的黄泥?如果有一天我终将离去,请把我留在这稻田里,或许这就是海子的希望吧,千年后他会再生于祖国的河岸再次拥有周天子的雪山与稻田,他的理想和爱将会永生不死。 可是,难道海子以及这么多年轻现代诗人的死还不足以引起我们的反思?难道这么多的死亡还不能让我们感觉到寒冷?难道我们将这些诗人的死仅仅当做一个玩笑或者只是一个令人恐惧但又无可奈何的闹剧?难道在我们这个世界里诗人要获得世人的同情与认可只有通过结束自己生命这种极端的方式?难道我们这些疲乏、困顿的灵魂不比诗人的更需要同情与认同?当夜幕缓缓落下,笼罩着这个太过宁静而又太过喧嚣的世界,诗人渐渐消失只有诗人漂泊的脚步、荒凉的社会戈壁。当海子的夜晚只剩下孤独,时光像一把马提琴在夜空里静静演奏,大地是个空玻璃杯子狂风代表它承受不了太多的悲伤白天 我是一匹精疲力尽的马 风是我的鬓毛 太阳是我深陷的双眸海是我翻滚的血液 太阳铸成我的肋骨海是我翻滚的血液 太阳铸成我的肋骨,我们躺在铁轨上 听风路过 看城墙颓圯,深陷囹圄 广天一夜暖如血 我们背负天空 内在的废墟翻等疾驰而过的时光带走我们的白发 奔跑在风声、雨声、雷鸣声的间隙里 晚上 作为大地的地平线和山谷 嵌在荒凉贫瘠的泥土里 和所有夜晚一

晚上 作为大地的地平线和山谷 嵌在荒凉贫瘠的泥土里 和所有夜晚一样 深陷囹圄 广天一夜暖如血我们背负天空 内在的废墟翻腾 即使明日天寒地冻 路远马亡 3

 

第二篇:第一单元范文

第一次心动

没有学生的校园静是静了,但也添了许多寂寞和冷清。三月里,一个周末的上午,我在这还能谛听窗外的时候,坐在空旷的办公室里,百无聊赖地翻看书本,不知不觉中翻到了人教版语文八年级下册第一单元作文处,看到话题是“想念”。

想念是有颜色的。有的是红,红得像太阳,耀眼在空中;有的是绿,春天来了,绿满人间;有的是蓝,浪漫里不失忧郁,汹涌中难掩悲伤……我的想念是一阵淡然的风,它拂过波澜不惊的湖面,它掠过自由生长的树梢,不带走什么,但带来满满的清凉和温柔,对日渐干涸如荒漠的心是多么大的慰藉呀!我需要着,我渴盼着……

我想念一种生活——不是无忧无虑却又快乐无比的童年。

小时候,我有很多烦恼,可以拿它们比作繁星点点。它们已经亮在我的心里,并且会永远亮下去。我烦恼什么?紧紧捏在手心里的一角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和小伙伴们玩游戏时,我摔倒受伤哭了。看到刚去河里捉完鱼回来的我裤脚湿透,妈妈把我痛骂一顿。上学途中遇到一个高年级“恶霸”,他总是威胁我们说:你给我等着瞧!读二年级时,我明明是“三好学生”(家庭报告书上写着),开学后居然没拿到奖状,老师也不管……

印象更深刻的是一件发生在小学一年级的事——

不是我吹牛,那时的我应该长得挺帅的,加上成绩还过得去,听话又懂事的样子,开朗又机灵的表现,班主任自然喜欢我和像我这样的学生。于是,我被选上了。和班上几个小男生小女生一起,在班主任的亲自指领下排练一个也是班主任亲自挑选的节目,参加新年文艺晚会。说是晚会,其实都在白天举行,中国的几乎全部小学学校吧,无一例外。

能被班主任选中,代表整个班几十个学生,在台下坐着几百名师生的舞台上唱歌跳舞,表演节目,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呀!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多给力呀!谁都愿意,谁都喜欢,除非你是傻子。我不是傻子。我很开心,很激动,很想大展身手。当然,才7岁的我没有想那么多,但也想得不少。

我依然记得那首歌是《找朋友》。没有问询,没有百度,仅凭记忆,我还能说出几句歌词——找……找……找……找朋友……找个好朋友……敬个礼……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随着欢快的音乐旋律,我们几个小朋友翩翩起舞,做着各种现在想来好笑当时看来好玩的动作,比如拍手、转圈。一边男生,一边女生。站在我对面的女生,是一个长相颇为俊俏的小女孩。她扎着飘然在风中甚是可爱的辫子;一张红扑扑的脸,氤氲着令人神往的恬淡清纯;两排雪白的牙齿,闪闪发光,温暖人心;而那楚楚动人的眼睛,

仿佛会说话,格外迷人;加上她浅浅的像百合般的微笑,简直美若天仙。本来就紧张的我,更加紧张,不敢直视她,却又不得不配合她,和她拍手,和她转圈,甚至和她对笑。我的心那个跳呀,我的脸那个烫呀,我的那个手忙脚乱呀,搞得我既期盼又不敢期盼,既欢喜又难言欢喜。真是乱!这就是我第一次心动的感觉。好吧!我承认我喜欢上她了。我也必须坦白,我做了人生里的第一回“懦夫”。有一天,放学前,班主任在教室里宣布,凡参加排练的学生放学后到她的卧室集中。我枉顾师命,“逃”回家了,没有参加排练。晚上还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在“心上人”面前“出丑”了。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英国著名诗人雪莱如是说,我听到了。窗外的群鸟,在绿芽初冒的枝上叽叽喳喳,动听的杂乱里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春天已经来了!绚烂将是春天,美丽总是想念。这个时候,班上的那帮八年级小鬼都在哪里?做些什么呢?合上书本,带上相机,我决定出去走走。

20150314

相关推荐